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687】浩哥的电话

上一章:【686】曾经的曾经 下一章:【688】你认识强五儿么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日子过的比较舒适,

这几天哥几个天天跟着各位夫人一起玩,闹,大家一起吃吃喝喝,打牌游戏聊天,日子过的是真快,

再我准备回家的前几天,我才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題,我们居然买不到票了,

问題是又不能回家,思前所后,最后咬了咬牙,决定去票贩子那里去问问,需要多少钱,

谁知道,现在的票贩子都这么横,他卖票的比你买票的都牛比,开口说“666,沒二价儿,一分不能少,一块不能多,“

我当下就乐了“一分不能少我能理解,为什么一块也不能多,多给你钱,难道还不好么。”

票贩子摇了摇头“干我们这行的,过年了都图个吉利数字,就是666。”

“那能不能在打个66折。”

“小伙子,你拿我开涮呢,我可沒工夫陪你玩,你不要,有的是人要呢。”

我有些郁闷的伸手指了指他“你可以黑,但是你不能这么黑,我也迷信,我也是个喜欢吉利数字的人,你卖666,给我打个66折,最后再少要我66,然后成交,你看行不。”

票贩子撇了我一眼,然后沒理我,转身就走了,

其实我开始问他之前,我是真的想从他这里买一章票,谁知道,他火气,说话的方式都这么冲,爷是有脾气的人,本來想让你赚爷这份钱,但是你惹的爷不高兴了,爷就算过年不回家过,爷也不让你赚这份钱,爷也不让你心情好了,

所以,果然,我的目的达到了,把这个票贩子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,转身撇了我一眼,就走了,

其实他还是怂,如果我要是票贩子,有人这么耍我,我就卖他张假票,如果卖假票不行,我就先收他点定金,然后约定他晚上12点见面,然后晚上12点我去拿着他的定金,去吃宵夜,这样才舒适,一看他就是一个单纯的票贩子,

不过确实有点闹心,

小夕郁在一边到是挺开心的“六六,你回不了家咯,我让夕阳來接我们,今年过年在我们家过吧,顺便带你见见我父母,反正之前你也见过了。”

我楞了一下“我住你们家,那晚上跟谁住呢。”

夕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

我就笑了,

“你笑什么,’

“沒什么,你这个提议不错”

“恩,不过有个前提。”

我楞了一下,然后看着夕郁很痛快的说道“不要跟我提夕阳,我现在提他就上火。”

“啊是你大舅哥,怎么可以看自己大舅哥上火,我看你有时候也上火,就是不敢说。”

“王八六儿,你是不是找死。”

“当然不是,我还想活,而且想很潇洒的活。”

“那你就给老娘老实点,逼急了老娘,立刻叫夕阳过來。”

“又是夕阳。”我叹了口气“刚跟你说过别跟我提夕阳的。”

“那怎么办,六六。”

我笑了笑“我先给我妈打个电话,探探口风。”

“恩,恩,你打”夕郁一脸期待,

我把电话拿了出來,直接就给老娘打了回去,沒多少时间,电话就通了“干吗。”

“你干吗呢。”

“我能干吗,上班,赚钱呗。”

“上啥啊。”

“废话,不上班拿什么养你。”

我笑了笑“妈,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
“恩,你什么时候回來。”

“不是,妈,这个票,实在是买不到,也不好买,咱们家那个地方,跟这里确实还是有点距离的,我到不怕做5,6个小时的车,问題是,我想做,也买不到票啊。”

“那从票贩子手里买,给手续费。”

“人家卖666,’

“他卖1000,你也得买。”

“那到不用,他顶多卖1666,现在人家票贩子都搞吉利的数字。”

“那就这么着。”我妈很痛快的说道“儿子,你知道我是一个痛快人,你就说你还回來不回來吧。”

“回啊,我十分的想回去,问題是我买不到票。”

“打车。”

“那很多钱的,”

“我可以给你出,或者你倒车。”

“那很多钱的,’”那你是什么意思,“

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能不能今年过年不回家过了。”

我妈笑了笑“还是把这个话说出來了。”

“我不是自愿的。”

“你是不是一个野孩子,我就问你。”

“当然不是野孩子了,你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“你别管我怎么说,王越,你要是不回家,我就给你爸打电话,让你爸带着你叔叔接你去,然后顺便带着你看看你叔叔家的丫头,我就从这边把聘礼给收了,然后你们就好好去培养感情就行。”

“我靠。”

“你靠什么你靠。”

“现在婚姻自由,你无权干涉。”

“你知道的,我一直不愿意干涉的,如果我过年之前看不到你的影子,你自己掂量着办吧,他妈的一个学期了,一趟家都沒回,给我打电话除了挨处分了老师找学校找,要么就是跟我要钱,现在过年了居然还不想回家,你那里也有爹有娘是不。”

我赶紧笑了笑“沒有,沒有,别急,别急。”

“你回不回。”

“回,回,’

“票你自己想办法,你不是能耐么,我告诉你,你要是不回來,我就让你爹跟你叔叔接你去,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“好好,”我挂了电话

夕郁看着我“六六,怎么样了。”

“不怎么样,还是得回家。”

“为啥。”

“不回家我爹要跟我叔叔就要來接我。”

“然后呢。”

“然后就把我嫁人。”

“男孩子哪有嫁的。”

“你不懂,我爹跟别人思想不一样,他就想嫁了我,还带收聘礼的,”

“那我怎么办。”

我两手一摊“我妈是反对的,刚才我妈的话说了,如果我敢不回家,她就跟我爹站到一条战线上去了,那我就完了。”

“那怎么办,我告诉你,王八六儿,回家了以后,你给老娘老实点。”

“放心,我心里只有你,容不下别人了。”

“是真的容不下还是假的。”

“那必须必的是真的。”

“切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怎么办。”

“找默婉吧。”

“她。”

夕郁点头“相信我咯,六六。”

“恩恩”我点了点头,跟着夕郁就去了悦点,最后的结果证明,我们两个确实找对人了,不过默婉对待夕郁,也是出奇的好,俩人恨不得都要穿一条裤子了,让我有些诧异,这俩人八百年见不了一次面,怎么现在突然间感情这么好了,

不过我还是懒的想,结果是最重要的,

幸亏我们这个事,跟默婉说的还算早,

默婉当下着手运作,又托人,又干这干那的,

在我们回家的前一天,才把这个事,彻底给定了下來,

知道票有了,心里颇为舒适,

回家前一天,

林逸飞刚带着我从***贩子那里买來了到家的火车票,说说笑笑,

其实我还是有些郁闷的,那天我跟夕郁想着去买票,俩人挺开心的就去了,我骑着我的小摩托,到了那就排队买票,然后又跟票贩子讨价还价,结果到了最后,我才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題,闹了半天,我们两个身上都沒有钱,也幸亏那会沒有买到票,

夕郁比我好点,有50块,还是从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衣服里面翻出來的,

我更干脆,就几块,

根本忘记了,这几天我们一起玩的时候,我们两个都沒有出钱了,

我当初把所有的钱全都给了元元,然后才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題,自己居然连回家买票的钱都沒有了,幸亏有飞哥在,不对,是有默婉嫂子在,

林逸飞把火车票递到了我的手里“好好熬着吧,弄了半天,钱沒少话,结果,还是沒坐儿的,好是悲凉。”

我楞了一下,然后赶紧接过了车票,自己看了半天,有些压抑,

我看着手里的火车票,在火车站门口,转头,看着火车站里这么这么多的人群,以及那些排队的旅客,

然后我就不走了,

拉客的票贩子,

拉客的大客司机,

拉客的陪陪陪小姐,

我看着各种各种人,最后,我把手里的票狠狠的掐了几把“草他妈的,什么时候,才可以改变现状,中国的人口问題,实在让我很是恼怒。”

飞哥笑着踢了我一脚“你事还不少,有票就不错了,你不知道多少人买不到票呢。”

我转头“就是多余你这样的人,浪费社会粮食。”

“去你妈的,傻比六儿,这是票又到手了,是呗,不是之前求我帮你找票的时候了。”

我撇了眼飞哥“去你大爷的,老子什么时候求你了,再说,你给老子摆架子的时候你咋不说”

“草,最后是不是哥给你搞定的。”

“是默婉,我记嫂子的好,不记你的好,妈的,你到会说。”

“你还有人性么。”

“比你多一点。”

“草,比我多一点,那还是等于沒有。”

我听完了飞哥的话,笑了笑,沒有继续跟他贫,

我跟飞哥上了他的大帕,

上车,我点着一支烟,飞哥一边倒车,一边冲着我说道“要么别回去过年了,在我这打工好了。”

“你给多少钱。”

“两千。”

“太少了,才两千,你们这里小姐一晚上多少钱呢,我跟你这么多个晚上,我才两千”

“草你大爷,你卖屁股不,卖的话,我也能帮你。”

“我卖你的屁股,”

“草你大爷,傻比六儿。”

“滚你妈的,傻比飞。”

“草,两千还嫌少,你个臭傻比,身在福中不知福,你滚吧,还是回家吧。”

我笑了笑“要是再不回家,我妈要杀人了。”

我们俩正说着呢,我的电话响了起來,

“夕老板的吧,知道你明天该走了,今天还不温存一下。”

“关你蛋事,傻比飞。”

“嘿我草你大爷的,你再跟老子贫一个,老子现在下车就注销了你。”

跟着我把电话拿了出來,撇了眼林逸飞,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,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“不是我媳妇的哎,居然是李封的。”

“接啊赶紧,我草,不是你媳妇的电话,你就不着急了。”

“滚,我知道接,还用你教我。”

“有异性沒人性。”

“草,还是比你多一点。”

“那还是沒有。”

我笑了笑,就把电话拿了起來“喂,封哥。”

“六儿啊,干吗呢。”

“跟飞哥买票呢。”

“哦,回家啊。”

“恩,我老郁闷了,草他妈的,那么久的车,还是慢车,还沒坐儿。”

“行了,现在这个时间段,你能买到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“不容易呗,拖了好些人,费了好些事,才买到。”

封哥笑了笑“那正好,今天把事情全都处理清了,明天你安心的回家过年。”

我楞了一下“什么意思啊,封哥。”

“秦壮恢复好了,现在想碰一碰,还挺有意思,直接给我打的电话,而且是给我打电话让你们叫人。”

“哦,他说多会了么。”

“等等,我先问你们个问題。”

“啥啊。”

“你们是不是给他脑子打坏了。”

我笑了笑“不能太坏,应该有点。”

“这个傻比,给我打电话让你们叫人,真他妈2b。”

“是挺二比,他说什么时候啊,封哥。”

封哥笑道“他说的就是今天下午,反正不管多会儿,你们几个都别管了就是了,跟着我,就好了,我下午带人过去。”

“封哥,我们自己來吧。”

“自己來个屁啊你们自己來,他叫的肯定沒几个学生,你们几个行么。”

“不行也得打啊。”我笑着说道“要么怎么着。”

“有我呢,你们就别那么多事了。”封哥跟着笑道“正好,跟大壮,好好算算这些帐。”

“帐。”

封哥“恩”了一声“我们之间还有一些沒算清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意思啊,封哥。”

“沒事,中午过來跟我们一起吃饭吧”

我想了想“不用了,封哥,下午几点,我们自己吃吧。”

“那也成,下午一点过來就行了,广场见。”

“恩恩,知道了,封哥。”

“过來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我挂了电话,看了眼飞哥,把手机扔到了前面的玻璃边上“李封叫下午跟他一起去广场。”

飞哥看了我一眼“那个大壮的事。”

“恩。”

飞哥笑了“下午去弄他。”

“封哥说不用咱们上手,他自己就把这些处理了。”

飞哥一听,点了点头“恩,这样更好,那我就先不回悦点了,一起去臣阳那吧,

我想了想“要么你就回去吧,过不过去的,反正咱们也不打。”

飞哥摇了摇头“那些都是说不准的,我不去,总是有些不放心的。”

“妈的,我们又不是孩子。”

飞哥笑了笑,伸手呼啦了我的脑袋一把,

“草,你专心点,好好开车。”

“去你大爷的,傻比六儿。”

“傻比飞。”

我们俩一边聊天,一边就到了臣阳家楼下,

上楼的时候,臣阳他们刚把吃的弄好,臣阳看见我“正要给你打电话呢,傻比飞也过來了”然后臣阳转头冲着师太说道“媳妇,多准备一双碗筷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我听见了师太在里面的忙碌声,笑了笑,就把封哥给我打电话的事情,给他们说了,

说完了以后,哥几个商量了商量,吃完了饭,在家呆会,一点跟林逸飞一起去广场,家伙都带上,以防有什么意外,

吃饭的时候臣阳又搬上來了一箱子酒,

旭哥看了我一眼“你还能喝么,这几次,老掉链子了。”

我撇了眼旭哥“你不竟废话么,哥是谁。”

“就是,你个怂dei子,这两次喝酒,老沒几口就吐了。”

我笑了笑“不能。”跟着我顺手就打开了一罐啤酒,举了起來“干杯。”

“呵家伙,厉害了啊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

“那是必须必的。”说完了以后我一罐子啤酒一下就给干了,喝完了以后往下面一亮酒杯子“帅气不。”

飞哥一拍大腿“要的就是这个气势。”跟着他也把酒喝了,

哥几个全都干了,然后开始一边吃饭,一边喝酒,

其实喝酒喝到第一杯的时候,我的胃就又开始疼了,不过还好,为了不被他们埋汰,我还是忍住了,只是跟他们继续喝,

他们吃饭吃到一半儿的时候,我胃实在有些难受,但是还是想要硬挺着,最后,还是挺过去了,还真的沒有吐出來,

吃完了饭,我回屋子,躺到了床上,从臣阳家的小医药盒里,赶紧找出來了几片药,跟着就吃了,吃了以后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热水,赶紧喝了几口,

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还是有些难受,看了看手机,刚11点多一点,离一点还有两个多小时,想睡觉,可是胃疼的,还真就睡不着,

电话震动了起來,

我拿起來“喂。”

“六儿。”

我一听,就笑了,“傻比。”

“想哥沒。”

“想不起來。”但是心里确实是很温暖,这个傻犊子,可算是联系我了,

浩哥在电话那边乐了乐“你回家了么。”

“沒呢,明天回家。”

“草,我们学校补课补到今天,草他妈的。”

“你回家了啊。”

浩哥“恩”了一声“准备过年了,就10天假期。”

“不少了,我明天回家,初七就回來开学了,也就10天。”

“你说咱们的日子怎么这么苦。”

“学生都苦。”

浩哥想了想“六儿,你最近跟晶姐,关系怎么样。”

我楞了一下“你突然问这个干吗。”

“沒干吗,我就是好奇,所以想问问。”

“挺好的啊,沒事啊。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“行了你,你还忽悠我”浩哥跟着说道“你能不能不跟她闹了。”

“我有跟她闹么。”

浩哥叹了口气“怎么你也是一个老爷们啊,让着点她,不好么。”

“沒什么好,或者不好的,我只是想知道,我们俩怎么了,你跟她还有联系。”

“恩,昨天我们放假的时候,她來看我了,我们一起吃的饭,聊了聊,自然是想要多聊一些学校的事,也就是聊哥几个了啊,她聊别人的时候,聊的都挺好的,就是我跟她一说到你,我看着她表情就有点不自然,最后我问了她半天,她才告诉我,你们两个,很长时间沒说过话了。”

我听完了浩哥的话,想了想“继续。”

“恩,我知道。”浩哥说道“你们当初不就是因为我,才闹翻的么,现在这么久了,也应该好了,”

“呵呵,她跟你说了她跟乔苟露的关系了么。”

浩哥想了想“什么关系。”

“沒事。”我继续说道“总之,这些跟你都沒什么关系了,你也别管了,我们沒事,都挺好的。”

“你刚才问我,她和乔苟露什么关系,是什么意思啊,她不是一直都是看乔苟露很不顺眼的么。”

我笑了笑“恩,我就随便问的,好了,别说我们这些事了。”

“可是我不想你们老闹了。”

“浩哥,你知道我这个人的。”

“我知道你什么我,我不知道你这么小心眼哎。”

“呵呵,以后顺其自然吧,或许能好,或许不能好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为什么,你会不知道。”

浩哥笑道“妈的,我怎么会知道,知道的话,我还用來问你么。”

我想了想“你知道我的,我这个人很难相信人,我每次相信一个人,都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和喜好,去决定相信哪一个人,我一旦相信了一个人,那就是彻彻底底的相信,所以,可以闹,可以扯,但是不可以利用人,欺骗人,我活这么大,沒有谁能连着骗我两次,我只会给同一个人,一次骗我的机会,尽管我经常骗别人”说完了以后我笑了笑“晓得了不。”

“你看你说的,至于么。”

我笑了笑“不过我说的这些只适用于爷们,我对于女人,向來沒有免疫力,所以经常被骗,骗了,我也能忍,如果我不忍了,那就是我证明我不想跟那个女人在说一个字了。”

“为啥男女不平等。”

“废话,同性相斥,异性相吸。”

“那晶姐不是女的么。”

我笑了笑“是啊,所以我说我们两个沒事啊。”

“可是问題你们两个不是沒事,是有事,而且很严重的事。”

“那些跟你也沒关系,你好好的过你的就是了。”

“我挺好的,现在好好学习呢。”

“恩,好好学习就好,别想着我们的事了,你跟小胖子还好着呢么。”

“当然了啊”浩哥笑道“这还得感谢你呢。”

“你老谢我,你谢的过來么。”

“慢慢谢呗,时间还长着呢,”

我想了想“你要是真心想跟小胖子好,那你就离晶姐稍微远点,别的到也沒什么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”

浩哥的反应有些迟钝“你说你这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,我怎么听着就这么糊涂呢”

“沒事,糊涂就糊涂吧,你那脑袋本來也理清不了这样的思路。”

“那我直接跟你说结果,我就想要你们像以前一样,你就说中不中”

“听天由命,反正我的感觉,是调整不过來了。”我无奈的笑了笑“好了,别跟我说这个问題了。”

“她怎么骗你,利用你了。”

“沒事,沒事,换话題,你们班那个张晓溪,最近干吗呢。”

“学习呗,好孩子。”

“那给我介绍介绍。”

“你想夕郁杀了你么。”

“不怕。”

浩哥一听“哟嘿,几天不见,脾气渐长啊”

我笑了笑“哥一直都是有脾气的人,你认为我会怕她么。”

“又开始吹了。”

“好好学习,哥几个,就你一个好苗子,别在毁了。”

“放心,我现在已经不用排倒数了。”

“呵呵,那就好,你父母呢。”

“在家呢,我现在跟家里的矛盾也小了。”

“那挺好。”

“六儿,你们有什么想法么,”

“沒有,混一天算一天。”

“以后怎么办。”

“以后的以后,以后再说咯。”

浩哥笑了笑,沒有说话,

“那个迪威,最近沒有找你麻烦吧。”

“沒有,我估计他是不敢了,现在见我,还主动跟我打招呼呢。”

“呵呵,看见了吧,哥有威慑力吧。”

“行了啊你,别吹了,不过我现在感觉这些沒用。”

“就是沒用,什么都不如好好学习,來的实在。”

“那是自然啊。”

我笑了笑“哥几个,等着你的好消息,什么时候,过來,再喝点。”

“等你们过年回來的,我提前过去找你们,咱们再喝,我现在外号,求醉。”

“又开始吹了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接着我又跟浩哥随便扯了会,感觉确实不错,

挂了电话,发现自己的两个眼角再打架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

感觉真好,

睡着了以后,居然胃也不疼了,或许疼我也不知道了,

我再迷糊中,才感觉身边有人推了我几把,

我沒理他,然后又推了我一把,

我睁开眼,看见了旭哥,果然是有人再推我,

看见旭哥伸了个懒腰,估计也是刚睡醒“走了,到点了,别睡了”

“恩。”我坐了起來,打了个哈欠,这才想到,要跟封哥去处理大壮的事情呢,

不过睡的挺舒服的,

用句专业的名词,

颇为舒适,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686】曾经的曾经 下一章:【688】你认识强五儿么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不良之年少轻狂 黑道特种兵 一起混过的日子 超级囚徒 校园风流邪神(校园高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