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944】李鑫

上一章:【943】洒 下一章:【945】打完再想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其实我一直是有些压抑的,我一直沒有搞懂,为什么我听见“啪”的一声的时候,我会首先想到沈琳,不过按照目前情况來看,想到沈琳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了,因为这一声传出來的时候,旭哥也是第一时间转头看的沈琳,

旭哥这才认识沈琳多久,几个小时而已,沒想到他也转头看着沈琳,突然之间,让我感觉有些好笑,身为一个姑娘,天天惹事,确实不是什么好的兆头,我一直认为,女孩子,白白净净的,文文静静的,沒有什么不好,

好比于沈琳,我一直好奇,她是怎么生长到这么大的,她是怎么活的这么多年,这么的刁蛮任性,沒大沒小,大小姐脾气,让人捉摸不定的性格,真的有些让我费解,出生于这样的家庭的孩子,从小就被惯坏了,想一想,也是很合乎情理的,

旭哥推了我一下“是不是沈琳。”

我看着旭哥,然后想了想,回答道“是不是沈琳不要紧,我想知道,刚才那个声音,是什么掉到地上了。”

“酒杯吧。”旭哥点了点头“应该是酒杯。”

我看了眼那边“不过你看现在沈琳跟那个男的之间,好像有点火药味。”

“不用好像了,是肯定了,那人肯定招惹到沈琳沈大小姐了,真有意思,你说他招惹谁不行,居然招惹沈大小姐”旭哥叹了口气“其实我估计肯定又是哪句话沈大小姐听着不舒适了,所以”接着旭哥比划了一个手势“咔嚓。”

阿海冲着我们两个笑了笑“你们两个在那自言自语的干嘛呢。”

“沒事,沒事,海哥。”

“继续看。”在一边一直沒有怎么开口的赵光雨说道“挺有意思的,我看看还能鼓捣出來什么大事。”

接着我们几个什么都沒有说,全都看向了那边,沈大小姐果然又是焦点的出现,

她跟对面的那个男的,就这么对着,然后周围好像还有很多起哄的人,到了也沒有怎么着,沒几下,两人又全都坐了回去,

我有些纳闷,怎么刚才还好好的两个人,被众星捧月般的推到了一起,现在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,不经让我认为,女人翻脸的速度,那真不是盖的,沈琳翻脸的速度,那比女人还女人,

那个男的一米八多的身高,看起來蛮精神的,有点像那个黄晓明,高出來了沈琳多半个脑袋,说句心里话,现在俩人这么在站着,看起來还真的是有些般配的感觉,只不过我到是也替这个男的可惜,怎么好好的,说闹起來就闹起來了,

“哎呀,结束了。”旭哥笑着说道“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。”

我看着旭哥”幸亏什么都沒有发生,要么你说咱们俩怎么办。”

“呵呵,你们两个这么大岁数了,能跟那帮孩子一样吗。”

赵光雨看着阿海“他们两个。”

阿海点了点头“他们两个都20多了,对面的那些孩子才多大,十六七的。”

“谁跟说的他们两个20多了。”

阿海伸手一指我们两个“他们两个自己说的。”

“是吧。”赵光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两个“都20多了。”

我点头“20整。”

“我21。”旭哥跟着说道“怎么光雨哥好像不太相信的样子。”

赵光雨看着我们俩,然后伸出來了一个拳头,我跟旭哥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,接着赵光雨笑了笑“我比你们多活了十年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看着赵光雨“你多大了,哥。”

“27,比阿海大两岁。”

“那哪有十岁啊,也就5,6岁。”

赵光雨看着我们两个,然后又似笑非笑的说道“四舍五入。”

“哈哈”接着我们全都笑了,气氛很是融洽,

旭哥把烟拿出來,递给赵光雨和阿海一人一支,接着就给他们两个点着了“现在这孩子,都早熟的厉害,初中小学生动不动都能跟人家开房去。”

“少祸害几个姑娘总是好的。”赵光雨看了眼我们几个“别跟那边那个小子一样。”

“哪个。”我跟旭哥很疑惑的问道,

赵光雨伸手指了指刚才跟沈琳发生冲突的那个男子“就是他,还能有谁,败类。”接着赵光雨笑了笑“家门不幸。”

阿海在一边喝了一口酒“光雨,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弟弟呢,再怎么说,也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吧,要是让你姨知道了,不还得骂你。”

“知道了又怎样”赵光雨笑了笑“我赵光雨活这么大,最恨的就是玩弄别人感情的人了。”接着赵光雨往后面的凳子上一靠“可是我不知道我们家族怎么出了这么哥异类,脑子里除了女的就是女的,他才多大,这么小点就这样了,你说要是以后,他得成什么样。”

“那得以后再说了。”阿海笑了笑“这次他想招惹的女孩子不简单啊,够有个性的。”

“嗯,那自然是不简单了”我跟旭哥笑了笑,然后有些诧异,

赵光雨转头,看了眼那边的情况,然后笑了笑,冲着阿海说道“这混蛋小子不定又干了什么缺德事了,成天脑子里就沒点别的事,我都说了,家族败类,成天在长辈面前还装的人模人样的,好像多么伟大一样,在学校里面作威作福,成天遥世界的找姑娘,真是败类,不光我说,很多人都这么说。”

“呵呵,你们这对兄弟,真有意思。”

“我们怎么了,我说的不对吗。”

阿海看了眼赵光雨“同样的花,你弟弟不是也总是跟别人放到你身上吗,我一直就想不通,你说到底也是一对表兄弟,至于这么不合吗”

“反正我是不会原谅他的,这么小点一个孩子,居然心机这么沉重,心眼小到如此地步,真的让人很恶心,败类,草,就知道祸害姑娘,欺骗感情的无耻之徒。”赵光雨说话的时候,有一种说不出來的生气,好像是真的,也好像是装的,好像就是生气了,也好像就是开玩笑的,总之给我们很迷茫的感觉,也不知道,他到底是真的生气了,还是在说笑,

阿海听了赵光雨的话,然后开口道“你用不着这么贬低你弟弟,跟着他们贬低,有用吗。”

“我只是说实话而已。”

“是吧。”阿海笑了笑“按照你的说法,其实你跟你弟弟也差不多,你不也是吗,成天除了音乐,就是音乐,你爱好音乐,你视音乐为生命,人家成天除了姑娘,就是姑娘,人家爱好姑娘,视姑娘为生命,其实都一样的,花有百样红,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,是吧,现在至少,他还会维护一下家里的长辈,你自从那次事情以后跟家里的关系,我也不用说了,我就问你,你后悔吗。”

赵光雨看了眼阿海“不后悔,那事情,我得记一辈子。”

阿海叹了口气,什么话都沒有说,只是我看的出來,他的表情有些无奈,

气氛突然有些尴尬,我想了想,还是有些话要问的,接着我看了眼赵光雨“哥,那个人是你弟弟。”

赵光雨点了点头,然后笑道“我阿姨家的孩子,表兄弟,一点都不安分,我挺看不惯他的。”

“是吧,不过看起來长的还是蛮精神的,个子也高,现在的女孩子,都喜欢个子高的。”

“也不全是吧,一部分。”

“你说这个是为什么。”

阿海笑了笑“个子高的有安全感呗,你说为什么。”

“要是我上去,几下就放倒他”接着我伸手指了指对面的那个男的,

阿海撇了我一眼,然后沒有说话,

到是在一边的赵光雨开口了“要是给他放倒了,多锤他两拳。”接着赵光雨笑了笑“会很不错的”跟着赵光雨伸手打了一个响指,

接着服务生就冲着赵光雨走了过來,到了赵光雨边上,这个人看了眼我们两个,很明显,有些好奇,

赵光雨冲着他笑了笑“着桌子的钱算我的,弄点鸡尾酒來,要晚餐的鸡尾酒,去叫阿满调酒。”

服务生点了点头“嗯,好的,雨哥”接着转身就离开了,

我看着赵光雨“谢谢雨哥了。”

赵广雨摇了摇头,什么花都沒有说,只是一直盯着对面看,

阿海推了他一把“你看什么呢。”

“你说我怎么就这么看不惯这样的人。”

“你因为那个事对他有偏见了。”

“不是偏见,你说,玩弄感情的人,有办法要吗,他不明白什么叫做感情,也不明白感情的珍贵”

“阿海,你正常点,他只是哥孩子,一个十七岁的孩子,你希望他懂什么”

“多少还是应该懂一些的,做事情,是要考虑后果的。”

阿海看着赵光雨“你在那个年级的时候,你做什么事情考虑过后果,你怕过什么,都是从年少轻狂的那个时代过來的,不是吗,他那个年龄的孩子,本來就是不考虑后果的年龄,将心比心,你别老这样了。”

赵光雨摇了摇头“我是真的看不惯,是真的,不出于任何原因,就是单纯的看不惯,“

阿海突然之间有些无奈,我看着他长出了一口气“他也挺看不惯你的,你们俩个还真有意思,就这么互相仇视对方吧”接着阿海笑了笑“一个满脑子都是音乐,一个满脑子都是女人,你们这整个大家族,还就这么两个男丁,真的不错,你说你们两个成天得让你们家里面的人操多伤心”

赵光雨笑了笑“你这个死阿海,玩感情,和玩音乐,能混为一谈吗,玩音乐是多么高尚的,玩感情,是多么无耻,下流,肮脏,恶心的”赵光雨说道后面的时候,咬牙切齿的,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始往出说,

“是吧,你什么时候能放手呢。”阿海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接着我看见阿海拍了拍赵光雨的肩膀“雨哥,这么多年了”

赵光雨看了眼阿海,突然就不说话了,站起來,拿了一瓶子酒,拿了个酒杯,自己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,

我跟旭哥有些诧异,阿海也沒有说话,只是很安静的品酒,

沒多少时间,鸡尾酒上來了,这是我头一次喝这样的酒,可是赵光雨却不要了,

我学着阿海,跟着旭哥,开始慢慢的喝酒,感觉沒什么不同,也沒有好喝,怪怪的感觉,

阿海笑了笑“鸡尾酒分很多种,现在咱们喝的,叫晚餐鸡尾酒,晚餐鸡尾酒这是用晚餐时佐餐用的鸡尾酒,一般口味较辣,酒品色泽鲜艳,且非常注重酒品与菜肴口味的搭配,有些可以作为头盆、汤等的替代品,在一些较正规和高雅的用餐场合,通常以葡萄酒佐餐,而较少用鸡尾酒佐餐。”接着阿海看着我们“还有很多种,等着你们以后來了,咱们在慢慢品尝,我在告诉你们。”

“是不是都不要钱”我笑着问道,

阿海打出來了一个ok的手势,

我跟旭哥刚想笑呢,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“滚蛋。”

阿海叹了口气“你说现在的这些小丫头们怎么都这样。”

我转头,看着阿海“海哥,你不适应。”

阿海摇了摇头“我一直认为,酒吧这样的场所,不是还在上学的孩子应该來的地方,你看看那些孩子,多少人脸上还充满着稚气,都是从小在父母羽翼下长大的孩子,一点都不明白什么叫忧虑,天天,混,吃,女孩子也不爱惜自己,这么光明正大的场合,说着说着就抱起來了一顿亲,你说他们才多大,是不。”接着阿海伸手指了指我和旭哥“不过你们两个的年级,跟他们比起來,看起來都差不多,你们大不了他们几岁,但是看着你们,就比他们成熟多了。”

我看了看旭哥“有吗。”

旭哥笑了笑“反正我是有的,你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吵起來了。”阿海伸手一指那边“这次是真的吵起來了。”

我们两个又把头转了过去,看见沈琳和那个男子已经到了互相推搡的地步,

沈琳伸手推了那个男的一把,说了一句什么,由于离的有些距离,还是真沒听清,到是那个男的,居然伸手推了沈琳一把,直接就给沈琳推到了沙发上,接着我看见他伸手指着沈琳,不知道再说一些什么,反正肯定不好听,中间出现了很多很多拉架的人,沈琳从沙发上出來了,然后就要冲着那个人冲过去,然后又被几个女的推开了,接着也不知道沈琳又嘟嘟了几句什么,那个男的突然有些暴怒,推开了好几个人,然后冲着沈琳又要冲过去,又被人推开了,两个人看起來都是不依不饶的样子,都是伸手互相指着对方,周围突然之间就乱了,那些周围围观的人,也都开始你一句,我一句,这样造成的最不好的后果,就是我们这边听不到那边在说什么了,只是很乱,

阿海到是在一边喝着酒,然后有些闲情雅致的笑道“你说这个丫头还真厉害,跟对面那个男的还不依不饶的,她能打的过人家是怎么着。”

我想了想“你跟光雨哥的弟弟,就叫那个男的吗。”

阿海笑了笑“是啊,光雨都不认他的,他们两个都不合,光雨鄙视他只会玩感情,那个男的鄙视光雨只会玩音乐,俩人还曾经大打出手过。”

“差了这么多岁呢,说出手就出手的啊。”

阿海点了点头“你以为呢,反正,说不好他们家里面的事,也轮不到我们说,光雨提醒过我们,不许提那个小孩”

“这样啊”旭哥也喝了口酒“可是这边都吵的这么乱了,酒吧的老板也沒有说话吗,他就这么看着吗,你看那个服务生,多么悠闲自得,好像那边真的要打起來了,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沒有,真的是不是老板不关心啊”

阿海笑了笑,然后冲着旭哥开口道“这里这样的事情很平常,老板一般都不会管的,他们随便闹,砸坏了东西,赔就是了,我都见过很多次了,他们也就更是习以为常了,只要不是太过分,老板一般都不会出面的。”

“老板出面,那人就一定要赔偿啊。”

阿海无奈的摇了摇头“开的起來这样的场所,别管声音是否红火,一些相对的关系,还是肯定有的,更何况在那吵架的人也不一般,老板更不会管了,闹吧,闹完了,最后有人赔钱就是了。”

“这老板,真有意思”我笑了笑“就这么放任自由啊。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,你上去劝,会有人听吗,人家一生气,走了,你还少赚点钱呢。”接着酒吧的音乐突然动感了起來,阿海转头看了眼台上“光雨要开始了。”

我愣了一下“什么开始了。”

接着整个昏暗的酒吧突然开始了灯光闪烁,跟ktv里面的那些基本相同,一首熟悉的旋律响起,歌词也比较熟悉,beyond的不再犹豫,就这么响了起來,赵光雨自己抱着吉他,在上面,也是很有风范,

我笑了笑,有些无奈“光雨哥这个是什么意思。”

阿海看了我们一眼,一撇嘴,然后两手一摊“不是说了吗,不再犹豫。”

“这对兄弟,还真的挺有意思。”旭哥跟着笑了笑,

“这就有意思了,你不了解他们,有意思的事情多着呢。”阿海跟着也摇起來了自己的脑袋“无聊望见了犹豫,达到理想不太易,即使有信心,斗志却抑止,谁人定我去和留……”

我也有些开心的摇晃起來了脑袋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塑料的饮料瓶子冲着我们这里扔了过來,直接就砸到了我们桌子上的酒杯,

我一下就站了起來,然后下意识的喊出來了第一句话“我草,这里也让自带酒水饮料吗。”

阿海“哈哈”的一声,然后捂着自己的肚子就笑了起來,

旭哥转头看着我“你看你能不能稍微正经点。”

“我有不正经吗。”我撇了眼旭哥“你说我说的不对吗,还带偷摸带饮料的,幸亏不是玻璃的瓶子,我草,这桌子谁收拾啊。”

接着我和旭哥转头,看见了一个人影从人群中间冲着我们两个怒气冲冲的走了过來,

我叹了口气,看了眼旭哥,然后双手环抱在了一起,

阿海笑着靠到了一边,看着我们,也不说话,

沈琳走到了我们边上,然后怒气冲冲的说道“结账,回家。”

我一听,然后看了眼沈琳“回家行,结账不行。”

“我让你结账,你听见了沒有。”

阿海突然有些诧异,然后伸手指了指我,又指了指沈琳“你们认识。”

我点了点头“刚才我们说了半天了,你沒听出來啊。”

阿海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“沒太注意,沒听明白,也沒问,光想着光雨了。”

我刚要说话呢,沈琳在一边就急眼了“我他妈说了,结账,回家。”

我被沈琳一句话也说的火了起來“他妈的我也说了,回家行,结账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沈琳看着我很生气的说道“我们家的钱,我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。”

“你打电话问问你爸爸,看看他同意你这么花不。”

“那跟你沒关系,你去结账就是了”

我摇头“不去”接着我看了眼那边的那么多人“你那边不是有那么多人呢么,要么aa制,要么让我们光雨哥他弟弟去结账”

阿海一听“这你可说错了,李鑫可是出了名的扣,越有钱越扣,你指望他结账,反正我从小看着他长大的,我是沒见过。”

沈琳看了眼我“听见了沒有,听见了沒有,去吧,结账去。”

我摇头“不去。”

沈琳一下就火了,伸手指着我“王八蛋我他妈让你结账去。”

“凭嘛。”我鄙视的看了眼沈琳,然后伸手一拉旭哥“走,离这个婆娘远点,咱们往变坐坐。”

沈琳冲着我就骂道“你是不是成天跟我做对有意思”

我摇头“你沒资格让我做对,“

“王越你他妈什么意思。”

“沒意思,也可以说有意思,我的意思就是说,你别老成天瞎叫唤,沒意思,有意思的是说,这么多人吃饭,就让你一个女的來结账,有意思,你装什么大头蒜,谁家钱是大风刮來的。”

“你去结账不。”

“老子不去。”

“行,行,你不去是吧。”

“嗯,还是真的不去”

沈琳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又走了回去,

旭哥看了我一眼“你想把人家气死,太不仗义了你,不就结个账吗”

我看着旭哥“那我去结账了”

旭哥伸手就拉住了我“不结”

“那你比比个毛。”

“我发表一下内心的感慨不行吗。”

“臭傻逼。”

“你他妈才傻逼。”

阿海冲着我们笑了笑“你们俩还真有意思。”

前后过了不到五分钟,

接着又是“啪”的一声,这次这个啪,和刚才那个啪,明显不是一个音调了,前面的那个像是啤酒瓶子摔碎的声音,这个像是打到人脸上的声音,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943】洒 下一章:【945】打完再想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超级囚徒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东北黑帮 不良之年少轻狂 校园狂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