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816】发作

上一章:【815】毒瘾 下一章:【817】心理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“毒瘾,是什么样的感觉。”

元元看了我一眼“你问这个干嘛。”

“不干嘛,就是好奇。”

“我跟你说,你这辈子,也不要沾惹这些东西,听见了么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接着我继续说道“我肯定是不沾惹的,所以,就想问问你。”

“好奇心都不要有,这辈子都不要有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你说的团伙,是个怎么样的团伙。”

元元抬头看了看天花板“呵呵,真是一个规模很庞大的团伙,我在里面,只算一个马仔。”

“那你们团伙的老大是谁呢。”

“老大。”元元摇了摇头“我那个发小,在里面呆了两年了,都沒有见过他的上一级长什么样。”

“什么。”臣阳在一边有些诧异的看着元元“那他的药怎么來的。”

“一切都是电话联系,而且,根据他这两年的经验,他说的很清楚,他的上一级,说白了,也只是一个小马仔,一级只能联系到一级,他上面还有人,那个人,跟他上面那层人,也沒有见过。”

“都是这样的吗。”

元元看着臣阳,思考了思考,然后点头“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,咱们这里,肯定有这个集团一个有些分量的人,好像是所有人手里的货,都是从他那里进的,只不过他的进货渠道,那是谁也不知道的,不过也沒人关心,我们只是关心,能不能拿到货,能不能卖到钱,根本不关心别的。”

“那利润很大吗。”

元元点头“自然是很大了,要么不会有这么多人铤而走险干这些的。”

“一定很危险吧,“

元元笑了笑“那肯定了。”

“你就是说,你在那里那么久了,你根本都不知道你的上一级是谁。”

元元点头,两手一摊“我只管拿药,卖药,每次我先打钱,把钱打到了他们指定的账户上面,然后就等着他们的电话,他们总是把货放在一个地方,然后再告诉你,去取,你自己在想办法去取。”

我一听“那要是被骗了怎么办。”

“沒有骗人的,那边的人,很守信用的,给多少钱,人卖你多少货,一点不多,一点不少,声誉非常好,反正,我感觉咱们这里,大部分人的货,都是从他那里进。”

“那你的那个发小,是怎么进入这个团伙的呢。”

元元笑了笑“跟我一样”接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跟我一样遇人不淑,带着他进了这个圈子,然后剩下的情况就跟他带我进來差不多。”

“也就是说,不知道怎么可以进这个圈子,但是有人带,就可以,是吗。”

元元点头“你不知道你的上一级,但是你的上一级知道你,不是谁想把你带进來,就可以带进來的,要是引荐人不够分量,或者对他们來说,不够安全,你根本买不到货,人家卖,也不是所有人都卖的,只有一部分人,一部份深得人家信任的人,才可以往里带新人,才可以从人家手里买货,这里的任何一个人,都是非常非常小心谨慎的。”

“那你那个发小,还是深得人家信任了。”

元元“嗯”了一声“他十四不上学了,社会上混了两年,然后被人带进了这个团伙,然后就开始从事这些事情,他挺激灵的,加上他也干了两年了,所以他就把我引荐进來了。”

“之后,你就跟他一起干。”

元元摇头“之后我也沒有自己干过,只是跟着他熟悉一些流程,跟着他一起拿货什么的,还沒等我正式开始自己卖,自己联系我的上一级呢,然后就出了那事了,他就跑了,把我自己丢在那里了,呵呵,之后我就转行了,就不干那些了,然后,跟那些人,也就在也沒有联系了,之前打过一个以前我们经常联系的电话,也是空号了,现在,根本买不到了,我只知道那个团伙很庞大,分工很细腻,所有所有的人,都隐藏的很深很深。”

“你看你看,早就说过了,你那个同学不可信,你非不听,非要跟他在一起,现在舒适了不。”

元元看着我“哪有那么多早知道,要是可以早知道,就沒有这么多悔恨和遗憾了。”

飞哥叹了口气,拍了拍元元的肩膀“现在知道的,也不晚,还这么年轻,有的是机会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元元看了看我们几个,然后苦笑到“现在只有你们几个了。”

我看着元元“你跟你家里,是怎么回事。”

元元刚要说话,结果突然就不说了,只是看着他抓自己的力度越來越大了,

我刚要继续说话,飞哥转头看了我一眼,给我使了个眼色,

我愣了一下,沒有说话,只是盯着元元看,

元元浑身有些颤抖,摇了摇头“妈的,真是难受啊,草。”

臣阳在一边,伸手扶住了元元的肩膀“问題严重么。”

元元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无奈的笑了笑“目前,是真的沒有什么问題。”

“那一会儿呢。”飞哥看了眼元元“还忍得住么。”

元元笑了笑“沒问題。”然后元元把自己抱在了一起,然后也不说话,场面出奇的安静,

又过了沒几分钟,元元有些咬牙切齿“草他妈的,真是难受啊。”然后元元又使劲抱了抱自己,我看见他手上的指甲,已经深深的抓进了自己的肉里,而且,越來越用力,

飞哥什么话也沒有说,只是顺手点着了一支烟,然后塞到了元元的嘴里,接着拍了拍元元的下把“抽吧。”

元元笑了笑,然后就把烟叼在了嘴里,抽了两口,然后顺势就给吐了出來,

飞哥看着他“怎么又给吐出來了。”

元元想了想“哥。”

“怎么了。”飞哥看着他,

“我还有点货,让我再吸一次,熬过今天,行不行,“

飞哥看着他,然后点了点头“嗯,行,在哪儿呢。”

我一听,一下就急了“不行,不能在吸了,还吸。”

飞哥看着我“有你什么事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然后臣阳从边上拉了我一把,我叹了口气,沒有说话,

元元看着飞哥“在我衣服里,内兜,有个钱包,钱包里面的夹层,有个小塑料袋,我就在吸这一次,熬过了,我明天就去戒毒所。”

飞哥听完了元元的话,然后就站了起來,进了屋子,沒几分钟,飞哥手里拿着一小袋子白色的粉末就出來了,

元元看着飞哥,然后有些发抖的手,就伸了出去,

飞哥看了他一眼,然后径直的走到了厕所,接着,听见了冲水的声音,

元元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“好几千呢,就这么沒了。”

我一听“这么多。”

元元苦笑道“我就知道,不会这么轻易的在让我吸的,可是说了,还有一丝希望,如果不说,我自己强行的吸,你们这里这么多人,我也是吸不了的,唉,呵呵,真他妈难受啊。”

飞哥走了回來,然后坐到了地上“我是你哥,不会看着你做这些事情的。”

元元看了眼飞哥“可是我很难受。”

“有多难受,还忍得住吗,你不是说,你就只是简单的,偶尔,溜溜冰吗,也不做什么别的,你怎么会这么大的毒瘾。”

元元笑了笑“沒有,沒有,我就是今天特别想了。”

飞哥沉默了一下,然后开口“忍得住吗。”

元元咬着自己的牙齿“就算忍不住,也沒有那东西了,不是吗。”接着元元使劲深呼吸了一口气“我也想戒,可是真的好难好难。”

旭哥站起來,回到了屋子里面,然后出來的时候,拿出來了一个被子,接着顺手就搭到了元元的背上,接着拍了拍元元的后背,

元元转头冲着旭哥笑了笑,然后身体莫名的抽搐了几下,看的我这个郁闷,看的我有些害怕,

飞哥伸手就搂住了元元的肩膀“沒事呢,有哥在,什么都不叫事,听见了吗。”

元元点头“可是你不知道,不,不知道,有多么的难受。”

旭哥在一边点着了一支烟“你是怎么沾惹上这个东西的。”

元元看了眼飞哥,然后,有转头看着旭哥,接着又把头低下了,给人的感觉,有些不伦不类,我看见了,豆大的汗珠,顺着元元的额头就冒了出來,接着听见了元元有些虚弱的声音“最主要的,是不应该上这条路,不i应该接触这些人,如果沒有这个环境,沒有这些人,根本就沒有接触这些东西的机会。”元元说到这,身体又抽搐了一下“最开始,还是因为好奇,周围的人都在吸,我就跟着吸,想着,偶尔抽一次,沒什么,但是抽了以后,确实很舒服,所以,又想着再來一次,也沒什么大不了,久而久之,后來就控制不了了”接着元元抱着自己的胳膊“真的,好奇心,杀死人,杀死人,现在,想后悔都晚了。”

“不晚”飞哥的声音铿锵有力“只要有我在,那就不晚,那些都不叫事,慢慢的,都会好的。”

元元沒有说话,只是低着头,

“你感觉怎么样。”我看了眼元元,问道“为什么身体总是抽搐。”

元元的身体有些颤抖,回答的声音,都有些结巴“这感觉,真的比杀了我还难受,我感觉,我浑身就好象有小虫子咬我一样,我的头很晕,一点力气也沒有,我很困,也沒有精神,难受死我了,元元开始抓挠自己的身上。”接着飞哥伸手一把就抓住了元元的胳膊“忍住了。”

元元点了点头,然后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“我,我已经坚持了很久很久了,真的。”

飞哥看了眼臣阳“都过來,跟我一起按住他。”

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,接着臣阳和小朝都上來了,旭哥也走了过來,我们几个,就把元元给按到了地上,让他平躺着,

元元开始还好点,只是冲着我们说道“兄弟们,给我吸一口,吸一口。”

飞哥很坚决的摇了摇头“不行。”

“就一口,行吗,求求你们了,就一口。”

我看了眼元元,有些心疼“你忍忍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

“你沒有尝试过这样的感觉,我要疯了,真的。”

“元元,忍住。”

“抽一口,就一口。”

飞哥又坚决的摇了摇头“我说过了,不行,就是不行,说什么,都沒用。”

元元沉默了一下,沒有说话,只是浑身颤抖,有些抽搐的感觉,额头的汗珠,顺着脸颊就往下落,

“坚持,坚持,想点别的,想点别的。”

元元什么话也不说,眼睛睁的老大,就是看着我们几个,慢慢的,元元开始挣扎,开始反抗,臣阳和小朝按住了他两条腿,飞哥和旭哥按住了元元的胳膊,我自己按住了元元的脑袋,

元元反抗的程度越來越激烈,他也不说话,但是我能感觉到,他是在拼了命的反抗,而且,越來越难以控制,

飞哥使劲喊了一声“都给我用力,使劲按住了。”

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,接着,都开始用力,接着使劲就给他按住了,元元又挣扎了一会儿,然后突然感觉挣扎的力道小了点,我有些好奇,看着元元,以为他那劲已经过去了,

谁知道元元看着飞哥“哥,我那里还有一点点,最后的一点点了,你去给我拿过來,让我吸一口,行不,让我有点精神,我好累,好累啊,我浑身上下好难受,我要疯了,真的,你沒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,我感觉浑身上下都有小虫子再咬我,我疯了,给我吸一口,吸一口,吸一口,求求你了,啊,求求你了,哥,就一口”元元的神情言语,有些疯狂,给人的感觉,好像要崩溃一样,

我转头看了眼飞哥“怎么办。”

飞哥冲着我喊了一句“都给我按住了,我不让松手,别松手。”

我一狠心,接着又用力,把元元的脑袋死死的按在地上,

“忍住了,你给老子忍住了。”飞哥很坚定的说话“元元,坚强点。”

元元额头的汗很多,接着他又开始挣扎,而且他的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,鹅头上的青筋十分明显,两个眼睛血红血红的,瞪的老大,牙齿不停的在咬着,不知道再咬什么,给人的感觉,很是震撼,更多的,让我有些害怕,不知道,为什么,会这样,我从來沒有见过这样的人,比电视上的毒瘾发作,严重这么多,

我有些发呆,愣住了,只是麻木的按住元元,我都替他感觉到疼痛难忍,我都有些不知所措,到底该怎么办,该怎么办,元元一定要痛苦死了,看着他的面部表情,我是真的害怕,

所有人都把元元的行为看在了眼里,所有人都不是很自在,

飞哥还算是比较冷静的,这样持续了几分钟,跟着,飞哥不知道看见了什么,然后转头,冲着我,使劲嚷了一句“六儿,去把毛巾拿过來,塞到他嘴里,快点,快点。”

我愣了一下“那我走了谁按着他”

“快去,别废话。”

我一看飞哥焦急的面庞,愣了一下“草”接着很迅速的就站了起來,然后赶紧跑到了卫生间,顺手一下就把毛巾拽了下來,回到了元元边上的时候,元元依旧在拼命的挣扎,

我手里拿着毛巾“怎么着。”

飞哥看着我“等一下”接着飞哥把腿就压到了元元的胳膊上,接着伸手一把就掐开了元元的嘴“塞里面,快点。”

我一下就把毛巾塞到了里面,然后飞哥看着我“按住了,别让他吐出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然后一个手按着毛巾,一个手按着他的脑袋,而且,是死死的按住,

我一直以为,把毛巾塞到了嘴里,会像电视上演绎的那样根本沒办法自己吐出來,一定需要别人给拽下來,才可以的,可是现实上,元元很直接的就把毛巾吐了出來,

我愣了一下,不过不是思考为什么他就吐的出來的时候了,我又塞到了里面,结果沒两下,他又给吐了出來,我有些郁闷,也确实沒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了,最后还是自己拿手给按住了,这一下,他到时吐不出來了,

我也不知道元元哪來的这么大的力气,他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,

元元疯了一样的开始挣扎,满额头的都是汗,整的我额头的汉也冒了出來,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,

我看着他痛苦挣扎的表情,说句心里话,我自己都害怕,是真的害怕,我不知道他会有多么的难受,但是看着他的表情,我就知道,一定不是我能承受的了的,

我自己都可以感觉的出來,元元有些想要自杀的冲动,

我也不知道,我们几个这样的动作,持续了多少时间,场面很安静,只有元元在那里拼命的挣扎,渐渐的,元元的挣扎幅度小了,慢慢的,元元开始不在挣扎了,我看见了他一脸的汗水,看见他看着天花板,眼泪都流了出來,看见他额头的青筋,依然那样的明显,

我突然有些心疼,想着这个胖子平时冲着我们沒心沒肺的笑,我有些不忍心,

“行了吧,松开他吧。”我淡淡的说道,接着我手上的力道,有些放松,我看着旭哥和臣阳额头也冒出來了汗珠,也有要松手的样子,

只有飞哥依然很谨慎“都等等,别松开呢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然后沒动,臣阳他们看了一眼飞哥,又死死的按住了元元,

“他要疯了”

飞哥撇了我一眼“按好了,别动。”接着飞哥冲着元元问道“元元,我是谁,你知道不”

元元看了眼飞哥,然后要说话,只不过依旧说不出來话,

飞哥伸手指着自己“我是臣阳,还是辉旭。”

元元看着飞哥,然后就点头,然后就摇头,一会儿点两下头,一会儿又摇头,

我们几个在一边看的茫然,

接着元元又开始了拼命的挣扎,

飞哥使劲喊了一声,然后很生气的冲着元元就是一个嘴巴,

我被这样的场景给惊呆了,

飞哥看着我“六儿,按住了,别看我”

“哦”我盲目的听从着飞哥的吩咐,接着使劲按着元元,

元元又疯狂的挣扎了起來,而且脸上的血管都凸显,看起來十分的恐怖,我有些害怕,飞哥按住了元元胳膊,然后骂道“草你妈的,老子刚开始还真的以为你仅仅是偶尔溜冰这么简单”

“不是吗。”臣阳在一边说道,

飞哥摇头“他的毒瘾,而且已经到了有时候会出现幻觉的地步了,他吸的,不是海洛因,就是冰毒,绝对不是偶尔的溜一下冰那么简单”接着飞哥冲着元元脸上又一个嘴巴,冲着元元喊道“我打你了吗。”

元元一点反映都沒有,就在地上激烈的挣扎,

这个场景,让我真的害怕了,我从來沒有见过人会这样,我不知道元元会有多么的难受,又持续了好久好久,我都不知道有多少时间了,元元这次才安静了下來,

而且,看起來很是虚弱的样子,

飞哥看了眼元元,然后又沉默了会,接着抬头看着我们几个“一个一个松手,六儿,你先,然后臣阳和辉旭來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旭哥和臣阳他们点了点头,他们的额头上,也全都是汗珠,我想,这个场景,对于他们的震撼,也一定很大,

我们几个慢慢的松开了元元,我把毛巾从他嘴里拿了出來,

元元躺在地上,一脸汗水和泪水的混合物,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的,依旧瞪着大眼,看着天花板,

飞哥坐到了地上,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“我草他大爷的,累死我了。”

“你以为光你累。”我看了眼飞哥“我也快累死了。”接着我顺手拿着毛巾,给元元擦了擦脸“你还活着不。”

元元一直躺在地上,一句话都不说,

“妈的,他刚才的面部表情,真他妈的吓人。”

臣阳跟着说道“确实够吓人的。”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“我是头一次看见人这样。”

“幸亏六儿拿着毛巾给他嘴塞上了,要么,他闹不好还得自杀。”

我们几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个说话的都沒有,场面出奇的安静,

过了好一会儿,我看见躺在地上的元元,眼睛使劲眨了眨,然后他的身体稍微的活动了活动,

旭哥看了一眼“还用按着他么。”

飞哥摇了摇头“不用了,他要是还有力气折腾,算他牛逼。”

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,也沒说话,就看着地上的元元,一会儿动动胳膊,一会儿活动活动身躯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个情况,

又过了几分钟,飞哥踢了元元一脚“死沒死,沒死就说句话,哥几个都在这陪你耗着呢,这大晚上的不睡觉,你是死,还是沒死,总得给个话,你说是吧”

“估计是死不了。”

“草,是死了怎么说话。”

接着哥几个都笑了笑,气氛有些轻松,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,大家都把烟拿了出來,抽了几口,旭哥跟着也踢了元元一脚“赶紧,给个话。”

元元躺在地上,眼珠子动了动,接着他长出了两口气,不过看起來,依旧十分的虚弱“妈的,这两下,真是要了老子的命了,草他妈的。”接着元元苦笑了笑,

我一听元元说话了,有些开心,冲着元元问道“你刚才干嘛了,你知道么。”

元元转头,撇了我一眼“瘾上來了,我当然知道。”

“草,真他妈的吓人,你知道你刚才有多吓人不。”

元元摇头“我只是知道我刚才有多么的难受,真的,生不如死的感觉。”

“后悔了不。”

元元有点无奈“毁的肠子都青了,也沒有用啊,哎,我草。”

“你骗我。”飞哥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,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茫然了,大家都不明白,飞哥到底是什么意思,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

元元沉默了一下“我沒有骗你。”

“你再说你沒有骗我。”

元元想了想,然后说道“我告诉过你的。”

飞哥擦了擦自己的额头,然后看着元元“你告诉过我什么了,你告诉我说你沒有很大的瘾,你告诉我说,你偶尔溜冰,别的沒有,不是吗。”

元元看了眼飞哥,然后就沉默了,一句话都沒有说,

飞哥抽了口烟“你他妈不仅仅是偶尔溜冰这么简单,而且,你现在有毒瘾,而且很大很大,绝对不仅仅是溜冰那么简单,虽然我不了解,但是我听人说过,吸食注射毒品时间久了,很容易出现幻觉了,你刚才难道沒有出现幻觉吗。”

元元摇了摇头,

“你还跟我嘴硬。”接着飞哥踢了元元一脚“我指着我自己问我是臣阳和是辉旭,你都分不清,你沒有出现幻觉。”

元元看了眼飞哥,然后就沉默了,不说话了,

飞哥有些生气“为什么,你才多大,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毒瘾,你才多大,为什么什么都敢尝试,你知道不知道,这样会要了你的命了。”

“知道,我怎么会不知道。”元元很平静的回答道“我什么都知道。”

“知道。”飞哥声音有些大,接着踢了元元一脚“知道了,你还去做,你还碰这些,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。”

元元看了眼飞哥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飞哥深呼吸了一口气“我跟你说正经的话呢,沒时间跟你斗嘴,你听见了吗。”

元元把头转了过去,不知道是在沉思着什么,过了两分钟,元元淡淡的说道“真的,哥,我想死了,是真的想死了。”

我们都被元元的话惊呆了,所有人都知道,他不是在开玩笑,只是不知道,这个胖子,为什么突然会这个样子,为什么突然会说这些话,

飞哥被元元的话,说的也愣住了,不过他很快就反映过來了,飞哥吸了一口烟,然后冲着元元问道“死,为什么想死,活着不好吗。”

元元摇了摇头“我一点都不想活着了,前一阵子,毒瘾发作的时候,我更想死了。”接着元元把头转了过去,看着飞哥“哥,我难受,我害怕,我是真的好害怕,你不知道那样的感觉,你们都不知道,毒瘾发作了以后,如果不吸,那真的生不如死,可是我真的不想吸了,我控制不住我自己,现在我什么都沒有了,还沾惹上了这个,我一直在想,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,还有什么意思,如果我死了,谁还会真的为我伤心。”元元越说话,声音越小“真的,我想死,我真有想死的感觉。”接着元元就哭了起來,而且哭的很厉害“我害怕,难受死我了,哥,我要难受死了,我害怕,我每天都在承受着这样的痛苦,我要崩溃了,要么,哥,你一刀解决了我吧,或者,你把我教给沈风,对对,让他们杀了我吧,我自己下不去手啊。”接着元元情绪又有些激动,眼泪哗哗的就往下掉,

我有些压抑,然后看了眼元元“别哭了,别哭了,听话”然后拿着毛巾给元元擦了擦眼睛,

旭哥在一边叹了口气“哎,真是谁也有虚弱的时候,他现在一定很脆弱。”

臣阳把烟掐灭“你忘记了你当初因为那个谁,转学的时候,你那个得行了。”

旭哥看了眼臣阳“你也不是沒有过。”

“好了,好了,别说了。”我有些郁闷,看着元元、

他已经伸手抱住了飞哥的腿,

“难受死我了,哥,我好难受。”

飞哥看了眼元元“现在好点了吗。”

元元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又哭了起來“让我死了吧,死了吧,这样活着,生不如死啊。”

飞哥摇了摇头“我明天就送你去戒毒所,你坚强点,大老爷们,哭哭哒哒的,有什么意思。”

元元一听,然后立刻摇了摇头“我不去,我不去,我要是去那里,会死掉的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然后看着飞哥“你不是说他都答应好了,要去的吗,怎么这么快就变了。”

飞哥看着我,然后点着了一支烟“幸亏他沒忍住,毒瘾发作了,要么,又被他骗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。”我们几个都有些迷茫的看着飞哥,不知道他说的这些话,是什么意思,

飞哥看着我们“刚才我不是说了么,他跟我说他只是偶尔溜冰,所以不着急进戒毒所,他一定体会到过毒瘾发作的痛苦,他说去,一定是假的,他只是想安抚好咱们,然后自己偷着跑,你看他这个样子,很明显的,不是偶尔溜冰的人应该有的反映,至于他竟吸食一些什么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”

“那他到底成天做些什么,怎么会來的这么大毒瘾。”

飞哥看着元元“只能问他了,妈的。”

我看了眼元元“你不打算去戒毒所。”

元元揉着自己的胸口“弟弟啊,你不知道有多难受,去戒毒所,我怕我会疯掉的。”接着元元不哭了,又笑了“你知道你哥哥我这个性格的,你让我去那,会死的。”

“可是你这样,早晚会死了的。”

“死了,就死了,反正我这样活着也沒意思了,我不想去戒毒所,难受死我了,真的,你们以后一定不要碰这些东西,一点都不要啊。”接着元元很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,又哭了,然后说道“我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会这样啊。”

飞哥叹了口气,拍了拍元元“行了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元元摇头“哥,我好后悔啊,真的好后悔啊,我想死啊”

我看着元元“你想死,那你当初为什么还想飞哥救你们。”

元元摇头“我也不知道,我想死啊,我想死啊。”

飞哥叹了口气“给他拿个被子,给他盖上,让他冷静冷静。”

我进屋拿了个被子,出來就给元元盖上了,

元元突然就安静了,也不闭眼,只是很虚弱,

飞哥抽了口烟“人这一辈子,一个毒,一个赌,是一定不能沾的。”

我看着飞哥“我怎么感觉他有些不正常。”

飞哥点头“他毒瘾发作了,情绪失控都是很正常的,做出來什么,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“可是,我感觉他的精神,好像也有些问題了。”

飞哥沉默了一下,然后缓缓说道“这玩意,真他妈害人。”

我叹了口气,然后转头看着元元“我感觉,他刚才真的好痛苦,给我的感觉,他都想要自杀一样。”

“那是自然了。”飞哥叹了口气“这东西,打死都不可以碰的,你们一定要给我记好,你混也好,折腾也好,闹也好,都好说,打个架,干个啥的,也沒有什么太大问題,但是如果碰这个东西,那就是自己给挖坑找死玩呢,再如果真的像他这样,还他妈上瘾了,那等着上瘾了,你们就明白了,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,这一辈子,也就毁了。”

旭哥深呼吸了一口气“那你说怎么办,咱们让他休息吗。”

“休息。”飞哥摇了摇头“咱们几个看着他,都别睡觉了,明天你们去上学,我弄着他去戒毒所。”

“你自己弄着他去。”臣阳跟着说道“那半路他要是毒瘾发作起來,你感觉你行吗。”

飞哥点头“嗯,放心吧,我车上有拷子,给他拷上扔后面就行,我自然有我的办法。”

“咱们一起吧,先给送过去。”

“别瞎弄了你们,今天又逃学了,学校要是真的查起來,你们几个也麻烦,中午你们回來就是了,要么我自己呆着太无聊,我也不能回家,得在外面躲两天。”

“你真的可以。”我们几个看着飞哥问道,

飞哥笑了笑,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“我是谁。”

我们几个看了眼飞哥,都沒说话,气氛很压抑的,我只有从电视上看见过毒瘾发作的样子,而且,看起來也沒有这么恐怖,元元刚才的言行举止,真的吓到了我,就算让我躺那睡觉去,我想我也一定久久不能平静了,

又过了一会儿,元元自己靠了起來,然后看着我们几个“给我支烟。”

飞哥看了眼元元“感觉好点了沒。”

元元叹了口气“嗯,好点了”

“天亮了,让六儿他们去上学,你跟我去戒毒所。”

元元看了眼飞哥,想了想“嗯,知道了。”

“我车上有拷子,一会儿把自己拷上,相信自己,慢慢都会好的。”

元元想了想,然后叹了口气“嗯。”

“你累不。”我看着元元“累了,就休息会吧。”

元元哭笑了笑“你们看着我,我自己睡觉,多不好,显的多不仗义。”

“沒事,我们理解。”

元元摇头“咱元元活这么大,沒有做过对不起兄弟的事,这样也是一样的,一起吧,这么呆着吧,聊会,挺好。”

飞哥拍了拍元元的肩膀“抽支烟吧,凑活着來吧。”

元元接过烟,点着了,然后看着我们,笑了笑,

飞哥看着元元“说说,你怎么这么大的毒瘾。”

元元叹了口气“都是跟了赵想以后。”

“你怎么跟的赵想。”

元元看着飞哥“刚才说道哪儿了,我们继续,我把我的这些事情,都跟哥几个说说。”

“你那个发小,把你出卖了。”

元元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抽了口烟“他走了,就再也沒有回來,那个大哥,一看这个情况,有种被戏耍的感觉,然后,就把所有的责任,都推到了我的身上,我怎么求饶都沒有用,他依旧让人往死里打我,当时我就听着他说,要把我打死,打死了以后,然后找个地方埋了,当时给我差点吓死。”接着元元笑了笑“就是这个时候,赵想进來了,到了那个包厢以后,跟这个大哥俩人不知道有什么交易,我下意识的就抱住了赵想的脚,然后我就晕过去了。”

“后來呢。”

元元两手一摊,然后说道“后來,后來我就沒有知觉了,等我醒來的时候,就到了医院了,我睁开眼的时候,正好有个人在一边看着我,那人冲着我笑了笑,然后对我说道,你醒了啊,我当时就站了起來,冲着他说道“谢谢您,谢谢您。”,那人特别和蔼的冲着我说“人家都叫我刘叔,你也跟我叫一样的姓吧。”

元元说道这,然后笑了笑“刘叔,刘叔,赵想最相信的人。”

【ps:手上还有pk票的,赶紧扔票咯,再不扔,就浪费了,当然,是扔给一起混过的日子,哈哈,大家开心,】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815】毒瘾 下一章:【817】心理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不良之年少轻狂 一起混过的日子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黑道公子2 校园狂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