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728】高,实在是高

上一章:【727】有些不适应 下一章:【729】老死不相往来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我看着沈琳这么出奇的安静,我就有一种很不适应的感觉,

而且,平时一直很是和爱的沈叔叔,现在眉头紧皱,一脸的不担心,那个救了我们的光头,倒是在一边悠然自得,沈琳时不时的还会使劲瞪那个光头几眼,不用想,我都知道,一定是光头把事情完全的告诉了沈叔叔,沈琳之前一定乞求过光头,而且,沈琳对于光头佬的威胁也沒有用了,

其实一直也沒有有用过,很明显的事情,光头佬觉得可以的,就让着沈大小姐了,如果光头佬感觉着不合理了,或者光头佬自己不愿意了,那就跟沈琳沒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了,

我正在那琢磨呢,就发现我叔叔几步就走到了我的边上,然后转起來了我的手,很焦急的问道“王越,沒事吧。”然后一脸的关心,

我不知道这个面部表情里真正的含金量有多少,但是我知道,他多半还是有些愧疚或者不好意思的,就像我爹那么真正的关心我,让我感觉到父爱的温暖一样,很简单的道理,世界上真正爱自己,并且不会变质,不会夹杂任何杂质的人,只有自己的父母,

我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,当然,只是再某些方面,我一边摸了摸自己缠绕这绷带的脑袋,一边冲着我叔叔很开心的笑了笑“叔,沒事了,沒事,您不用这么焦急,本來也沒什么。”

我叔叔摇了摇头“不是沒什么,问題是严重了,你们是客人,叔叔沒有好好的照顾你们,是叔叔不对。”

“别别,叔叔,您别这样。”

沈叔叔看着我“疼么。”

我笑了笑“叔,真沒事。”

“事情的经过,我也听说了,王越,真的,叔叔打心里谢谢你。”

“不用,叔叔,沒什么,我是应该的。”

“以后晚上了,就不要往出跑了,咱们这里太乱,晚上社会上人多也杂,这次幸亏晚上有人在附近打牌,还沒有睡觉,所以赶到的及时,如果晚了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“可是,这个不是不晚么。”

我叔叔伸手轻轻的抚摸了抚摸我的脑袋“我是怕对你以后造成什么影响。”

“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。”

“毕竟你还是个孩子。”

“沒事,叔叔,我挺好的。”

“怕么。”

我愣了一下“怕什么。”

“遇见昨天那样的事情,怕么。”

我想了想,沒有回答怕,也沒有回答不怕,只是很平静的说道“那种时候,我不能怕,怕,就什么都完了。”

我听了我的话以后,明显的愣了愣神儿,过了许久,他叹了口气“真是太谢谢你了,叔叔也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好像说什么也沒有用,但是你不知道叔叔心里有多么感谢你,我们就这么一个不成器的闺女。”

“那就不用了,叔叔,沒必要那么客气,不是么。”

“就是,大小伙子,挨几下沒什么。”

我叔叔转头看了眼我老爷子“你别现在说,好像挺轻松的样子,其实你内心肯定早就心疼坏了吧。”

我爹摇了摇头“那有什么,孩子又沒事,这样就挺好,哪还那么多的讲究。”

我叔叔站起來拍了拍我爹的肩膀“算了,兄弟,对不住了。”

我爹笑了笑“你什么时候也变成这么矫情的人了。”

“你家小子,好样的,沒别的。”

“那也不看看是谁家小子”接着我爹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有其父必有其子啊。”

“你儿子要真随了你就完了。”另一个人开玩笑一样的说道,

“滚一边去,草。”

“哈哈。”接着周围的人一阵哄笑,大家的感觉明显舒适了不少,

我叔叔顺手拿出來烟,点着了,看着我“王越,你说你们这么晚了,到底是因为什么,非要出去,我一直想不通,也琢磨不透,你们俩怎么那么晚出去了,到底出去干吗去了,你说玩吧,也沒得玩了,转,那么晚,人家也都关门了,你们两个往出跑什么。”

我一听,刚想坦白呢“就是因为”

“就是晚上想吃东西。”沈琳直接打断了我的话,在一边沉默了许久的她,终于开口了,

我楞了一下,闹了半天沈琳还扛着呢,不过她既然不说,那就不说了,反正谁也沒理,说出來,问題更严重,

我叔叔看了眼沈琳,很是生气的说道“我沒问你。”接着把头转到了我这边“王越,你们因为什么。”

我笑了笑“就是因为晚上出去吃东西啊,沈琳不是都告诉叔叔了么”

沈叔叔抽了口烟“你小子也不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。”

我两手一摊“真的这个就是实话。”

“你确定。”

我点头“叔叔,我从來不骗人的,真的,我一直认为骗人是一件很沒有道德的事情,而且,我们两个也不能都说谎话,是吧,那么晚了,出去也不能干吗,就是想吃东西了,我们两个就说一起去转转,看看有什么吃的。”

沈叔叔瞪着我“王越,你少用沈琳那一套话忽悠我,她什么样我还不知道么,我自己的闺女,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,你还帮着她跟我撒谎,你还说你不骗人,你现在说的是实话么,你想跟沈琳一起骗我们,可是,你不想想,她的那些话,骗的了谁。”

我有些郁闷的摸了摸头“沈叔叔,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个样子,真的。”

“那是哪个样子。”我叔叔跟着说道“是不是她又犯什么脾气了。”

我一听,就楞住了,果然,沈琳的那套话,那套吃东西的话,谁也不信,她就是笨蛋,撒谎都不会,她就不会说,小狗放出去了,一直沒有放回來,我们两个出去找了,就是了,她扯的那个吃东西的理由,多么的牵强,任凭谁,谁也不会相信的,除非对方是周猩猩,

其实还有更惊讶的事情,还是那句知子莫若父了,一语道破玄机,哦,不对,是知女莫若父,

其实我也挺难办的,沈琳的大小姐脾气确实让人有些郁闷,而且,我是很不喜欢,偶尔一次两次可以接受,毕竟,所有女生都有小性子,可是她偶尔一次两次不耍,那个问題就比较严重了,而且差距也比较大,

其实我说的难办不是因为我不想说,或者不能说沈琳耍脾气自己大晚上跑了,我只是怕要是真得罪了沈琳,她也急眼了,这个沒有理智什么都做的出來的从小娇生惯养的女人,不顾一切的把什么都说出來了,那就完了,是真的完了,

我对她一点想法都沒有,她也一定,我还想跟我的小夕郁一起好好过日子呢,想想小夕郁,对比一下,发现原來自己的媳妇是这么好,

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媳妇永远是别人的好,

尽管我经常这么认为,

就算沈琳沒有说出來,那沈叔叔等一些在场的,都是一些老狐狸,一听这个话,就有些自己的判断了,要是一问她为什么跑出去,我再说,我不小心看了你女儿的全身**,那后果会怎么样呢,

尽管之前沈琳把我关储房是一个很不对的行为,但是再怎么说,我也不能说,我半夜进了你家姑娘的房间,然后掀开了她的被子,看见了她的**吧,顺便还知道了她有裸睡的习惯,为啥呢,就为了促进身体发育么,

如果要是真这样说了,

我就完了,

具体怎么完了我也不知道,反正一定完的很彻底很彻底,反正我是肯定不能这么说的,打死也不会说的,

我不说,沈琳更不会说了,

我们两个都不说,那他们这辈子也不会知道为什么大晚上我们两个会跑了出去,只要我们咬死了,那就是了,只要我们咬死了,那谁都不会明白事情的真相,就算是真的知道我们说的是假的,他们也沒有什么办法,

根据我王越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的撒谎经验,根据我把周猩猩忽悠的风里來雨里去的辉煌战绩,我简单的做了一下关于说谎这门学问的自我总结,

首先呢,其实能不说谎,尽量就别说谎,

一个是说了一句谎话,就需要用十句,或者百句谎话來圆谎,说的的越多,危险系数就越多,就越容易被人抓住漏洞,而且,被人抓住了漏洞,如果拆穿的话,那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,而且我又这么喜欢面子,脸皮又这么薄,又不是林逸飞视脸皮于无物的境界,自然是有些差距的,

其次呢,说谎要看清对象,最真实的谎言,就是一堆真话里面夹杂着几句谎话,这样的谎话,是成功率最高的谎话,

最后呢,要有非常诚恳的面部表情以及说出來了谎话,就从心底里把它认为是真实的真话,不是谎言,好比“叔叔,我王越从來不骗人,阿姨,我王越从來不骗人,老师,我王越从來不骗人,姑娘,我王越从來不骗人,周猩猩,我王越从來不骗人。”

“小王越,想什么呢,也不说话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然后看了眼我叔叔,跟着琢磨了琢磨,深呼吸了一口气“叔,她说的是真的,不管你们信不信,可是事情的真相就是那些,其实我有时候想一想这个事情,也感觉非常的不可相信,可是真实的事情就是那样发生了,也对,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不是么,我们生活的这个宇宙,里面充满了太多太多的未知生物,而且,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,或许哪天周猩猩能把我忽悠了也沒准。”

“你又开始贫,是不,王越。”我爹在一边笑着骂道“小兔崽子,这个是又沒事了。”

“少來这套,肯定不是真的。”我说说也跟着说道“你扯的那一堆,我都不知道你说的什么,什么猩猩怪兽的,乱七八糟的,你当你的这些叔叔们,都是傻子啊,能相信你们两个孩子的鬼话。”

“是真的”

“是真的。”沈琳在一边小声嘀咕道,我也说了出口,而且,我们俩是异口同声,沈琳说完了以后,还转头看着我,对我投來了感谢的目光,有些邪恶的想法,是勾引的目光,我赶紧摇了摇头,傻笑了笑,

“王越,你也不告诉我。”

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“叔,我说的是真的。”接着我抬起头來,看着我叔叔,很真诚的说道“我王越从來不骗人的,我一直认为骗人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,真的,叔叔。”

我叔叔站起來,叹了口气,然后摸了摸我脑袋上的绷带“算了,算了,不问你们那些了,不想说就别说了,反正事情也已经过去了,疼么。”

我摇头“沒事了,男子汉,这点小伤算什么”

“还小伤,说着跟你受过多大的伤一样。”

我摸了摸脑袋“还真受过一些。”

“行了啊,好好养着。”接着我叔叔转头冲着我爹说道“老王,正经的,这次是真的不好意思了,看看把你家小子弄的,我心里这个过意不去”

我爹也笑了“沒事,大老爷们,就得有点大老爷们的样子,这个不叫啥。”

很明显,就算真的有什么,也不能说出來啊,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发生了,就不要去追究发生之前的事情了,就开始想想发生之后的事情,还有应该解决的办法了,这些才是最主要的事情,

我叔叔也沒有再说什么,只是拍了拍我爹的肩膀“行了,我知道你心疼,不用装了,我心里这个过意不去。”

“不用,不至于,你别老这样了,都不像你的风格了,咱们洒脱点不行么。”

“就是,叔,沒那么严重,事情不都过去了么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”

“哈哈”周围好多人都笑了,沈琳在一边也捂着嘴笑了起來,

我叔叔看着我,摇了摇头,笑道“王越,不管怎么说,叔叔都谢谢你了,真的,要不是你,我们家这个混蛋孩子,这辈子就毁了,她要是完了,我和他妈,也就都沒什么心劲了,真的,谢谢你了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叔,您太客气了。”

“就是,沈哥,不用这样”我爹在一边跟着说道,

我叔叔叹了口气,然后看着沈琳“你好好谢谢人家,人家救了你一命”

“我谢过了。”

接着我叔叔不知道又怎么了,突然就很用力的一把就把沈琳拉了过來,拉到了我的边上,开口责备道“看好了,记清了,看看你把人家王越弄成什么样了,我告诉你,以后你个死丫头,我不管你是因为i什么,也不管你长不长记性,如果再出一次这样的事,你就沒这么好运气了,我告诉你,你那身臭毛病,真的不改的话,那以后的事还多着呢,从小让你妈给你惯坏了,妈的,无法无天的,想什么來什么,你都多大了,你不知道懂点事,是不,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个有多严重。”

沈琳挺委屈的,眼圈都红了,

我一下就郁闷了,其实也对,沈叔叔一直沒有责备沈琳,开始一直在关心我的伤势,还有我们这么晚泡出去的原因,现在这些处理清了,自然要來吓唬吓唬沈琳了,其实你吓唬沈琳到沒什么,问題是沈叔叔应该把沈琳拽到一边去慢慢吓唬她,非当着我面吓唬,

这个沈大小姐,母老虎,夜叉,也够脆弱的,被沈叔叔几句话,说的眼圈红红的,一脸可怜模样,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,而且眼睛瞪的大大的,就盯着我看,好像就是我在训斥她一样,

我是一个很明事理的人,最主要的是我真的一看女孩子哭,就浑身难受不自在,说不出來的很闹心的感觉,为了防止沈琳真的哭出來,我很明智的赶紧坐了起來“沈叔叔,别,您可千万别说她了,她也不是故意的,她也不想这样”

我叔叔看了我一眼“不是故意的,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。”

“嗯,以后改了就是了,你别这么说孩子,一个小丫头,这里这么多人呢,哪有你这么训导孩子的”我爹在一边也劝了起來,

“就是,差不多得了,别说的太严重了。”

沈叔叔摇头“这种事,人一辈子,不故意一次就完了,这是故意不故意的问題么,对不对沈琳。”

沈琳沒有说话,

“我跟你说话呢,会说话不”沈叔叔说话的声音有些大,

沈琳点了点头,

“说话。”

“对。”沈琳声音不大,但是周围的人全都听见了,

“是不是平时给你惯坏了,什么都由着你的性子來,现在给你惯出來的这一身臭毛病,能改不。”

沈琳抬头看着沈叔叔,一下就不说话了,而且刚才本來还挺弱势的,现在一下就站直了,很明显,沈琳的那股子劲又犯了,

沈叔叔肯定也感觉道了“怎么着,说你不爱听是不。”

接着沈叔叔伸手推了一下沈琳“你在这么看着我。”沈琳往后靠了一下,然后又站直了,愣愣的看着沈叔叔,

沈叔叔一下也急了“你他妈再给我犯劲儿,真一点管不了你了,是不是,妈的,我他妈平时告诉过你多少次,你就他妈不长记性,我看你今天给我顶个嘴”接着我感觉着就不好,

沈琳还真开口了“我怎么了,你至于当着这么多人说我。”

“人前教子,人后教妻,沈琳,我告诉你,我是你老子,你他妈少给我來跟别人的那套,老子不该你不欠你的。”

“我也用不着你该。”沈琳回答的速度很快,

“你他妈再给我废话一句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下意识的伸手就拉住了沈琳,

这个时候,沈琳果然当仁不让的顶了一句“你都说了半天废话了。”

这一下,我叔叔是真的就火大了,接着一嘴巴就冲着沈琳扇了过去,我看的出來,这一巴掌很用力,而且是真的要打,如果这一巴掌,打上去了,按照沈琳的脾气,那麻烦就大了,

沈琳肯定是一点准备都沒有,因为她当下就楞住了,而且动也不动了,

我反应极快,再我叔叔抬手的时候,我就跟着动了,沈琳也不胖,怎么也是一个女的,我拽着她的手腕,很轻松的顺手使劲一拉沈琳,这一下,沈琳一下就趴到了我背子上,她爹的这一巴掌一下就扇空了,接着我叔叔一巴掌冲着沈琳又拍了下來,速度也挺快,也是真的急了,

我再把沈琳拉到自己被子上的时候,由于我是坐着,沈琳趴到我腿处的被子上面,我已经开始往下弯身了,我这一弯身,一下就趴到了沈琳背上,

我叔叔手到一半,看了眼我趴在了沈琳的背上,然后顺手一收力,也沒有完全移开,只是轻轻的拍到了我的背上,从我的背上划过,

“王越,你起來。”沈叔叔一下就急眼了,而且很是生气“你他妈再给我顶一个嘴。”

我抬头看了眼我叔叔“得了,叔,够了,别打啊,她是个女的,会承受不了,叔叔,得了,得了。”

“女的怎么了,就是这么惯,给惯出來了,毛病,都他妈是惯的”然后我叔叔抬手指着沈琳“还他妈敢躲,你给我起來,少在那趴着,小兔崽子,真他妈是新鲜了,我看看你再给我顶个嘴,我看你给我在顶个。”

我知道沈琳肯定要说话,所以我很干脆的把手顺手就捂住了沈琳的嘴,

沈琳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沒有继续说话,也沒有起身,就这么趴着,

“行了,叔叔,她不敢顶嘴了,别说了,好么,叔叔。”

“就是,就是别吵了。”我爹跟着说道“跟个孩子较真什么呢,至于不你。”

沈叔叔一瞪眼“至于,太至于了,不至于点,她以后还不长记性,现在还学会跟我使劲顶嘴了”接着沈叔叔伸手指着沈琳“我他妈看你再敢大晚上的往出跑,你不要命了是怎么着,妈的,说过你沒,來,來,你现在再给我跑一个,你不是有能耐么,你跑,我看你能跑出去多远,我看你能成了多大气候,妈的,几天不管,还真反了天了,都是你妈给你惯的”

“别骂了,别骂了,沈哥。”接着在门口离我们有两米远的光头也走进來了,后面还有几个看起來比较熟悉的面孔,接着,我爹跟着光头,还有那几个人,就开始拉着沈琳他爸爸往出走,一边走一边劝,

“都他妈别拉着我,我就知道,她妈一天天这么惯她,早晚得惯出來事儿。”

“赶紧出去,出去,都是孩子,难免犯错。”

“就是,谁小的时候沒有犯错的时候。”

“她现在学会当着这么多人顶嘴了,妈的,人前教子,你们都起來,我今天跟她沒完。”

“别,别,赶紧走,赶紧走。”

“就是,人家老王家小子还得休息呢.你别打扰人家养伤,况且琳琳又沒犯什么太大的错误”

“她这个是一般的错么。”我看着沈琳她爹暴怒的样子,不知道为啥,有些怕,

“沈哥,赶紧走,走,出去说出去说,人家小伙子还有伤呢。”

“就是,就是,你别吵着我儿子。”

接着又进來了两个人,合在一起有,6.7个的样子,这才前后拥堵着,推着沈琳他爹,给推了出去,

推出去了以后,不知道谁顺手就把门给关上了,

我坐了起來,靠到了后面深呼吸了一口气“好了,好了,你爹出去了,别生他的气,他也是为你好,他是真的关心你,你爹也是个粗人,他生气发火一定很厉害,所以刚才他是真的火了,所有人都看出來了,其实他还是爱你的,他是怕你受点什么伤害,你这么大了,你肯定也明白,这些就算我不说,你也一定都懂,不过我还是要解释一下”

我越说越感觉自己再说废话,接着在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阐述下去我的观点的时候,沈琳一下就坐了起來,伸手就抱住了我的脖子,接着“哇”的一声,就哭了起來,而且哭的相当的严重,哭的死去活來,

我非常的郁闷,尝试着推了她一下“沈琳,别哭了,你听我说,我这个人吧。”

“哇”结果这次哭的更加严重了,

“不是,乖,别哭了,你听我说吧,最主要的问題,你能不能换个地方哭,别在这里哭,别让我看见你哭”

“你也这么对我”沈琳哭的更厉害了,

“不是,你听我说,我找个人吧,有个毛病,我看不了。”

“我不,我不。”接着沈琳又开始使劲哭,“王越,你也这么对我。”

“沒有,沒有.”

“我讨厌你们,讨厌你们。”沈琳哭的越來越严重,

“沒沒,你哭吧,哭把,爱咋哭咋哭吧。”

接着我也不动了,心里也是服气了,我是真的一点脾气都沒有,也想开了,哭吧,总不能把我哭死,是不,

沈琳就坐在我的床上,哦,准确点,是她的床上,两个受,抱着我的脖子,使劲开始哭,嗷嗷的哭,一点都不带间断的,

我一会用自己左手掐掐自己右胳膊,一会儿用自己右胳膊掐掐自己左手,浑身难受的要命,本來就见不得女人哭,她还非哭,哭不要仅,她还非抱着我哭,而且,怎么说都不行,我也不敢动,就任着她哭,

说狙心里话,快压抑难受死我了,这么大个姑娘,至于么,你说,

哭了得有十几分钟,她才渐渐的安静了下來,渐渐的停止了哭泣的声音,我感觉我的肩膀上都湿透了,

更主要的,我感觉这十几分钟度日如年,浑身有如针扎,是真他妈的难受,我看着她好像停止了哭声,我晃了晃肩膀“喂”

沈琳沒有理我,

“喂。”我继续说道,

“干,干嘛。”沈琳哽咽的着开口道,

“别哭了啊,乖,沒事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你肯定也不是第一次挨骂了”接着,顺手把我床头的纸巾拿了出來,递给了沈琳,

“可是他从來沒有这么责备过我,从來沒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么骂过我。”

“他是为你好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是真的,他也是真的担心你,真的心疼你,你别说你不明白,你好好想想,他为什么这样,他是不是为了你好,你自己琢磨吧,别的我就什么都不说了,你这么大人了,肯定也都明白,你爸爸,是真的怕你出事,好了,先别哭了,哭也沒用,事情都过去了,哭个什么意思,乖”

沈琳听完了我的话,沉默了会,然后一个手结果纸巾,擦了擦自己的鼻子,然后双手离开了我的脖子,可算是不抱着我哭了,

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一下就躺到了床上,感觉自己四肢无力“妈啊,要了我命了”然后我开始哇哇的叫唤“妈啊,要了我命了,真要了我命了。”一边说,我开始一边來回翻滚身体,顺便砸床“妈啊,要了我命了,真是要了我命了,比昨天晚上挨的那顿打都要命啊,沒法活了,真的沒法过了,哎呀,妈丫”

我这么着重复了沒几下,然后沈琳“扑哧”一声,就笑了,接着她轻轻打了我一下“王越,你又发什么神经呢你,你老叫妈干嘛”

我抬头“你说干吗,我告诉你,你快要了我命了。”

“我怎么你了,我就要了你命了。”沈琳看着我“你少胡扯你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你知道的,我王越这人就是心肠软,而且见不得女人哭,我活这么大,从小一直接受正统的教育,而且我一直以救世救人为己任,以发扬救死扶伤,乐于助人为人生行为准则,我是如此善良的一个孩子,怎么见得女人这么哭,而且勒的我脖子好疼,哎丫,妈啊,你要了我命了。”

“滚”沈琳又笑着打了我一拳“你别贫了你。”

“我说的是真的,你以后哭,麻烦你换个地方哭好么,这样我实在受不了。”

“你为什么看不了女孩子哭。”

我两手一摊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接着我把自己的胳膊弄了起來“你看看我掐的自己,你以后别当着我面哭了,我要疯了。”

“你好像真的不是装的。”沈琳摸着自己的下巴,沉思道,

“废话么,我有什么可装的,难受死我了。”

“你这个人,是真有意思唉。”

“你也有意思。”

“我怎么了。”

我想了想“刚才还哭的那么厉害,现在又能这么平静的说话。”

“那我再哭好了。”

我二话沒说,在床上翻了个滚儿“妈呀,沒法活了,你可怜的儿子啊。”

“滚,王越,你少装你。”沈琳笑呵呵的骂道,

“妈呀,我真沒装啊。”

“我不是你妈。”

“妈呀,你别哭了。”

“滚,滚,少贫。”沈琳笑了,

我叹了口气,看见她笑了,容纳后又逗了会她,她可算是不再想着哭了,

我看着她开始不停的笑了,

我叹了口气“我真郁闷。”

“你郁闷什么,我才郁闷,我长这么大,这是我爸头一次跟我发这么大的火,我找谁说理去。”

“那就不用说了,那是你爸呢,他是为了你好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你别生他气了。”

“我哪还敢,哎”沈琳又低下了头,

“那你会不会不自在。”

“不会,我很了解我爹。”

“怎么个了解。”

“反正我有我的办法,你看着就是了。”

“能好使么。”

沈琳很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百试不爽。”

“别拍坏了,那就可惜了”

“啥。”

“沒啥。”

接着沈琳一下就火了“王八蛋,你个臭流氓。”

我笑了笑,跟着沈琳又贫了几句,陪着她闹了会,发现她挺开心了,而且,已经开始恢复本色,连抓带咬带挠的跟我折腾了,

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们俩被叫了下去,说是大家一起去饭店吃饭,

我们俩下楼的时候,我就笑了,

“你笑什么。”

我转头“我看你一会儿怎么面对你爹,你爹都已经快怒火焚身了,不是一下两下就可以扑灭的。”

沈琳笑了笑,很嚣张,不可一世,接着理都沒理我,就下了楼,还走到了我前面,

沈琳果然有一手,我看见她看见她爹以后,然后本來刚才还一边给我撒泼,一边使劲狂笑的表情,立刻变成了受了多大委屈的女人一样,眼圈一下就红了,接着就很乖巧的走到了她爹的身边,

我一看她这样,我拍了拍自己的手“高,实在是高。”

我爹在边上撇了我一眼“说什么呢。”

我沒理他,只是听着沈琳在她爹边上,不停的解释着什么,说话的声音这个楚楚可怜,认错的态度这个好,

我又拍了拍自己的手“高,实在是高。”

“你说什么呢。”

我看了眼我爹,沒说话,

然后沈琳抱住了她爹的胳膊,又是摇又是晃的开始撒娇,沒几下,她爹就不发火了,只是叹了口气,低头开始跟沈琳说话,

我沒有发表什么意见,只是在我爹边上,又一下一下的拍了拍手“高,实在是高,太高,极高”

接着我就感觉自己后背上挨了一下子“高你大爷啊高,我跟你说了半天话,你当你老子我放屁呢。”

我转头看了眼在我旁边暴怒的老爷子,

以及现在看着我和我老爷子笑的沈琳,

我依旧拍了拍手,叹了口气“高,实在是高。”

吃饭吃的很舒适,

更舒适的,还是我叔叔要把我们送回家,陪我们拿了东西,然后再送我回学校,

而且是谁都不能拒绝的,

我这个开心,

我叔叔还给了我两千块压岁钱,本來开始上手给五千,结果我爹说什么都不让拿,

后來就变成了两千,

那我也挺开心,

因为两千,够我给夕郁买个很不错的礼物了,而且是相当不错,

原本所有都很舒适的事情,却突然出了点问題,

沈琳非要跟着他爹,一起送我去,

这个也是谁都不能拒绝的,

我问她为啥非要去,

她居然说要报答救命之恩,

整的我相当无语,

我只是郁闷的了拍了拍手“高,实在是高。”

【ps:9000的字,一章顶三章了,就不分章节了,晚上还有一更】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727】有些不适应 下一章:【729】老死不相往来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超级纨绔 校园狂少4成雄 血煮江湖梦 教父 超级黑道学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