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578】威胁

上一章:【577】孤寂 下一章:【579】周猩猩的故事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元元开门出去之后,

飞哥自己靠在沙发上,仰头看着天花板,

我们所有的人,都站在原地发呆,

包厢里面,出奇的安静,

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,飞哥叹了口气,起身,抽了口烟“你们继续,我自己出去安静安静。”

默婉走到了飞哥边上,一拉他胳膊“出去干吗去。”

飞哥转头,伸手呼啦了一下默婉的头发“沒事,你们呆着吧。”

“别去了。”

飞哥摇了摇头,自己就站了起來,接着默默的走到门口,把包厢的门打开,就出去了,

飞哥出去了以后,默婉看着我们“你们继续,你们继续”接着转身,也开门追出去了,

我有点无奈的坐到了沙发上,往后一靠,不知道再想些什么,

这个时候,旭哥也走到了我边上,坐下了“六儿。”

我转头“怎么了。”

“随便聊聊。”

我笑了笑“恩,说吧。”

“其实说句正经的,我和臣阳我们跟元元,还不是关系特别特别好,也沒有总是一起玩,肯定是比不上你和死秃子跟着元元的感情。”

“然后呢。”

旭哥拍了拍我的肩膀“然后,然后就是说,元元这事办的不对。”

“他也有他的难处,他不想自己抽出身來,把他那个发小,扔进去。”

“反正,这个事,阿飞办的沒错,一点问題都沒有。”

我看了眼旭哥,点头“这个我也知道。”

“那就去看看阿飞去吧。”

“为什么我去呢。”

旭哥笑了笑“他更关心的,是你跟死秃子,因为这个事,怎么看他,因为你们跟我不一样,你们是以前一直走在一起的,他不用考虑我跟臣阳我们的,即使他错了,我们也会依旧站在他这边的。”

“元元这次,真的错了么。”

“他不应该碰那些东西。”

“我知道,飞哥是为他好。”

接着死秃子也走了过來,看了眼旭哥“林逸飞沒错,元元变了。”

“随着时间流逝,还有什么会是不变的。”

偏分叹了口气“元元也有难处。”

我站起來,拍了拍旭哥的肩膀“我过去了,看看飞哥”接着转头看着偏分“你呢。”

偏分笑了笑“我是肯定会去的啊,沒什么大不了的”

我看了眼旭哥“那你们在这吧。”

“恩,行。”

夕郁也站了起來“六儿,你们跟飞哥好好说说。”

“恩,放心吧”我拍了拍夕郁“你们在这吧。”

“小六哥,要不要我跟着你们一起去。”

我楞了一下,看着周猩猩“你干吗去。”

“去唱歌。”

我想笑,但是沒有笑出來“我们聊天,你唱歌干吗。”

“音乐魅力无穷,音乐可以缓解压抑情绪,音乐无所不能。”

我转头看了眼旭哥,跟他使了个眼色,

旭哥冲着我点了点头,然后笑了笑,就走到了周猩猩边上“别去那了,在这给我们继续唱吧。”

“就是,就是,來,唱女人的歌,你唱的不如爷们的好啊。”

“你说啥。”周猩猩看着旭哥“你点,你点。”

“恩,恩,一辈子的孤单,唱吧。”

周猩猩“恩”了一声“选歌去,赶怀疑我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我看着旭哥去点歌去了,然后转头冲着周猩猩说道“那我们就走了啊。”

结果周猩猩依旧不理我了,

我又尝试着叫了一声周猩猩,

结果猩猩依旧不理我,

我笑了笑,有点无奈,一拉偏分,我们两个就出了包厢的门,出了门以后,偏分拿出來电话“我给他打个电话,看看他在哪呢。”

我摇了摇头“不用了,我知道。”

“哪?”

“跟着就是了。”接着我带着偏分,熟练的绕了好几弯,就到了飞哥和默婉的房间,

门沒有锁,

我楞了一下,从门缝往里看了看,

偏分要直接推门,

我拉了他一把“等等。”

“进去说开就是了。”

“等等吧。”

接着我轻轻的把门关好,

“你看见什么了。”

我摇了摇头“什么都沒有看见。”

“你放屁。”

我有点郁闷,接着就坐到了地上,

“你坐地上干吗。”

“等等他们俩。”

“飞哥跟谁。”

“默婉。”

偏分看着我,也慢慢的坐了下來,从兜里面把烟拿了出來,扔给我一支,我们两个对视着坐下,开始抽烟,

抽完了烟,偏分伸了个懒腰“还要等多久。”

我两手一摊“那谁知道。”

“我草,他们俩不是在里面激情澎湃呢吧。”

我笑了笑“沒有。”

“那怎么了。”

“反正是不方便打扰。”

“那你刚才到底看见什么了。”

我摇了摇头“啥都沒看见。”

“放你妈屁,你当我是傻子。”

“去你妈的,你就是个傻子。”

“你找死呢。”

“吓唬哥呢,哥从小沒吓大的。”

“嘿,今天真他妈新鲜了”接着偏分就站了起來,揉了揉自己拳头“你找事呢。”

我也站了起來“收拾你,还是很简单的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开了,

飞哥靠在门口,手里拿着一瓶啤酒,喝了一口,然后看着我们俩,

我们俩也转身看着飞哥,也不闹了,

“怎么不闹了,继续,上手啊。”

我打了飞哥一拳“上你大爷。”

偏分往前走了一步,抱了抱飞哥,什么话都沒有说,

飞哥把啤酒递给我,

我接过啤酒,笑了笑,一口喝完了,喝完了以后,把啤酒瓶子往下倒了倒,空空的,一滴都沒有,

接着飞哥摸了摸我的头发,

默婉也出來了,看着我们,

我抓住了飞哥的左手,

死秃子抓住了他的右手,

大家笑了笑,

从开始到结束,我们几个一句话也沒有说,一个字也沒有说,

接着我和死秃子转身,冲着飞哥和默婉,招了招手,

然后,我们两个就回了包厢,

快到包厢门口的时候,我的手机震动了,

我拿出來手机,看了眼,是默婉发过來的“谢谢你们。”

我直接按了删除键,

跟偏分,我们两个推开包厢的门,

一声怒吼传入我们的耳中“我哪也不去,我有我的生活,我有我的梦想,我讨厌你们。”接着看见周猩猩一把就自己手里的手机摔到了地上,很坚决,

然后,我亲眼看见手机,分成了两半,

再看看包厢里的人,

旭哥和臣阳小朝,连着程雪师太,还有夕郁,全都在角落,跟周猩猩有着一段的距离,

我跟偏分推开门,

周猩猩看见了我们,然后叹了口气,又坐到了沙发上“为什么,为什么。”

我有点迷茫,摸了摸自己的脑袋“怎么了这是,刚才还沒事呢”一边琢磨着,一边就到了周猩猩的边上“猩猩,怎么了。”

周猩猩眼角红红的“我好开心。”

“开心,还摔手机。”

“我是说跟你们在一起我好开心,我从來沒有碰见过能这样理解我的兄弟,不算我的小绚。”

“小绚。”

周猩猩点了点头“我唯一爱的人,我长这么大,唯一动过心的女子。”

“现在呢。”

周猩猩看着我“走了。”

“走了。”

周猩猩“恩”了一声“被周国发逼走了。”

我有点无奈“周国发,是谁。”

“是我妈的老公。”

“不是你爸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不是你亲爸。”

“是”

“那到底是不是你爸。”

“血缘上说是,别的,都不是。”

我笑了笑,摸了摸周猩猩的性感胡渣“乖,别生气了,别想那么多。”

“怎么能不想呢,我现在脑子都快炸了。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,刚才不还好好的么。”

周猩猩看着我“刚才周国发给我打电话,要我回家。”

“那你跟他说说,晚点回去就是了。”

周猩猩接着把头转了过來“晚点回去,他们根本就不让我出來,我是背着这一箱子砖头,从二楼爬下來的。”说完了以后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吉他盒,

我想笑,但是沒敢笑,

“为什么不让你出來呢。”

“他们已经把我的人生给我规划好了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
“多好。”我笑了笑“你知道会有多少人羡慕你这样的家庭么。”

周猩猩楞了一下,然后看着我“你羡慕么。”

我摇了摇头“我是例外。”

周猩猩笑了“你看,不用说,再坐的,沒有会羡慕的,我现在很恶心那个家庭,他们只许我按照他们规定好的轨迹,按照他们的意愿,來完成我的人生,但是我不喜欢那样,我反抗,所以他们就会用各种手段,强迫我。”

“那是你父母,都是为你好,你不能这么说。”

周猩猩看着我“父母。”接着周猩猩笑了“沒有这样的父母,把我的小绚,我长这么大唯一爱过的女子,再我一无所有的在街头流浪的时候,跟着我一起的女子,一步一步逼走了,把我骗回家,说要给我自由的生活,说要给我想要的生活,结果一回來,我才发现,又是一个陷阱,又是一个牢笼,我又被骗了,我不喜欢这样,我想要我自己的人生,跟你们一样,活的开心些,我想为我自己活,不想为别人活,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,不是他们的,他们以为他们有权,有势,就可以支配我的生活么”

接着周猩猩突然笑了笑“我偏不如他们的心,偏不趁他们的愿。”

我一听,不知道为啥,看周猩猩这架势,突然感觉有点吓人,我一拉他胳膊“你要干吗,你可别整什么新鲜的。”

周猩猩看着我,一拍我胳膊“小六哥,你放心好了,现在我什么都不会做的,我会好好听他们的,你们是我活这么大,对我最好的一群人,对我最好的一帮兄弟,你们理解我,包容我,我什么都懂,我只是不说而已。”

我被周猩猩说的有点不好意思“别这么说,应该的。”

“我回家了,你们好好的玩。”

我点了点头“恩,别跟你爹娘吵架了。”

周猩猩看着我“周国发威胁我,很好,我又成功的被他抓住了弱点,所以,我现在要回家了,继续回到那个该死的牢笼,该死。”接着周猩猩使劲砸了一下桌子,

“至于么。”偏分在一边说道“回家跟父母好好说说。”

周猩猩摇了摇头“他们一直喜欢威胁人的。”接着周猩猩两手一摊“各种手段,只为达到目的。”

“威胁你什么,父母用的着威胁你么。”旭哥在一边问道,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577】孤寂 下一章:【579】周猩猩的故事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黑道学生5黑帮教师 黑道学生2 风流黑道学生 极道军师 盗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