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814】骗

上一章:【813】坚决不去 下一章:【815】毒瘾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飞哥冲着我笑了笑“嘿,我跟你,还说不清了,是吧,非要我动用点什么手段,是不是”

我撇了他一眼“使用啥手段啊。”

“你知道的,你别给我废话了,走,跟我一起上去,大家一起这么长时间了,沒有什么说不开的事情。”

我叹了口气,看着飞哥,无奈的笑了笑“你说,你要我怎么面对他。”

“面对,那个有什么的,他做了那么多错事,都能面对咱们,你不过划了他一下,也是他自找的,为什么就不能面对他了呢。”

我摇头“你不懂,真的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,我还是去网吧吧,去砍会传奇私服,玩会,挺好的,买点装备。”

“不行,你必须跟我上去,喝酒,大家一起说说,就沒有什么了。”飞哥伸手就拽住了我的胳膊“听见了沒有。”

“我不去”我依旧很坚定的说道“打死都不去。”

“不去。”飞哥冲着我很**的笑了笑,

我点了点头“而且是坚决不去。”

“再给你次机会,你去不去。”

“不去。”

飞哥笑了笑,冲着我说道“反正现在你是走不了了,我在这,你跑不了,我打电话,叫他下來接你,好吧,你架子大,你是六哥,你得有气势,是吧,顺便把臣阳他们都叫下來,大家一起恭候你。”

“草,你要是这样,我就走了。”

“你走的了么。”飞哥顺手就把电话拿了起來,那个架势,就是要打电话的样子,

我伸手就拽住了飞哥的手“别打,别打。”

“不打。”飞哥转头看着我“你不是架子大么,你不是六哥么,就你有脸皮,就你会不好意思,好啊,我把他们叫下來,大家一起抬你上去。”

“不是,我就是想去玩传奇私服,好久沒有砍过新的私服了。”

“传奇私服比我们几个都重要,这个想一起喝点酒吧,你怎么就这么多的废话,你现在跟谁学的,这么事多。”

我看着飞哥“你少这么说,我不是这样的人,你知道的。”

飞哥摇了摇头“你是不是这样的人我不知道,反正,我知道你正在做这样的事。”

“滚滚。”我推了飞哥一把“你别难为我了,行吗。”

“当然不行,这个沒有难为,我问你,你这么一直躲着,是打算,一辈子也不见元元吗。”

我想了想“等着这个事情过去的差不多了,再说吧。”

“过的差不多了,那元元沒准就已经在戒毒所了,跟你说吧,你自己好好想想,大家多久沒有一起喝过酒了,元元这个犊子一直这么办事,他好不容易洗心革面了,然后他最看重的兄弟,跟他决裂了,你说,让他怎么想,再说,你火也发了,骂也骂了,打也打了,怎么还能不依不饶呢。”

“我沒有。”我冲着飞哥解释道,

“你说沒有,可是你就是这么做的。”飞哥直接打断了我的话“你是不是想着元元,一直这样下去,是不是想着那个跟你一起这么多年的胖子,一直惦记着你的这点事,你让他以后怎么办。”

我看了眼飞哥“他惦记什么。”

“我说了,他沒有怪你的那一刀,他很后悔,他惦记你们之间的这点感情,仅此而已。”

我摇了摇头“他肯定也不愿意这么早就见我,场面多么尴尬。”

“尴尬。”飞哥笑了笑“六儿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人是会变的。”

飞哥叹了口气“你若不想做,一定会找一个或无数个借口,你要是想做,那一定会想一个或无数个办法。”飞哥转头看着我“你要是不上去,那现在下车吧,我也不强求你,你自己掂量着办吧,真费劲。”

我看了眼飞哥,然后犹豫了一下,沒有动身,

飞哥等了几秒钟,然后冲着我笑了笑“不下去,那么,就一起上去吧。”

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靠到了车的座位上,顺手从衣服里面又拿出來了一支烟,点着了,抽了几口“你知道那个刘叔吗。”

飞哥愣了一下,然后看着我“你突然说这些干嘛。”

我想了想“刚才跟沈风聊天,我突然了解到了一些也许对于你们來说,很有用的东西。”

“就是那个叛徒,是吗。”

“嗯,跟在元元边上的那个,跟了赵想将近二十年的叛徒。”

飞哥也沒继续崔我上去,只是也叼起來了一支烟“说吧,怎么个情况。”

“螃蟹,跟着赵想,是一起起來的,是最近几年,才混的比较开的,是吧。”

飞哥有些诧异的看着我“你从哪儿,听说的这些。”

“飞哥,之前,赵想跟李耀一点矛盾,都沒有,是吗。”

“嗯,之前赵想跟李耀还一起打牌呢,这些人,表面上,一直都是什么事都沒有的,不过要是背地里,那就沒准什么事都有了。”

“那就是了,我不了解你叔叔那里的具体情况,但是你有沒有想过,那个刘叔为什么最后会出卖赵想。”

“不是因为走投无路了,为了保家,为了自保,才投奔李耀的吗。”

“我开始也是一直这么认为的,因为当时他跟沈风说,记得他们许诺他的东西,现在我想想,或许,他也是故意这么说的,让大家以为,他是被收买了。”

“那其实呢。”

我转头,冲着飞哥笑了笑“其实,他从开始跟着赵想,就是李耀的人,他从开始跟着赵想,就一直给李耀办事,李耀一直控制着他家里的人,美其名曰,保护。”

飞哥一下就坐直了“你说什么。”

我看着飞哥“我就知道,你肯定会很激动。”

“沈风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。”

“沈风想抽身了,青姐这个事,或多或少,也刺激到了沈风,他劳累了好几天,看起來也挺虚弱了,我们俩聊天的时候,他很不在意的说的,我让他想起來了许多许多,所以他也说了许多许多,我还真的就不小心听到了许多许多,我犹豫了半天,要不要跟你说这些,最后想想,还是说说吧,如果不说,将來真的有什么问題出现了,那就麻烦了。”

飞哥深呼吸了一口气“李耀的手,插的这么深。”

我两手一摊“你说呢,李耀一直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一直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人,更何况,他现在就是老虎。”

飞哥看着我,然后想了想“一定纠结了许久,才跟我说这些的吧。”

我摇头“我自然那会跟你说的,毕竟沈风要抽身了,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抽身。”

我点头“怎么了。”

“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飞哥叹了口气“他那个位置,太不好抽身了。”

“你都知道,他肯定有他的办法的,我相信他,只是刘叔的那个问題,你好好想想”

飞哥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冲着我笑了笑“回去了以后,我会跟我叔叔说的。”

“你叔叔会跟李耀翻脸吗。”

飞哥两手一摊“那谁会知道,现在赵想的势力一下就被清除了,说的上的大势力,就三家了,我不知道我叔叔是怎么想的,反正处在我的角度,我一定不想管呢他们发生争执,可是问題是,就怕他们找过來,不是么。”

“嗯,防着点肯定是好的,刘叔的那个事情,你想想,怎么跟你叔叔说,不要让这个事情,牵扯到了过多的人,尤其是沈风。”

飞哥看了我一眼“我知道的,不用你教我。”

我笑了笑“那就行,真的,越长大,考虑的事情越多,接触的事情越多,才发现,真的很复杂,还是小点好,什么都不用想,天天想着摸肉,上网,吃饭,睡觉,就挺好。”

“呵呵,竟废话,谁都喜欢小时候。”

“可是每个人只有一个小时候”

飞哥看着我“为什么我感觉,你总是喜欢活在回忆里。”

我看着飞哥“因为我的回忆很美好。”

“因为有你哥哥我吗。”

我摇头“因为有林然和夕郁。”

“草”飞哥冲着我就骂了一句“你个臭傻逼,有异性沒人性。”

“哈哈”我也笑了笑,伸手拍了飞哥的肩膀一把,

场面突然就安静了,我跟飞哥都沉默了,

就这样持续了沒多少时间,飞转头哥看了我一眼,“六儿。”

“啊。”我笑了笑“怎么了,飞哥。”

“我就想知道,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层面的。”

我两手一摊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听了沈风的话以后,突然感觉有些后怕,所以,就多替你想了想”

飞哥深呼吸了一口气“李耀的水太深,他在道上玩了这么多年,不定竟有些什么牌,我回去以后,得跟我叔叔,好好说说,他们这些人,或许早晨还称兄道弟,晚上就琢磨怎么整死对方了,虚伪的狠。”

“一点都不好,是吧。”

飞哥点头,无奈的笑了笑“其实都是为了钱,如果悦点越做越大,那以后跟被贝天的矛盾,迟早会激化,这个也就是强五一直在悦点逗留的原因,他在等待着这一天”

“强五跟李耀的仇,很深吧。”

“仇深似海。”飞哥笑了笑“六儿,我发现你的这个智力,高三毕业以后,要是考不上大学,就别上了,來跟哥混社会吧。”

我看了眼飞哥“你开什么玩笑你,妈的,你是当哥哥的,叫我跟你混社会,有前途吗。”

飞哥看着我,然后很突然的冒出來一句“我是怕你以后走上这条路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看着飞哥,然后沉默了会,摇头“放心吧,不会的,我永远不会走上这条路的。”

飞哥冲着我笑了笑“嗯,控制好自己,别走这条路。”

“放心。”接着我看着飞哥“你家那边,也是真的沒事吧。”

飞哥“嗯”了一声“过两天在回去就是了,再怎么说,我也是给他们争了面子了,李耀把元元放了啊,给了螃蟹的面子,道上的人,都会这么说,虽然他们会生气,但是心里,还是高兴的,一点事沒有”

我看着飞哥“既然沒事,为什么还发信息骂你,还摔东西,砸碗的,弄的这么激动,至于吗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很明显,他们需要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然后再说一些吓唬我的话,让我以后好不敢在这个样子,其实一点用沒有,我一直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只不过事情发在了元元身上,我林逸飞的弟弟有事,我拎逸飞不管什么时候,都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我笑了笑,看着飞哥“你这么了解你爹他们。”

“那不废话吗。”飞哥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你说我是谁啊。”

“你是大傻逼。”我跟着骂道“还是纯的,变质的臭傻逼。”

“我草你大爷,你个傻逼六儿。”接着飞哥冲着我骂了一句,接着又打了我一拳,

我转头“我草你大爷,打我。”

“怎么着,还想跟我练练。”

我看着飞哥,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“行,行,我忍,我忍还不行吗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这才对。”

这个时候,飞哥的电话响了起來,他接起來“喂”

“嗯嗯,马上。”

“放心,我活这么大沒骗过人。”

“放你妈屁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
“嗯嗯,所以这次才不会骗你了。”

“你才比六儿都傻逼。”

“你比他傻逼。”接着飞哥就把电话挂了,

我看着他“我草你们大爷,爱着爹啥事了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沒事,他们催呢,让我赶紧回去。”接着又推了我一把“最后一句话,是你自己往上走,还是我跟你折腾一顿,然后在一起往上走,你要是在说句不去,我发誓我会立即实现我给你说的那些话的。”

我有些郁闷的看着飞哥,

“你看我干嘛。”

我一脸无辜“你说,你给出的那些条件,我有的可选吗。”

“有啊.”飞哥笑了笑“那不是给了你两个选择吗,你选就是了。”

“好吧,我自己往上走。”

“那就是了,下车,走。”飞哥笑着就要下车,

我愣了一下,转头看着他“下车,那你就把车停在这里。”

“停在这里怎么了。”飞哥看着我“这里写着不让停车呢么。”

“废话什么,你见过停车停在人家单元门口的。”

“那怎么了,沒见过又不代表不能,也不代表沒有,是不。”

“不是,这里是人家单元门口啊,堵着人家呢。”我很郁闷的看着飞哥“拜托咱们有点素质好吗。”

飞哥摇头“人又不是出不來,单元里也不可能出來车,你说是吧。”

我叹了口气,有些郁闷“咱们能不能不这么嚣张,稍微低调点。”

“嚣张惯了,沒到低调的时候呢。”接着飞哥一推我“赶紧走,别废话了。”

我有些郁闷的下了车,跟着飞哥一起上楼,到了臣阳家门口,飞哥踢了我一脚“开门。”

我转头看着他“你在踢我一脚,信不信老子跟你玩了命。”

飞哥笑了笑,然后很自然的又踢了我一脚,

我伸手就把袖子挽了起來“说话不好使,是怎么滴。”

飞哥继续踢了我一脚,然后双手插腰,看着我,冲着我笑,

我伸出手指,深呼吸了一口气“好,你个王八蛋,你等着。”接着我顺手就把门打开了,

飞哥笑呵呵的推着我就进來了,然后随手把门关上了“你们的飞老大來了,还不赶紧朝拜。”

客厅地上依旧坐着一帮人,然后所有的人都很鄙视的看着飞哥,

飞哥“哎呀”了一声,然后继续说道“都沒听见哥说话,是吗。”

我再旁边跟着骂了一句“傻逼。”

“嗯,傻逼。”

“大傻逼。”

“臭傻逼。”

飞哥笑了笑,往边上的地上一坐,就跟我们刚才沒有骂他一样,悠然自得的拿起來一瓶子酒,就喝了一口“啊,舒适啊。”

大家继续做自己的事情,也沒有人理他,

飞哥这个脸皮,果然太**了,

我在飞哥边上,顺势也坐了下來,看了看这些人,

屋子里面烟气冲天,我刚一进來,都有些不适应,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在这样的条件下玩的激情澎湃的,

臣阳小朝和元元再打牌,一人嘴里叼着一支烟,这个投入,

元元看起來也沒有什么不自在,给人的感觉,已经从刚才的过程中恢复了不少,胳膊上和腿上依旧绑着绷带,只是脸色也依旧煞白,沒什么太大的精神气,只不过看起來气色好了很多,身上也干净了不少,

旭哥在那里正换**电影呢,地板上有许多酒,还有花生米,蚕豆,还有一些熟食,但是空的酒瓶子不多,他们之间,肯定也沒怎么喝,

我顺手拿起來一瓶子酒,也给打开了,喝了两口,然后拿起來半个鸡腿,也不知道是谁吃剩下一半的,有些饿,开口就吃了,

旭哥换好了电影,电视屏幕上又是大屁股摇摆,雪白的身躯,

旭哥拍了拍手,转头看着我们俩“呦,你们这俩傻逼怎么一起回來了。”

“去你妈的。”我吃了口鸡腿骂道“你才傻逼”

飞哥更直接,伸手指着旭哥“是不是找我收拾你呢。”

“你行吗。”

“你想试试吗,我自己满办你,更何况我现在还有个盟友。”

旭哥看了我一眼“是半个战斗力的这个么,白给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自然不是了。”

“那是谁。”旭哥看了看周围的人“我身边的这些人,有跟你一个集合的吗。”

飞哥点头“你怎么可以忽略了那个千年小处男呢。”

小朝一听飞哥这么说,顺手就把牌一扔,转头冲着飞哥就骂道“我他妈草你大爷林逸飞,你是想死了吗,你个臭傻逼”

“你妈逼小朝,爷这把牌这么好,你他妈故意耍赖,是吧。”臣阳一下也站了起來“**,给钱。”

“去你妈的。”小朝转身骂道“我牌比你好,特殊情况,不算,不算”

“放你妈屁,你说不算就不算”

元元笑了笑“就是不算。”

“滚蛋。”

“臭傻逼。”

“你最傻逼。”

“就是,你最傻逼。”飞哥跟着骂道,

“千年小处男。”臣阳跟着骂道“爷诅咒你一辈子处男。”

“我草你妈”接着小朝冲着臣阳就扑了过去“我他妈等着赵倩雅给我破处呢。”接着俩人就闹在了一起,飞哥很自然的就冲了进去,冲着小朝又扑了上去,

小朝在地上滚了两圈然后冲着旭哥喊道“辉旭你他妈就看着。”

旭哥把上衣一脱,然后很干脆的就加入了战局,

接着电视里面传來了“啊,啊,雅蠛蝶”的各种叫声,我看了眼电视里面,又看了看在地上滚动的人群,还真够激情,电影里面,还是小日本,

地上的几个男人扭打到了一起,真的给人无限遐想,

我笑了笑,看着这些人折腾,

接着,元元把手里拿着的牌,扔到了地上,转头冲着我说道“六儿,來了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然后看着元元“嗯”了一声,接着,我躺在地上,伸了个懒腰,

元元拍了拍身上,站了起來,走到了我边上,就坐下了,

我愣了一下,也坐了起來,看着元元,

元元冲着我笑了笑,递给我一瓶酒,然后又递给我一支烟,

我接过元元手里的酒,喝了口,然后随便吃了点东西,接着就把烟拿起來点着了,

那边那些人在那闹,而且,越來越激烈,

“你说这些人,天天这么着,也不怕扰邻。”

我笑了笑“不怕,天天扰行么,物业都不知道來过多少次了,他们的邻居,也不知道來过多少次了。”

“我这不沒看见人來找吗。”

“估计人家习惯了。”

元元笑了笑“挨着你们住,也够倒霉的。”

我抽了口烟“我们挺好的,我们怎么了。”

元元看着我“好了,不说那些了,说点正经的。”

我转头“怎么了。”

元元把腿盘了起來“你还生我的气不。”

我把头低下了“我有什么好生气的。”接着我心里感觉有些放松,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元元,总是感觉有很多的不舒服,不知道该怎么办,等着真正的做到了一起,突然之间,就放开了,好像,也沒有什么了,

元元伸手搂住了我的肩膀,冲着我淡淡的说道“对不起。”

我愣了一下,转头看着元元“干嘛。”

元元笑了笑,也沒有看我“我不是矫情的人,你也不是,我说的话,是什么意思,你明白的,这么多年了,谁不知道谁,干嘛,你说干嘛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要说对不起,也应该是我说吧。”

“你怎么了。”

我看了眼元元**着的上半身“你说呢。”接着我突然有些心疼这个胖子,我冲他淡淡的问道“疼么。”

元元摇头,

我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光着膀子的元元,然后又看了看他胳膊上的那处绷带“怎么这么多伤。”

元元笑了笑,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绷带“这些皮外伤,都是小伤,沒什么大不了的,我都习惯了,在外面混,总是要经历这些的,你打人,就要有被打的准备,其实沒什么,很正常。”

我愣了一下“怎么,按照你的说法,你难道经常会受伤吗。”

元元两手一摊“也不能说经常吧,偶尔吧,呵呵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现在后悔走这条路了吗。”

“肯定是后悔了啊”元元冲着我笑了笑“我不是你,我后悔了就是后悔了,我不会死撑着,我从來不会死要面子活受罪。”

“我有么。”

“你说呢。”

我想了想,然后摇头“我感觉,我还真的沒有。”

元元点头“呵呵,不说这些了,说些正经的,别管怎么说,我还是要谢谢你的,谢谢你救了我,如果这次的事情我躲不过去,那我这辈子或许就完了。”

我摇了摇头“其实跟我其实真沒多大关系的,沈风也说了,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,不是么。”

元元摇头“我沒有,我做了。”

“是,你错了,可是你事后的补救措施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

元元笑了笑“做了就是做了,那些补救措施,跟我做沒有做,沒有关系,不是吗。”

我看了眼元元,然后叹了口气“我沒有救你,不关我事,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。”

元元摇头“如果沒有你们,我肯定沒有这么简单,就沒事的,李封不认识我是谁。”

“我沒有帮过什么大忙,还划了你一刀,这个是真的。”

元元笑了笑“这些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,是你开口了,是你行动了,不是吗,我自己走上來这条路,被自己兄弟划一刀,总比被自己仇人砍一刀的好,更何况,路是我自己走错了,跟你们关系,那个事情,换谁身上,也会冲动,都是冲动的人,都会有脾气,很正常,我一点怪你的意思都沒有,如果你是怕我怪你,那你大可不必,我是你哥,我得让着你。”

我被元元说蒙了,只是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沒有说话,

元元也沉默了会,看着我不说话,接着他笑呵呵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如果你有什么压抑的,尽管冲着我來,男人,敢作敢当,你再把我带走,教给沈风去,我都沒意见,不管你怎么着,我元元只要吭一声,那我就不是人草出來的。”

我看了眼元元,然后沒有说话,只是有些压抑,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想起來青姐,脑子还是有些乱,

“真的,你别老是这个表情,这个神态,弄得哥很不舒服”元元笑了笑“别以为我跟你说笑呢,你要是不解气,你就在给我來一刀,好吧,别管怎么说,这个事过去了就行了,你也别老想着这个事了”

我抬头,看着这个胖子“你就沒有什么内疚的情绪。”

元元深呼吸了一口气“我内疚够了,这个事情过了,我想跟我的以前,说拜拜,我想跟我的以前,彻底告别,那自然就不能总是回忆以前了,不是吗,如果一直沉浸在以前,沉浸在那些回忆,还能不能活了呢。”

“你想的挺开的。”

元元点头“嗯,人胖,所以心胸开阔,有句话说的挺好的,沒有走不通的路,只有想不开的人。”

我抬头“那你是说我心胸狭窄啊。”

“你说呢。”接着元元伸手呼啦了我脑袋一把“你一口一个,那是你姐,那是你姐的,那我问你,难道我就不是你哥啊,你跟她认识多久了,跟我认识多久了,她对你好,我对你差么。”接着元元笑了笑“你妈的,我只不过走错了路而已,对你姐姐确实造成伤害了,是我不对,更何况,她还帮过我,可是,但是,我要是真的知道是她也行,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,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那就想着怎么解决,我现在都让你砍了一刀了,你还跟我这个德行,一点都不正常,要么你接着來,把气撒清了,以后咱们照旧,我什么都沒有了,不想在失去你这个弟弟,你只是有些小孩,有些单纯。”说完了以后元元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來吧,我动一下,我都不是人。”

我撇了他一眼,然后沉默会,接着抬头,冲着元元笑了笑“你又不是女人,让我來什么來,我对男人不感兴趣,而且,还是个胖子,我最讨厌胖子了。”

元元一听笑了笑“这才对么。”然后接着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“话说哥今年只有十九”然后元元瞥了我一眼“你才16,三岁一个代沟,咱俩都已经产生代沟了。”

我看了眼元元,然后抽两口烟,无奈的笑了笑,沒有说话,

元元在一边又点着了一支烟“就是说,我们还很年轻,以后的路还很长,你姐姐那个事,我元元对天发誓,我事前,真的不知道是她,而且,我知道了以后,我拼了命的去阻止了,真的”接着元元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这么多年了,我元元什么人,你也知道,如果我事先就知道是她的话,我一定会直接阻止的,因为这样的事情对于我们來说不是头一次了,所以,我当时就沒注意,男人都有兽性的,你也不例外,不是么。”接着元元叹了口气“我活这么大,正经的就发过两次誓,一次是咱们结拜的时候,一次是这次,你了解我的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然后看着元元,是真说不出來话了,其实我不恨元元,或者说,我早就后悔了划了他那一下,但是毕竟对于青姐那事,他还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我只是有些纠结,不知道该如何表达,

元元叹了口气,声音有些低“其实今天晚上我都已经绝望了,然后看见了飞哥,我又突然有了希望,你体会不到那种绝望透顶,然后突然又有了希望的人的感受,你体会不到那样身处绝境,感觉自己将要死亡,一辈子将要毁灭的感觉,你体会不到,那种绝望,真的,所有人,都是怕死的,不是吗,更何况,我今年刚19,你当初问我,他们是我兄弟,你就不是吗,我现在反过來问你,他是你姐,我就不是你哥吗,我再问你,你就沒有犯错的时候吗,我”

我看着元元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飞哥他们也都不闹了,只不过依旧是跟我们俩有一小段距离的位置,沒有來打扰我们俩,

又这样互相沉默了一会儿,我缓缓的说道“当初多少人阻止过你走这条路,你为什么不听,好好的,你该去澳洲,跟着吉安妮一起,为什么你沒有回去,为什么要留下來做这些事情,你能告诉我吗。”

元元笑了笑“你想听。”

我点头“很多人都想听,你如果当初,好好的跟着极安妮一起走,那就什么事都沒有了,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况。”

元元看着我,两手一摊“吉安妮沒了,她自己飞回去了,她对我失望了,所以,我对自己也就失望了,所以,就走了这条路了。”

“沒了,为什么沒了。”

元元眼圈有些发红,然后抬头深呼吸了一口气,笑了笑,只是笑容有些苦涩“卖药的时候,我确实应该听飞哥的话,不应该跟飞哥那个样子,可是当初我才投入了几百块钱,可是回报确实几千块钱,你说是吧,这么小的年纪,谁挣钱了,不会感觉挺好的,谁不想着炫耀一下,而且钱,谁会感觉多呢,几千块钱,还不用我出面,对于那会的我來说,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了,而且,还來的很容易,你知道坐在贝天,旁边搂着很多女的,那种感觉吗,你知道一晚上,跟好几个女人睡,所有人都把你当大爷的那种感觉吗,年纪小,青春期,很容易迷恋其中,可是越迷恋,就越需要钱,知道吗。”

“需要钱,你就连国都不出了,我就不信,吉安妮会沒有原因的把你丢下,自己飞走。”

“自然不会”元元笑了笑“我家里给的我出国的钱,给的日子有点早,因为我爸爸要出差,我妈要回老家,所以,他们走之前,就把钱给我留在了家里,吉安妮也挺开心的,她早就想家了,她不喜欢这里,而且,是很不喜欢,不过他总是喜欢跟你们在一起时候的那种感觉,我们俩晚上,我经常用我那幼稚的英语,连着字典,给她说咱们以前的事情,每天晚上给她说点,然后哄她睡觉,

有一次,刚把她哄着了,那个发小就给我打电话,说他找了三个妞,晚上当皇帝,问我要不要一起,反正一起包的,多个人,也可以,我看着她睡觉了,所以,我就去了,

到了那以后,那几个女的也太会勾引人了,我根本沒有抵抗力,一晚上沒有回家,第二天,早晨回家,跟她编了许多谎话,然后我后背有了口红印。”

元元叹了口气“你说,是哪个女的,这么混蛋,我都说了,明天回家还要看媳妇呢,让她们别在我身上留下什么,可是你说这些女人为什么就是不听。”

“吉安妮生气了。”

元元点头“是生气了,肯定要生气,只不过,我一直咬死了不承认,她说是口红印,我就说是碰了一下,尽管差很多,可是我就是死赖着,到了她只是生气,所以,我哄了哄她,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给她哄好了,我都有些诧异,呵呵,现在想來,当时根本就沒有哄好,真是女人心,海底针。”

“那怎么就分了。”

元元看着我“你知道的,那夜很爽,所以尽管我一直克制自己不去想,可是身体本能的反映,还是很想的,一直压着,直到我们该回澳洲的前一天,那天晚上,我收拾好东西的时候,吉安妮,已经睡觉了,我睡不着,靠在沙发上,正看电视呢,那个发小打电话了,让我安排他去做皇帝,我说不去,他非给我墨迹,引诱我,后來我想,他请过我一次,我再请他一次好了,正好两清,我又想出去前潇洒一下,潇洒完了,就好好跟吉安妮过日子,所以,我最后到底是沒经受的住诱惑,然后就偷摸出去了,跟着我那个发小,那个畜生,就说一起玩一晚上,结果我们俩晚上分开睡的,早晨起來的时候,吉安妮就出现了,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里來的,我边上躺着两个女的,我但是该就蒙了,知道么,我当时就有些崩溃,我都不知道她怎么沒在家睡觉,怎么找到我的,我一直以为,我很好的欺骗过了她的,然后,剩下的事情也就很理所应当了,我很喜欢她,我很爱很爱她,你不知道我有多爱她,她当下就这么走了,我追,也追不上,拦,也拦不住,她把我们俩订好的票,全都拿走了,然后自己就飞走了。”

“你沒有求她原谅吗,外国女孩子,都很开放的”

元元摇头“沒用,她已经原谅过我一次了,她沒有追究,我死不认账,可是这次呢,呵呵”接着元元苦笑道“她飞走了,我走不了了,我就挺消沉的,天天吃喝玩乐,把家里给带的钱,几下就花完了,也不敢跟家里要,然后突然就感觉着,缺钱了,天天在外面混,在外面玩,钱怎么会够,可是正经的去上班,我也受不了人家管,上一个月班,不如生意好了,卖两天药的,还自在,后來,在那个畜生的引诱下,我就开始正式的参与这个卖药的团伙了。”

“团伙。”

元元点头“呵呵,其实,我是被骗进这个圈子,我被那个畜生给骗了。”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813】坚决不去 下一章:【815】毒瘾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东北黑帮 我们是兄弟 黑道学生2 最后的黑道 杀手巅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