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940】你们认识

上一章:【939】不是曲剑 下一章:【941】谢,谢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我听着晶姐给我说的那些花,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很多很多,又想了想飞哥,他不告诉我们,肯定是也不想我们参与,但是他自己想把这个事情就处理了,我还是有些不舒适的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我还是认为,这个事情,是由于我才引起來的,我不能把压力全都抛给飞哥一个人,

想着飞哥,想着哥几个昨天喝酒的时候,突然有些想大家了,拿出來手机,看了看日期,再看了看沈琳家的大门,突然有种感觉,这个假放的还不如不放,上学的时候是天天看着手机日历等着放假,现在放假了,是天天看着手机日历,等着开学,想想沈琳,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是发自内心的难受,而且是非常难受,想想她我都头疼,更别提又被我老爷子无缘无故的拉到这里來了,他连我见妈的权利都剥夺了,真是很郁闷,

我虽然郁闷归郁闷,但是正经的事情还是要做的,我叹了口气,顺手把电话拿了起來,就打给了飞哥,

电话几下就通了,里面传來了飞哥爽朗的笑声“哎呀,傻逼六啊,这才不到一天沒见,你就想起來你亲爱的飞爹爹來了啊,还是到了地方了,学的懂事了,知道给你飞爹爹报个平安了。”

我笑了笑“哎呀,飞哥啊。”

“哎呀,这次知道叫哥了,嗯,哥在这呢,说吧,什么事,跟哥说。”

“事情还是真的有点,飞哥,你可要听好了吖”

“好的,尽管放心,说吧,小六子。”

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笑了笑“其实有一个困扰了我好多年的问題,我一直沒有勇气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啊,沒事,说吧,哥这承受能力真不是盖的。”

“不是,飞哥,我想你是误会我了,这个问題真的很严肃很严肃,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我也不知道哪里可以给我勇气。”

“沒事,你飞哥我就是你的勇气,说吧,什么事,还整的这么神秘,草,能有什么啊。”

“是不能有什么,就是我感觉着吧,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沒事,你说吧,什么都别怕,出了什么事了,你就跟哥说,那都不是事儿,知道不。”

我叹了口气“那我可说了。”

“嗯,你说,肯定是有大事了,要么能今天这么乖,骂都不敢骂我一句了。”

“你妈逼贱啊,不骂你,你还说我,是不是欠骂”

“草你妈,傻逼六,你说不说。”

“说,说,干吗不说。”我笑了笑“你都给我勇气了,我要是在不说的话就有点忒对不起你了。”跟着我开口道“其实我是你十八年前的野爹,十八年前我跟你妈有了你,换句话说,也就是通俗点的意思,就是说其实我是你爸爸,你应该叫王逸飞”

“我**,你妈哥比,傻逼六,你哥臭傻逼。”

“我**,我是你爸爸,名正言顺的**,下次还让你看着”

“你妈逼我看着我他妈不弄死你。”

“你还真想看啊。”接着我“哈哈”的就笑了,

“去你妈的,傻逼六儿。”飞哥深呼吸了一口气“就他妈知道你沒正经的,给老子耍嘴皮子,怎么着,哥够不着你了,你就横了呗。”

“那是,飞哥,最近悦点生意如何啊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那是必须必的好啊,你要干嘛,不会刚回家了,就想爹了啊。”

“草,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是不是。”

“你老跟当爸爸的带脏字,我能好好跟你说话么。”

“你妈逼林逸飞,能不每次打电话都吵吗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那你投降了。”

“嗯,我投降了。”

“那你给我道歉。”

“我错了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飞哥笑了笑“跟谁打仗呢,知道前面死了多少人了吗。”

“不跟你闹了”我深呼吸了一口气“跟你说点正经的,你也别贫了,好好的听我说。”

“你可拉倒吧”飞哥笑了笑“老子还不了解你吗,你能有什么正经的啊,这么多年都过來了,是不是又有事求着哥了。”

“嗯,就算是吧。”

“这个还有就算是这么一说吗”

“那是”我跟着说道“飞哥,我们住院这阵子,你也不老去看我们了,你也沒说你干吗了,默婉天天忙悦点的事情,我们是知道的,但是你是忙什么呢啊。”

“老子悦点生意这么忙,默婉一个人哪能全照顾的过來,不得累死她啊,我也舍不得啊,更不会有什么心思老去看你们,而且都是老爷们,同性相斥,异性相吸的,而且,又沒有死,有什么好看的,如果你们俩要是两个漂亮的大姑娘,我准走都不走了。”

“你能不这么沒人性吗。”我想了想开口道“就算是,你也不能直接说出來啊。”

“跟你有的比吗。”飞哥笑着开口道“我跟你在境界上是有差距的。”

“你可拉倒吧,我这名声都是让你们给我这么毁的。”跟着我有些压抑,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话題说出來,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跟飞哥扯了半天,也沒有扯到正題,

飞哥估计也是跟我闹够了“行了,别给我來这套了,你到底说不说正題了,不说的话,那我就挂了,沒心思陪你在这唠闲嗑。”

我深呼吸了一口气“好吧,那我就不跟你讨论这些了,咱们之间也沒什么,向來有什么说什么,我就是怕你走错了方向,飞个,你听我一句,我们的事情不一定就是曲剑干的,你别老忙着要跟人家拼命了,如果最后真的不是他们干的,你还跟他们拼了命了,那就让别人笑话了,还真的会给自己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“你说什么呢你。”飞哥笑了笑“什么曲剑,什么拼命,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,我说了,我最近跟默婉一起忙悦点的事情呢,你们的事情,夕阳不是去查了吗,会有结果的,我沒管。”

“行了吧你,别装了。”

“我装什么装,你个傻逼六,老子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
“你他妈老骗我了”

“所以这次不会了。”

“别学老子说话。”

“去你妈的,你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谁骗你了。”

我深呼吸了一口气“我说什么,你是明白的,好了,飞老大,攒认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跟哥几个还來这套。”接着我笑了笑“是不是你认为现在你地位长了,看不起我们了,你是社会大哥了,我们是学校小卒,是吧,身份位置不对等了。”

飞哥一听,很痛快的说道“嗯,这个你是咋知道的,我真是费解了。”

“我他妈**,傻逼飞”

“傻逼六。”

“你才傻逼。”我跟着骂道“哥几个的事情,别人替代不了,这么多年了,向來是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你要是绕过哥几个,那肯定是不行的,你也别跟我装了,我既然给你打电话,那肯定是有了充足的把握了,这个事情如果你想自己扛起來的花,那肯定也是不行的,这么多年了,都是这么过來的,不管你身边的那些哥哥叔叔多么的有势力,但是真正的把你当真心朋友看的,有几个,你自己心里也清楚,是吧,飞老大大,如果真的要处理,哥几个自己就够了,更何况,就跟打官司你不让当事人参与一样,你感觉合适吗,别跟老子打嘴仗了昂”

电话那边突然就沉默了,过了许久,飞哥叹了口气,无奈的笑了笑“谁跟你打嘴仗了,我就问你,你和辉旭的这个事情,除了曲剑,还能有谁。”

“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是曲剑。”我有些费解的说道“那些人有说是曲剑吗,如果真的是曲剑,你会那么轻而易举的把我们带走吗”

“那是哥的战斗力强悍。”

“行了吧,除了跳墙跑的两个,连着你撞到的两个,还有三四个人,你就一个,为什么他们连还手都沒有还,立刻就跑,你就沒有想过那些吗,如果真的是曲剑的话,我感觉我们沒有这么容易就逃脱了,这个事情,怎么想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,你也别盲目的下定论了,不一定就是曲剑。”

“应该是,尽管我感觉着推论的有些不靠谱,但是我还是感觉像曲剑。”

“为什么你就这么肯定,一定是曲剑。”

“因为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了,而且,就算找错了人,他也是咱们的对头,在怎么样,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題,就算找错人了,也等于是提前拆了一个地雷,是吧,曲剑那个白痴,我要早点搞定他,省的他再去找你们的麻烦,反正也是有过节的人,那就过节再多点,也无所谓,既然得罪了,那他妈就往死里得罪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然后心里暖暖的,飞哥想的很是周道,他多少,还是担心曲剑去找我们的麻烦,

“怎么不说话了。”

我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继续开口道“沒,沒有,这个事你跟你叔叔说了吗。”

“当然不能说了啊,我自己往起挑这些事呗。”

“行了,别闹了你。”

“拉倒吧,你还说起來我來了。”

“我说的是真心话,也是对的,飞哥,你先好好的,等着事情水落实出的时候再说吧。”

“那就这么便宜了曲剑了。”

“行了,等着我想办法把事情查查吧。”

“你有什么办法。”

“你也去查查,别随便找个对象就发泄了,那怎么行,曲剑又不是软骨头,我就是想,我不确定是曲剑,不一定是他,也不一定不是他,但是总是不能现在就真的把他得罪死了,到时候万一万一真的不是他了,那咱们不就沒理了吗。”

飞哥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会,然后笑了笑“有人跟你说什么了吧。”

“晶姐说的,她说不是曲剑。”

“还有吗。”

“她说让我去问夕阳。”

“她的话能信吗。”

“她经常说谎话。”

“那能信吗。”

“应该可以。”我叹了口气“总之,你目前还是不要影响到你们那里了吧,我一直认为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飞哥叹了口气“行了,你多会回來。”

“我尽量早点回去吧,早知道一回來就被拉到这么一个鬼地方,我还真不如不回來呢”

“怎么着,还有鬼啊。”

我想了想“比鬼还闹心。”

飞哥“哈哈”的笑了笑“那个什么琳琳吧。”

“我草,你怎么知道。”

“那次你喝多了说的,说你的那个娃娃亲,说那个鬼婆娘。”

“滚滚滚。”我跟着骂道“还有件事。”

飞哥“嗯”了一声“怎么了。”

“夕阳那边,是你再运作吗,你就跟我说几句老实话吧,草你妈,你不能成天跟老子们來善意的谎言吧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嗯,曲剑上次來这里唱歌的时候,我给他免单了,然后把这些事情都说了说。”

“他说什么”

“沒有直接说,但是傻子都明白,到底是个怎么情况。”

“哦,夕阳说谢谢你。”

飞哥一听“哎呦,不符合他的个性啊。”

“是真的,他说谢谢你。”

“行了啊,我媳妇叫我呢,我挂了,不跟你扯了。”

“嗯,那就这么着,你听我一句,先别根曲剑瞎闹了啊,是仇总是要报的,但是咱们绝对不能瞎报,是吧。”

“知道了,傻逼,老子不用你教”接着飞哥也笑了笑“还有一件事,你也别去问夕阳了啊。”

“为什么不让问啊。”我开口道“问夕阳才能搞清楚啊。”

飞哥笑了笑“你问也白问,如果你问夕阳,他九成九会说不知道”

“那还有0.1成呢。”

“那0.1成是给你说个假的。”

“你可拉倒吧,夕阳不会骗人的。”

“所以我才说夕阳说不知道占九成九的,不信你看着”接着飞哥就把电话给挂了,

我手里掂量着电话,想了想,还是先打给了夕郁,抱了平安,说了几句肉麻的话,心里确实舒适,想了想夕郁,我就有些开心,跟着夕郁聊天的时候,还顺便问了问夕阳的坐标,

她说夕阳去工作了,去加班了,问我干嘛,我还是给带过了,我沒有详细的说,夕郁也沒有详细的问,

我挂了电话以后,犹豫了再三,还是把电话打给了夕阳,要么事情老在我心里憋着,我还是真的不舒服,

夕阳依旧很是拉风的开口道“喂,干嘛,有事你就说”

“妈的,你不能好好说话吗。”我很牛逼的回应道,

“我这么说话怎么了,不适应啊”夕阳有些意外,

“废话,跟哥说话能不这么沒礼貌吗,草,是不是毛病多了,该给你改改了。”

电话那边突然就沉默了,过了一小会,夕阳开口问道“你他妈的是王越吗。”

我一听“废话,不是我是谁,这才几天沒见,你连哥的声音都听不出來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找到了一点大龙虾的感觉,

“嘿,我草你妈的,你他妈吃了**了,敢跟老子这么横。”

“哈哈”我很开心的笑了笑“大舅哥。”

“你是又回了家了,我够不着你了,所以你又横了,是吧”

“不是,不是,不跟你闹了,大舅哥,问你个事。”

“干嘛,有话说,有屁放。”

“话是有,屁暂时沒有”

“在贫我可挂电话了。”

“大舅哥,别,别。”

“那赶紧说。”

“我想问你一下,我们那事的主谋是谁,知道了吗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是曲剑吗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是曲剑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草你大爷。”我跟着骂道“你他妈知道什么。”

夕阳在电话那边突然就笑了“好,好,真好。”夕阳接着从电话里面拍了拍手“王越,好样的。”

“恩呢,怎么着,哥就问你,你知道什么。”

“行,我什么都知道。”

“那就老实的给哥说。”

“嗯,等让我看见你了,我全告诉你。”

“妈的,废柴。”

“好好,好”夕阳继续笑了笑“王越,好样的。”

“一小般”接着我就把电话挂了,

我看了看这个院子的大门口,思考再三,早晚还是要进去的,接着我把门推开,走到了里面,看见沈琳在院子里面站着呢,穿了一身连衣裙,看那起來这个落落大方,这个淑女,然后扎起來了一个马尾辫,大大的眼睛,旁边是一只小藏獒,应该不会刚出生多久,围着沈琳的脚边上转呢,沈琳穿了一双棉拖鞋,我也还真的不知道她是冷还是热,说她冷吧,她穿棉拖鞋,说她热吧,她穿连衣裙,

沈琳冲着我很开心的笑了笑“王越哥哥,你可算來了啊。”

我一听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感觉浑身有些发麻的感觉,我盯着沈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四处看了看,感觉一阵子凉风吹过,

“王越哥哥,人家可想死你了。”沈琳冲着我笑的阳光很灿烂,然后走到了我边上,伸手就搭到了我的肩上“王越哥哥,听说你一下车就迫不及待的來找我了啊,是不是这样啊,如果真的是的话,我真的会好感动,好感动的。”

“是吧。”我撇了眼沈琳,我就知道她准又沒安什么好心,一般她这么跟人说话,都是要有大事情发生的,我又四处找了找,

“你找什么呢,王越哥哥。”

“你家那条大狗啊,你不是喜欢那个吗。”

“哎呦,王越哥哥,怎么这么说话啊,你知道吗,拖你的鸿福,我两个月沒有出家门了,两个月沒有怎么跟我爸爸妈妈交谈了,而且还吹了一个男朋友,现在学都不用上了呢,王越哥哥,你对我,真的好好啊,哈哈,人家得好好感谢感谢你。”

我不知道为什么,额头的汗就冒了出來“你这个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在那么老远的地方那个上学呢,怎么会影响到你,你错怪我了,真的。”

“呵呵,别装了,王越哥哥,我爸就是接了你那个电话开始的,我本來想买的新手机他也不给我买了,让我用那个破的,我给破的摔了,现在一个多月了,我居然连手机都沒的用了,王越哥哥,你说,我该怎么报答你,你说吧,习惯都是养成的毛病都是惯成的,这些都是你传授的,是吧,我就想啊,我爸怎么突然就这么不惯着我了,你还说惯我就是害我,是吧。”

我赶紧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看着沈琳“你想干嘛,上次的事情你还不长教训,是吧,你还想着瞎折腾瞎闹是不是。”

沈琳摇头“不会,不会,放心好了。”跟着沈琳笑了笑“王越哥哥,你知道不知道,明天开始咱们两个要一起上学了。”

“啥,啥,上学。”

“是啊。”沈琳笑了笑“一个补习班,要升高三了啊,关键的一年,所以这个假期,咱们沒有自由,要补课,顺便我也许久沒去上学了,也要补课,你知道不知道啊。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。”

“肯定啊,我骗你干嘛。”

“我草。”接着我就坐到了地上,开始揉自己的脑袋,

沈琳笑了笑,蹲了下來,看着我“你谢谢我吧”

我抬头“我谢你干什么。”

“我说了要你來跟我一起补课,我才去补课,这个是交换条件,所以你就來了,只是不知道居然这么迅速,我昨天上午说的,你今天下午就來了。”接着沈琳“咯咯”的笑了笑“真是有缘分那,不过好像还有一个人也要补课”

“谁啊。”

沈琳看着我“是谁不重要,反正就是我爸爸的朋友,找他來商量事情的,反正好像很严肃,他家孩子正好也要上高三了,所以就一起來了,是外地的,具体是哪的我也不知道,反正也不是我所关心的话題,接着沈琳伸手指了指我“我关心的,就是你。”

我叹了口气,接着门口的大门就被推开了,我跟沈琳冲着门口看了过去,进來了两个人,一对父子,儿子一脸不高兴,父亲看起來也不怎么舒适,肯定是刚吵过的样子,而且还都不说话呢,都冷战着呢,到是看见了我以后,俩人都站住了,

“王越。”

“我草。”

“我草。”

接着我跟那儿子一脸惊讶的表情“你怎么在这。”

沈琳走到了我边上,伸手一指“你们认识。”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939】不是曲剑 下一章:【941】谢,谢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不良之年少轻狂 血煮江湖梦 重生太子爷 黑道太子爷 黑道学生5皇家骑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