黑道学生

【558】周猩猩(一)

上一章:【557】夜色 下一章:【559】周猩猩(二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晚上我回了臣阳家,看见他们正喝酒呢,

“飞哥呢。”

“回ktv了。”

我看了眼旭哥“飞哥给來电话了么,就是说少阳的那个事”

旭哥摇了摇头“沒有。”

臣阳跟着说了句“我估计,事情沒有那么简单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都怪我。”

“拉倒吧你,少來着套,跟你沒关系。”

小朝抽了口烟“就是,别老说这些,那就沒意思了。”

旭哥拿着酒瓶子,冲着我说道“林逸飞让咱别想这些,说那都不叫事。”

“恩,就是。”我跟着说了句“草他妈的,不想了,來,喝酒。”接着我也坐了下來,拿起來酒瓶子,加入了战局,

不知道晚上我们喝到几点,

只知道,第二天我们几个差点迟到,

到了班里,正好上课铃声响起,路上,依旧看见了那几个值周生,不过今天哮天犬沒有在,我们从他们边上过的时候,那俩值周生都沒有管我们,更别提开口催我们了,

我们到了班里,统一的睡觉,睡了两节课,我爬起來的时候,旭哥就拍我肩膀“六儿。”

我转头“怎么着。”

“中午你请吃饭。”

我一听“草,为啥我请。”

“因为都沒钱了。”

我撇了他一眼“问題是我也沒有,我答应晚上请夕郁吃饭,我还不知道去哪找钱呢。”

“你贱啊你,沒钱,还要请人家。”

“我乐意,你管的着么。”

“那中午的饭,哥几个,怎么办。”

臣阳看了看我们几个,最后一拍桌子“草他妈的,打牌,输了的,借钱也好,抢钱也好,中午请吃饭。”

小朝再边上一举手“我不参与。”

“为啥。”

“我中午要找小魅。”

我楞了一下,然后看着臣阳“你不找你媳妇。”

臣阳摇了摇头“我媳妇他妈出门了,我媳妇现在天天中午回家伺候她爹去。”

“那死秃子是干蛋的。”

臣阳看着旭哥“当然是干蛋去了,我媳妇说他成天不回家,也不知道竟干啥。”

“哎,那就咱们三了呗。”

“那來吧,开始。”

“开始。”

接着我们三个把桌子上的书,往一起堆了堆,就开始战斗,

我们几个正在班里面打牌呢,这个时候,我们班门开了,甄哥在前面走着,后面跟着进來了一个人,

我本來沒有关心这些事,因为我们这些人已经养成了非常好的行为习惯,只要我们在班里,只要是班里面老师发生的事情,比如老师说什么,做什么,或者老师让干什么,老师强调什么,一概与我们沒有任何关系,养成了习惯,而且,我们都是比较喜欢习惯的人,大家更加不会去关心什么,

看见门开的时候,我顺着门口看了一眼,然后看见了甄哥的半个身位,接着我就把头低了下去,手里拿着弱智拿着都会赢的牌,俗称婴儿牌,也叫葫芦娃的牌,“别他妈往门口看了,煞笔辉旭,出牌。”

“拿了一把葫芦娃的牌,往这得瑟。”

我笑了笑“就是得瑟怎么了,这把赢了,我的分就清零了,最起码,中午饭,轮不着我管了。”

“去你大爷的,你有4炸,是么。”

“我一个闷抄,你们闷踢了我一脚,这就两倍了,我踹回去了,这就三倍了,我在随便炸一下,不就四炸了,四炸,翻上去,我正好清零,中午饭,正好就该臣阳出钱了,哈哈。”

臣阳撇了我一眼“去你大爷的,我脑门上写着我要输呢。”

“就是,谁也拿过葫芦娃的牌,你得瑟什么你。”

我笑了笑“老子乐意得瑟,有本事你们也得瑟啊,傻比,反正我不输分了,谁输的多,谁中午请吃饭就行,不跟你们几个叫唤这个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小朝再我们边上说道“六儿,臣阳。”

我转头看了他一眼“怎么了。”

“甄哥后面跟着进來了一个,是新來的,转校生。”

我们三个本來正激情澎湃呢,结果一听小朝这么说,

我们三个同时抬头说话,

“我草,好看不。”

“我草,身材怎么样。”

“我草,哪的人,

我们三个一边说话,一边把头一起往起抬,等着抬起來了以后,又同样是三个声音,

“我草你大爷。”

“你个傻比小朝。”

“你沒事吃饱撑的,耽误我们玩牌”说完了以后我一拉旭哥的胳膊“继续继续,别装犊子都,我先出了昂。”

旭哥看着我“你出,你出。”说完了以后转头冲着小朝说道“滚犊子你,别在这捣乱。”

小朝叹了口气“你们他妈骂我干吗。”

“谁让你瞎报告情报呢。”

“我怎么了,就是转來了个学生。”

臣阳抬头看着他“转來了个老爷们,关你什么事,别成天沒事找事你。”

“就是,我们只关心姑娘,老个老爷们,无所谓的吧,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的。”

我跟着叹了口气“我还以为得是个姑娘呢。”

“再是个美女。”

我笑了笑“再勾搭勾搭,反正空座位只有咱们这里有,肯定还是做咱们这。”

“顶替了浩哥的位置,如果换个美女的话,我还不至于特别不适应。”

“恩,同感。”

我撇了他们一眼,漏出了很不懈的眼神,

“你这个眼神,我们两个很想明白是什么意思”

“我真替齐浩有你们这样的兄弟,感到不值。”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呢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一个不够,得俩。”

“臭傻比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说不出來什么新鲜的话。”

“去你大爷的”说完了以后我笑了笑,然后转头看了看后面黑板上的座右铭,浩哥的那几个大字“我不后悔”依旧在最后面,最显眼的地方,

旭哥也把头转了过去“你们说,齐浩这小子,还不联系咱们。”

“就是啊,他总不能被看的那么严吧,你们说是不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那谁知道,总之,他一定有他的苦衷,他要是可以联系咱们了,一定会第一个给咱们打电话的,现在估计也就是他们家里面看的比较严格。”

臣阳拍了一下桌子“一说这个,我就想起來冯磊他们几个了,想起來他们,我就狠的牙痒痒。”

“草他妈的。”

“王越,臣阳,辉旭。”

我楞了一下,看了眼旭哥“是不是叫咱们几个呢。”

旭哥摇了摇头“不可能是叫咱们几个呢。”

“就是,这么长时间了,啥时候叫过咱们。”

我笑了笑“我感觉也是。”

话音刚落,又听见“王越,辉旭,就是最后面,书后面藏着的那几个人,來來,别把脑袋使劲往下扎了,往起抬抬,往起抬抬,让我看看你们。”

听完这个话,我撇了眼旭哥“这回肯定沒听错了,甄哥真的叫咱们呢。”

“是不是都睡着了,你们几个小兔崽子,也不把脑袋抬起來,我可就下去了,你们要是让我过去了,那你们就自己琢磨着办吧,我要是下去了,事情可就严重了。”

我叹了口气,然后把脑袋抬了起來,冲着甄哥笑了笑“甄老师好。”

接着旭哥他们也把脑袋抬了起來,

甄哥再讲台上,冲着我们笑了笑“呦,呦,闹了半天,还沒睡着呢啊。”

旭哥跟着笑了笑“沒呢,甄老师,啥情况。”

甄哥拍了拍手“你们几个的座位,是不是该换换了。”

“不用,不用”臣阳连忙招手道“我们现在挺好的。”

“挺好。”甄哥笑了笑“不只一科的老师,反映你们那里很乱很乱了。”甄哥说完了以后,伸手指了指我们的座位“你们的书,是不是都垒到前面去了,看看你们四个的座位,凹字型的了,是吧,你们几个在中间过瘾么,垒的那么高,我就特想不通了,你们的书,有那么多么,是不是,都干了那个了。”

“沒有,沒有。”我赶紧笑道“老师,我们这个都是上课的时候就拿出來了,拿出來了。”

甄哥撇了我一眼“别以为我啥都不知道,我提醒你们几个一下“要是再动不动就往那低头一哈腰,然后老师干老师的,你们干你们的,我就给你们把座位全都拆开,听见了沒。”

“恩,恩,听见了,老师。”

“还有,要是再有老师跟我反应你们那一小块儿,你们自己就掂量吧。”

旭哥楞了一下“老师,反应我们什么啊。”

“就是啊,你得告诉我们,然后我们也好改,你说是吧,最起码,有一个要改进的方向。”

甄哥笑了笑“都别跟我贫,听见了么,反应你们什么,你们自己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,不知道,不知道,不知道,不知道,四个不知道,异口同声的说了起來,这一下连小朝都跟上力量了,

让我用很是欣赏的眼光看了他一眼,小朝只是微微一笑,也沒有说话,

甄哥撇了我一眼“你们几个,少动不动就跟我耍贫嘴,都听见了沒,反应你们什么,你们自己不清楚么。”

“老师,真的不清楚。”

“那好,我问问你们周围的人,清楚不清楚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泽哥很迅速的就把手举了起來,

甄哥看了眼泽哥,然后笑了笑“恩,看看人家”说完了以后冲着泽哥一招手“起來告诉王越他们。”

泽哥站起來很潇洒的说了一句“老师,我要上厕所。”

听完了泽哥的话,我一下沒忍住,就给笑了出來,接着旁边的人也都笑了,我们班气氛一下就起來了,

甄哥瞪了一眼泽哥“下课再说那些事,你自己评价一下王越他们这些人的上课表现,你坐在他们后面,他们什么样,你肯定清楚吧。”

泽哥点了点头,然后趁着甄哥还沒有说话的时候,跟着來了一句“老师,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你点个屁的头。”接着班里的人又是一阵哄笑,

这个时候甄哥看了眼雷子“你知道不。”

雷子站起來,点了点头,

“你点头是知道,还是不知道。”

雷子很肯定的回答道“知道。”

“那好,你告诉他们。”

我们几个瞪着雷子,雷子先是冲着我们笑了笑,然后说道“我看着他们上课都老用心,老努力的学习了,就快赶上我了。”

“哈哈。”接着班里又热闹了,

甄哥拍了拍讲台“安静,安静”然后很无奈的说道“我还真就纳闷了,咱们班这人们这脸皮,怎么都练成这样,一个一个就跟我耍贫,就欠我收拾你们。”

甄哥说到这,然后伸手指了指我“你们几个,小心着点,现在所有老师都反应你们几个,反应说你们几个上课,除了不做与学习有关的事,什么事都做,据说,还有煮泡面的,还有喝二锅头,吃火腿肠的。”这人们一说完,周围的人就都笑了,大家看着旭哥,看着泽哥,然后都开始笑,

很明显,上课煮泡面的,而且是拿小电锅插再后面的插座上煮面吃的,是辉旭,上课动不动就二锅头外加火腿肠的,就是泽哥了,

虽然大家谁都沒有说话,但是都再看他们两个人,

俩人冲着左边骂几句,又冲着右边骂几句,都只骂同样的话“滚蛋,老看着我干吗,这个事,能是我干的么。”然后再大家一顿鄙视的目光中,再冲着右边的人骂,

甄哥看着这个情况,笑了笑,又拍了拍讲桌“好了,好了,都开心了吧。”

下面乱糟糟的,也沒有人说话,这会,甄哥再拉了一把他身边的那个人“安静,安静,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,从今天起,咱们高二文九,又多了一位成员,大家欢迎。”

接着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头,只是,所有的人都跟着鼓掌,我感觉有点无聊,两个眼睛,好象再打架,更多的,还是想睡觉,

“來,新同学做一下自我介绍。”

那个新來的人,接着站到了讲台上“大家好,我叫周舟,很高兴來到这里,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高中生活。”说完了以后,冲着我们还鞠了一躬,这个正式,

不过这一躬也沒有白鞠,还真赢得了下面的一片掌声,

我这会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叫周舟的男生,

一米75左右的个头,穿着李宁裤子,李宁鞋子,外面套着一个白大褂,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的,最主要的,还是他那一脸的性感胡渣,他一定是内分泌过度过度过度旺盛了,整个脸上,从耳朵附近开始,整整一周,延着他的脸,满满一圈儿,全是胡子,而且,不是很长的胡子,是黑呼呼的小胡子,给人一看,就知道,是刚刚刮过的,不过,是刮不完的那种,很像猩猩,而且,还带着一个黑框子的大眼镜,不是一般的大,放到他脸上,很是不协调,也不知道,是不是为了挡住他的部分胡渣,

所以,看着他这个打扮,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“完了,咱们班來了个周猩猩。”

旭哥听完了我的话,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接着就反应过來了,捂着嘴就开始笑,

掌声结束,周猩猩站在讲台上,又给大家鞠了一个躬,整的我们有点迷茫,

大家正在迷茫的时候,周猩猩开口了“我给大家带來一首歌,是首老歌,作为我给大家的见面礼,希望大家会喜欢。”周猩猩说完了以后,咳嗽了一声,

接着下面又是掌声,

“这首歌的名字叫,谢谢你的爱,1999。”说完了以后,还真的就开始唱了,其实本來他说要唱歌的时候,我都沒打算理他的,旭哥他们也肯定是同样的想法,因为我手里还攥着一把葫芦娃的牌,还沒有出,我要把输的分赢回來,然后中午就不用我请吃饭了。”

但是不得不说,上帝是公平的,老天爷也是公平的,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些恩赐,与生俱來的恩赐,就好比周猩猩,他的歌声,他的嗓音,说话的时候,还真的听不出來什么,

但是,周猩猩的歌声,用句比较真实的话來说,是我认识的,所有人里,唱歌,最好听的,好听到什么地步,好听到,他唱完了歌,我以为他是用mp3放的,怎么听,都是原唱,但是一点伴奏沒有,事实告诉我们,周猩猩,是自己唱的,他,真的有成为星星的前途,

这一首歌一唱完,先是安静了几秒钟,接着下面所有的人都激动了,而且嗨成一片,大家议论纷纷,最多的,还是那句话,因为我听见我周围的人,好象都再说,人不可貌像,海水不可斗量,

最后是甄哥制止了大家的议论,接着,把周猩猩,往原來齐浩的位置上一指“周舟,以后你就坐那。”

周猩猩依旧冲着大家鞠躬,然后自己背着书包,颠颠的,满脸笑容的就到了我们大龙虾的边上,

我看见了大龙虾站了起來,然后把周猩猩让了进去,

接着,大龙虾的书就合了起來,两个人,你一句,我一句的,开始畅谈人生理想,

甄哥又贫了几句,接着就出去了,看着甄哥出去了以后,我才从短暂的失神当中恢复过來,我自言自语道“我草,周猩猩,这个嗓音,是真可以的,把我羡慕的要死。”

旭哥也跟着说了句“恩,就是。”

“还有个比较好的事。”

我看着臣阳“怎么了。”

“怎么了。”臣阳笑了笑“你中午记得请吃饭。”

我撇了他一眼“滚蛋,这把完了,老子就不输分了。”说完了以后我突然冷了一下,然后使劲摸了摸自己的手“我草,我的牌呢。”

我说完了以后,旭哥和臣阳就开始哈哈的笑,

“我草你俩大爷,你们俩耍诈,滚犊子,老子不请客。”

“去你大爷的,你自己听周猩猩的歌,然后自己把牌扔到了桌子上,我看见你扔了,就认为你投降了,你自己扔的,关我们什么事。”

“我草,我那么好的牌,我怎么会投降,不行不行,这把不算,咱们继续來。”

“放屁,你说重新來就重新來,是不是输不起了。”

“草,我输了么。”

“你自己把牌扔了的,现在又开始耍赖,是不,要是输不起,就直接说,中午我请,但是來这套,就沒意思了。”

我撇了眼臣阳“草,少他妈激老子。”

旭哥也笑了“臣阳所的是实话,我认为也沒有什么问題。”

“你认为你大爷。”我冲着他骂道“请就请,妈的,臭傻比,周猩猩”说完了以后,我转头,看着正跟大龙虾畅谈的周猩猩“妈的,还有大龙虾。”

“关人家大龙虾什么事。”

我撇了眼臣阳“我就想煮他一锅,顺便连着周猩猩。”话音刚落,下课铃声就响了起來,

旭哥站起來使劲笑了几下,然后伸了个懒腰“走着,去抽支。”

我有点郁闷“我草,我那么好的牌啊。”

臣阳推了我一下“你至于么,不就一顿饭么。”

“你不懂,我不是说饭,我是可惜我那把牌,连着春天了你们,在两炸,我草,那得多少分,不得把你们小裤衩子都赢了。”

“恩,恩,你厉害行了吧,你厉害。”

“恩,算你赢了。”

小朝笑了笑“走吧,别扯这些了,咱们赶紧去抽支烟,抽完了回班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“恩,走吧。”

我刚说完,就听见有人喊我们“六儿,辉旭,等等。”

我转头,看见满面春光的大龙虾,冲着我们跑了过來“干吗去。”

旭哥把两个手指放到了嘴边,比画了一个抽烟的姿势,然后笑了笑“去不。”

大龙虾点了点头“恩,去。”接着大龙虾转头,冲着周猩猩叫道“周舟,一起啊,去不。”

这会那个周舟也站了起來,笑着冲着我们走了过來,到了我们边上“我叫周舟。”

旭哥在边上笑了笑“不用这么客气,抽烟么。”

周舟点了点头,

“那走,一起。”

我撇了眼周舟,沒说话,有点郁闷,更郁闷的,还是我那把牌,那么好的牌,但是我也沒有多说什么,哥几个一路说说笑笑,这个周舟到是也属于很是外向的孩子,性格很开放,不一会儿,就跟我们聊到一起去了,

到了厕所,我刚要拿烟,周舟就从兜里拿出來一盒精品小熊猫,然后递给我们“來,兄弟们,抽这个,抽这个。”说完了以后,先把烟递到了我的边上,

我接过烟,冲着他笑了笑,接着所有人,都把烟接过,然后点着了,

点着了以后,我看了眼周舟“你这个抽烟的档次,不低啊。”

周舟笑了笑“还行,从我叔叔家拿的,我跟我爹去找我叔叔办我上学这个事的时候,我顺便拿的。”

我“哦”了一声“原來是从哪上的呢。”

周舟笑了笑“高一沒上,直接就上的高二,以前是个流浪歌手,我的梦想,就是能唱歌,而且,唱好歌,我的梦想,就是拿着我的吉他,然后旅行,走到哪,唱到哪。”

我听完了他的话,楞了一下“然后卖艺,要饭。”

“哈哈”接着周围一片哄笑,

周舟点了点头“你这说法,跟我爹和我叔叔的说法一样。”

“那你怎么來上学了。”

周猩猩看了眼旭哥“要是你儿子有我这志向,你会怎么样。”

“不怎么样,打折他条腿就是了。”

“你看你看,我爹到是沒打折我条腿,但是把我的吉他砸了,我新买的,然后就被扔到了这里。”

“那是想让你好好学习呗。”

说到这,周猩猩叹了口气“我的梦想,不在这里。”

“那在哪。”

“哪里有音乐,哪里就有我的梦想,我的梦想,就是不断追求。”

我撇了眼周舟“都说艺术家的脑子不太好,果然,再你这还应验了。”

周猩猩听完了我的话,笑了笑,到也沒当回事,拍了拍我的肩膀“我中午请你们几个吃饭。”

我楞了一下“请我们。”

周猩猩笑了笑“是啊,我喜欢跟你们在一起的感觉,所以想交好你们几个朋友,真的,所以,中午请你们吃饭啊。”

旭哥看了他一眼“是不是被六儿一句话给骂好了。”

周猩猩点了点头“我在实验班呆过两天,差点把我憋死,根本沒有你们这样性格的孩子,那人们都是学习,我不喜欢那里,所以我前天威胁我爸,要么给我换普通班,要么我就去追求我的理想,我很坚决,所以在实验班呆了两天的我,今天就下放到普通班了,反正就是为了一个毕业证,我干吗不活的开心点,要是憋在实验班,会憋死我的。”

小朝听完了周猩猩的话,顿了一下,说道“实验班,你学习好么。”

周猩猩两手一摊“不好,高一都沒上,只有初中毕业证,怎么会好。”

这个时候臣阳笑了笑“那在学校的关系够可以了,学习不好的,还能上实验班的,都是很有关系的人了。”

周猩猩两手一摊“还好吧,也不是特别好,不说那些了,中午我请大家吃饭,你们说个地儿,然后我做东,好吧。”

“我们都不是客气的人。”

“沒事,那更好,哈哈,找地方吃饭,大家使劲喝点。”

旭哥笑了笑“下午还上课呢。”

周猩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就是现在出去喝,喝到下午,也什么事都沒有。”

“你爹是校长啊。”

周猩猩摸了摸脑袋“那到不是。”

接着我笑了笑“那还是等中午放学吧。”

周猩猩接着过來一搂我肩膀“强烈要求入伙。”说完了以后从兜里又掏出來一盒精品小熊猫,递给了旭哥“还沒开口的,你们抽,我这有很多,明天我再拿。”

我看着周猩猩“你入什么伙。”

周猩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当然那是你们的伙,你们这一小帮儿,以后带我一个,带个艺术家,你们肯定不会吃亏的。”

臣阳刚想说话,

周猩猩就打断了臣阳“都别跟我不承认昂,那就远了,我早观察了你们好久了,要么我不能要转到文九去,我就是想认识你们,我感觉,你们活的很潇洒,尤其是开黑色大帕的那个,跟你们一起的那个。”

旭哥看着周猩猩“你见过。”

周猩猩点了点头“我昨天放学走的早,正好看见了你们这些人了,不知道去干什么去了,对我不要有什么防备之心,你们尽管放心,我周舟,对天发誓,我是一个讲究人,我是真心的想和你们做朋友,想和你们一起游戏人生,那才是我的梦想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我的梦想是考上北大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因为那里美女多。”

接着周猩猩就笑了“哈哈,真逗,中午大家多喝点,我请你们。”

“不过我们真的不是游戏人生。”

“那些无所谓。”周猩猩带着他那一脸的性感胡渣,然后跟着我们就说说笑笑,大家一起就回了班,

上课的时候,旭哥转头看着我“这个周猩猩,还真的挺有意思。”

臣阳点了点头“恩,看起來挺实在的样子。”

“大大咧咧的艺术家。”小朝跟着说道“他说中午请咱们吃饭,去哪好。”

“哪里都一样,随便吧,他要是非请,那就去呗,也不用太好的地方,大家聊的來,就多玩会,聊不來,就少玩会,这样挺好的,这个艺术家,挺有意思的”

“恩,就是,我感觉,周猩猩,特逗乐。”

“恩,他的人生理想,更是逗乐”

中午下课铃声刚一响起來,周猩猩跟着大龙虾就到了我们边上,连着泽哥也叫上了,大家说说笑笑的,就出了学校大门口,

到了学校大门口,周猩猩看着我们“说吧,去哪吃。”

我撇了他一眼“学校门口就行,离学校还近。”

“别,咱去好地方。”

旭哥摇了摇头“这里就行了,不用往远跑了,还费钱,还耽误时间。”

“那学校门口这也沒有什么大点的饭店啊,就这么小点的饭店,多不好意思。”

我往前走了两步,然后伸手一搂周猩猩“那不叫事儿,就在这吃就行,沒有那么多讲究。”

周猩猩看了看我们,然后点了点头“恩,成,那就再这吧。”说完了以后,摸了摸自己的脸,

我看着他摸脸,笑了笑“你身上这毛,够多的。”

周猩猩很牛比的笑了笑,然后把自己的上衣撩了起來,漏出來了黑忽忽的胸毛,很多,也很茂盛,整的我们一下有点接受不了,这还是人么,真的是猩猩啊,

旭哥看完了以后,什么话都沒有说,只是把大拇指伸了出來,对着周猩猩“好样的,果然与众不同。”

周猩猩笑了笑“不要见外,艺术家,都这样。”

接着大家又是一阵哄笑,这个周猩猩,到还真的挺有意思,最后周猩猩拗不过我们,还是跟我们去了学校门口的小饭店,找了个小雅间,要了一桌子饭菜酒水,

其实不得不说,喝酒,是增进初期感情的一种很不错的方式,就好比周猩猩,本來大家才只是刚认识,就连说话,都不是很适应,也不好意思使劲闹,但是喝起來酒以后,就都好多了,而且,说句心里话,大家感觉他人,还是很不错的,

我也挺高兴的,中午的饭我不用请了,出來了个周猩猩,还外带送烟送酒,

但是周猩猩决口不提怎么开始关注的我们,只是一个劲的要说跟我们在一起玩,说他要一边跟我们玩,一边获取艺术的灵感,他说他要自己组建乐队,他说他要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,当然,最后那句话,是他喝酒喝多的时候说的,就算沒有喝多,大家也都认为他是喝多了,

周猩猩,确实还是有酒量的,那一排性感胡渣,确实也不白长,我一直认为,他喝酒,也就能喝到大龙虾的水平,谁知道,周猩猩,喝酒还是很厉害的,

首先,是大龙虾上來就叫板,要跟周猩猩连喝2瓶,周猩猩应了,很痛快,拿起來菜,随便吃了几口,垫了一下,然后两瓶啤酒下肚,接着擦了擦嘴,吃了一口轴子肉“舒适。”

大龙虾看着他喝完了,笑了笑“好样的。”接着也两瓶啤酒下肚,只不过,比周猩猩多了四个字,喝完之后,开始死吐,差点给我们笑死,

泽哥看这大龙虾不行了,上去一拍周猩猩“我喝啤酒不行,也就3,4瓶的量,要么这么着得了,咱们俩喝慢点,我一个,你一个,看看咱们俩谁先不行,咱们都别死喝,行吧,为了公平点,我自己先喝一个。”泽哥说完了以后拿着啤酒,周了一瓶,然后往桌子上一放“开始不,周舟。”

周猩猩笑了笑“行,不用使劲吃,來吧,喝着,我奉陪。”接着我们再一边起哄,气氛很好,俩人,你一个,我一个,泽哥第4瓶啤酒下肚,然后站起來,一捂嘴,就跑去厕所了,让我们这一嘲笑他,

然而反观周猩猩,坐在椅子上,稳如泰山,冲着我们有说有笑,然后依旧伸手夹菜“吃,吃,兄弟们,都别客气。”

把我们几个都震着了,

周猩猩把大龙虾和泽哥都放吐了,他仍旧面不改色心不跳,只是周猩猩再吃了几口菜以后,冲着我们笑了笑“你们也喝,不带死惯我一个人的啊,我可应付不了这么多人。”

我看了眼周猩猩“你现在一点不晕。”

周猩猩笑了笑“我喝酒,从來不知道什么叫晕。”

这到是把我们几个震到了,谁也不知道,从哪里跑出來了这么个虎老爷们,6,7瓶子啤酒下肚,面不改色心不跳,依旧有条不紊的跟我们畅谈人生理想,我甚至问了他一句“我说猩猩,你是不是把水当啤酒喝呢。”

谁知道,周猩猩只是伸出手指,放到了自己的眼前,很潇洒的晃了晃“啤酒这个东西,我有个外号,你们知道么。”

旭哥跟着來了句“叫啥。”

周猩猩很牛比的笑了笑“千杯不倒。”

我听完了以后,想了想,把杯子举起來,冲着周猩猩说道“哥们,來,喝一杯,你这酒量,真是可以了。”说完了以后,我伸出來了大拇指,冲着周猩猩赞美道“酒量够好。”

“那是。”周猩猩说完了以后,又是一杯下肚,喝的这个豪爽,喝的这个痛快,

他刚一喝完,旭哥就再旁边拍手“好,好,周猩猩,纯爷们。”

“果然够能喝的,深藏不漏。”说完了以后我笑了笑,又拿起來一杯酒“來,千杯不倒的艺术家,再來一杯,我也不是馆灌你,喝完这个咱们就少喝点。”喝到一半儿,我冲着周猩猩问道“我说猩猩,你真的不知道什么叫晕么。”

周猩猩点了点头“我喝啤酒,这么多年,真的从來不知道什么叫晕,只是快到站的时候。”

我直接打断周猩猩“那好,我先干了。”说完了以后,我把剩下的半杯酒,也喝了,

周猩猩很自然的笑了笑,也沒说什么,接着“千杯不倒”的周猩猩,把杯里的酒喝了,喝完了以后,周猩猩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,

我伸手拿了个纸巾,说递给周猩猩,

周猩猩接过纸巾擦了擦嘴,然后往地上吐了一口,还哼唧了首小曲儿,

我跟着周猩猩伸出了大拇指“以前我就佩服你的歌声,现在多一样,佩服你的酒量。”

周猩猩笑着冲我一抱拳,然后接着扑通一声,周猩猩就滑到了桌子地下,身边的凳子一下也倒了,

这一下,到是吓着我了,旭哥我们几个全都站了起來,接着赶紧把桌子移开,

看见千杯不倒周猩猩,满口吐白沫,在地上手舞足倒,像是再游泳一样,

“哎丫,我草你妈的,这是咋了,不是从來不知道什么叫晕么,闹了半天是真的不晕,都是直接倒地不起的,这你妈以后谁敢跟他喝酒”

接着旭哥跟着來了句“六儿,快点儿,我草,快他妈打120。”

我楞了一下,看了眼旭哥,然后二话沒说,把电话就拿了起來,直接就打了120,接着过了沒10分钟,120就到了饭店门口,这么多围观的人就都上來了,

我跟旭哥臣阳小朝,连着两个半死不活的大龙虾和薛伟泽,全都上了救护车,跟着从來不知道什么叫晕的千杯不倒艺术家周猩猩,一路就狂飚向了医院,

【ps:一章顶三章,这章一万多字,就不分章节了】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557】夜色 下一章:【559】周猩猩(二)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 东北黑帮 不良之只手遮天 校园风流邪神(校园高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