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

【946】德州扒鸡

上一章:【945】打完再想 下一章:【947】这么能吃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heidaoxs.com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会这么的生气,虽然我跟沈琳很不对路,但是毕竟我叔叔对我非常非常好,我跟在沈琳边上,就让沈琳这么受了委屈,依照沈琳的脾气,回去以后虽然不会明说,但是一定会把什么都表现在自己的脸上的,她爸爸养了她这么多年,也一定会知道沈琳是有事情了,所以肯定会问我们的,再加上沈琳脸上的微肿,让我有些生气,男的打女的已经很可耻了,更可耻的,居然还这么用力的打,

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,周围一时间,非常的安静,一个说话的都沒有,李鑫叼着烟,咧嘴笑了笑,然后抽了几口烟,

周围又有些人,要往上走,

旭哥转头看了眼后面的人,后面那几个又要往上冲的几个人,就愣了一下,先是看着我们俩,犹豫了一下,又要往前冲,这个时候,靠在沙发上的李鑫,突然之间冲着他们伸手示意了一下,

那几个人,看了看李鑫,又看了看我们俩,然后就站在原地不动了,

我看了眼靠在沙发上的李鑫,他缓缓的把手抬了起來,然后抽了口烟,冲着我们笑了笑“我抽不习惯这个牌子的烟。”

“凑活着抽吧,有的抽,就不错了。”

李鑫笑了笑“你们两个是哪的。”

“怎么着。”

“沒事,就是好奇,看起來大家年纪也差不多,怎么这么能打呢。”

“呵呵,那得谢谢你的夸奖了,还行吧。”

李鑫继续咧了咧嘴,然后依旧满脸是血“你们两个,把我惹到了,而且惹的有些严重。”

“呵呵,随便你怎么着了,你说你这么大一个老爷们,居然动手打女人,你能在出息点吗。”接着我手背有些疼痛,我抬起手來,看了看自己的手,上面全是血,也不知道竟是谁的,

李鑫摇了摇头“老子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,向來是想怎么着,就怎么着,谁也管不了,谁也管不起。”跟着李鑫冲着我笑了笑“我**。”接着抬头就冲着我撞了过來,

我愣了一下,往起一抬头,直接撞到了我的胸口上,在边上的旭哥一看这个情况,二话沒说,一拳就打到了李鑫的侧脸上,我跟着转身就拿起來了一个酒瓶子,转头看着要往上冲的那几个人伸手指着他们就骂道“都他妈给我滚蛋。”

那几个人,愣了一下,还真的沒有在往前冲了,

我拎着酒瓶子,看了眼沙发上的李鑫,接着就又要往下砸,

这个时候一个手拽住了我,

我转头,看了眼沈琳“松开我。”

沈琳看着李鑫,然后冲着我使劲摇了摇头“够了,够了。”

“够什么够,松开我,我草他妈的,还敢撞老子。”

“够了。”沈琳依旧重复着那几句话,但是抓住我的手,却抓的死死的,

我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沒有了什么心气,看着沈琳,还有周围那么多围观的人,我就把瓶子松手了,

沈琳把瓶子放到了大理石茶几上,冲着我和旭哥说道“走吧,够了。”

我摇了摇头,然后冲着李鑫笑了笑“头还挺硬的啊。”

李鑫咧了咧嘴,然后冲着我坦然一笑“还行吧。”

“道歉吗。”接着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脸,

李鑫咧了咧嘴,然后缓缓的开口道“牛逼你今天弄死爷。”

我一听,一下就火了,旭哥更干脆,冲着他一嘴巴就扇了上去,接着从沙发上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脖领子“去你妈的”接着一把就给他从沙发上给耗了下來,

跟着我一脚就踹到了他的脸上,

旭哥也跟着踹了上去“去你妈的。”旭哥开口骂道,

接着我往后退了一步,看见了地上的凳子,我顺手就拿了起來,看了眼地上的i李鑫,二话沒说,冲着他就要砸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很宽厚的大手一把就拽住了我“住手。”这次绝对不是沈琳的手,

我转头,阿海的脸色有些深沉“你们这是干什么。”

“什么都不干。”我推了一把阿海,结果一下沒推动,阿海伸手就死死的拽住了我的胳膊”还想打,我都來了,还想打,当着我的面,打我弟弟,我阿海以后怎么混。”

我被阿海的行为给说愣住了,也不明白阿海到底是什么意思,我看着阿海,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,突然之间,阿海往门口使劲看了看,给我使了个眼色,又咳嗽了一声,冲着我们很严厉的说道“你们两个怎么这么猖狂,我去了趟厕所的功夫,你们居然敢下手打我弟弟,刚才还好好的,现在居然敢下这么狠的手”

我愣了一下,还沒说话呢,阿海看着我,继续往门口使了个眼色,

我一下就反应过來了,接着我使劲推了阿海一把“关他妈你蛋事。”

也不知道阿海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弱不经风,被我这么一推,还真的给推的靠后了好急步,然后一个沒站稳,一下就倒了下去,还靠倒了个桌子,

我伸手一拉边上的沈琳,然后冲着旭哥说道“走。”

沈琳愣了一下,沒有动,我也沒有管她,拽住了沈琳,拽着她就往出走,旭哥更干脆,一听我说要走,什么话都沒有说,跟着我就往出走,到了门口的时候,我们几个就站住了,因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來了好几个彪形大汉,就像是突然从地底下钻出來的一样,站在了门口,看着我们,这些人都是光头,把出去的路堵的死死的,接着刚才卖我们酒的那个服务生推开了人群,走了出來“这么着急,干吗去。”

“走,难道还不让走吗。”

“走。”服务生笑了笑“走可以,我们不管,但是这里的东西,你们多少都得给个说法。”

“你要什么说法,你们是不是让走”我随口问道,

服务生笑了笑“可以啊,谁也沒说不让你们走,我们做生意的有做生意的规矩,想走行,我们也不拦着,但是这些东西不能就这么坏了,要么,不管是谁,都不能走。”服务生伸手指了指那边地上的那些啤酒瓶子,还有倒地的桌子,凳子,这些不少钱呢。”

我愣了一下,想了想阿海的表情,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,然后一咬牙,从衣服里面就把钱拿了出來,我数出來了十张“公平点,一人一半,怎么也够了。”接着我直接就把钱拍到了服务生的身上“拿好了。”

服务生伸手抓住了钱,看了眼钱,然后思考了一下“就这些吗。”

“不够吗,你们这些桌子椅子,卖的到这么多钱吗,那边还有一些人呢,两边人,一边一半,多少也够了。”

接着酒吧里面赵光雨的歌声又响了起來,依旧是beyond的歌曲,有些怀旧,有些伤感,

服务生又思考了一下,然后接着冲着后面甩了甩头,那几个大汉看了眼服务生,就给我们让出來了一个位置,

我一看他们把门口给让开了,我拉着沈琳,连着旭哥,我们三个就出了酒吧的门,刚一出了门口,旭哥冲着我就问道“你这么着急出來干吗。”

“先上车,上车再说,沒时间了。”

旭哥看了我一眼,什么话都沒有说,我们很迅速的上了车,刚一上车做好,旭哥的发动机的火刚打着,

我们就看见了对面有三辆车急速行驶过來,其中还有一辆大吉普越野,接着车上面下來了6,7个成年男子,冲着酒吧就走了过去,其中还有两个男子,手上还拿着家伙,看的出來,他们还是有些着急的,这个几个人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就不走了,四处看了起來,其中有一个人,还真的在看向我们这里,

我深呼吸了一口气“稳点,掉头”

旭哥点了点头,然后慢慢的,掉头,装作什么时期都沒有一样,然后缓缓的往过行驶,

那几个人看见了我们的车开始动了以后,突然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看了过來,原地站着,看着我们的车,这些人长相,都挺凶悍的,看着,就像是家里养的打手,

旭哥下意识的就把车门给全反锁了,我额头有些冷汗“开慢点,别着急,别被看出來什么,要么真的跑起來了,咱们可跑不过那个大吉普。”

“我不用你教。”旭哥慢慢的往前行驶,然后很匀速的加速,等着跟着他们相隔分开了几百米以后,我转头,看见那些人都进了酒吧,跟着我往前伸手拍了拍旭哥“加速,赶紧跑。”

旭哥愣了一下“我不认识路啊。”

我转头看着沈琳“还愣着干嘛,说怎么走,赶紧回家,一会让人家给抓着,小心把你先奸后杀了。”

沈琳愣了一下“你说什么呢你。”

“我说什么你听不懂啊,别废话了,赶紧说怎么走。”

沈琳有些生气,然后看了我一眼,跟着开口道“前面左拐,然后直行。”

旭哥听完了沈琳的话,二话,沒说,一踩油门,就冲了出去,

倒是吓到了我和沈琳“我草,你慢点。”

“慢不了了,要是慢了,一会让那个大吉普追过來,咱们可沒办法跑了。”

“草,那就快点。”

“不用你教。”

我们几个一路狂飙,沒多少时间,就到了沈琳他们家门口,我们把车停好,看了眼门口,一辆车都沒有了,也不知道他们都干吗去了,

下了车,沈琳一个字也不说,慢慢的到了门口,然后拿出來了钥匙,打开门,我们几个就全进去了,

沈琳家里面一个人都沒有,沈琳的父母,还有我老爷子,辉建强,还有另外的两个人,都不知道去哪了,沒准去哪吃饭了,

我伸手把衣服扔到了沙发上,然后一下就躺到了沈琳家的大沙发上,紧张的神经一下就放松了,浑身松软,感觉颇为舒适,

旭哥看着沈琳“去哪洗洗,这一身脏的,沒法要了。”

沈琳指了指里面,然后声音很小的说道“我给你们俩去拿点红药水。”接着沈琳站了起來,就上了楼,

我也从沙发上爬了起來,跟着旭哥一起就进了洗手间,到了里面以后,旭哥仰头,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“疼死老子了。”

我活动了活动胳膊“我肩膀特别疼。”

“我洗完给你看看。”接着旭哥把头就伸到了水池子上,拿起來卫生间的淋浴器,就开始一顿冲,一顿洗,洗玩了以后,旭哥随便拿起來了一条毛巾,就擦了起來,

我光着膀子,然后顺势就把下面的衣服裤子也给脱了,往边上一扔,我就想冲一个澡,把自己手上的血迹洗的也冲干净了,浑身放松了下來,感觉有些酸疼,手上的小伤笑口子有好几处,胳膊上也有,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酒瓶子的碎片划的,那会一点感觉都沒有,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金刚,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,疼得要命,虽然伤口不深,也都不流血了,但是水一冲,连着我打浴液,也确实有些蜇的疼痛,我不禁的发出了轻微的呻吟,

冲玩了澡,我随便拿了条毛巾,擦了擦,然后穿上了衣服,光着膀子,把毛巾跨到了肩膀上,我就出來了,出來的时候,沈琳正很安静的蹲在一边,给旭哥的后背上摸红药水呢,

恍惚猛然间,我感觉旭哥和沈琳很像一对的样子,旭哥一个劲的咬着牙,估计是很疼,可是他不好意思叫出來吧,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

许久,沈琳给旭哥弄玩了,然后看着旭哥“感觉怎么样。”

旭哥笑了笑“沒事,就是得休息几天,别在乱折腾了就是了。”接着旭哥捂着自己的脸“草他吗的,差点给老子破相。”

沈琳又仔细观察了观察旭哥,然后拎着那个小药箱子,走到了我边上“王越,给你擦擦吧。”

我看了眼沈琳“脸还疼么。”

沈琳摇头“不疼了。”接着沈琳说道“你哪难受”

“肩膀,还有腰,后背哪的你看看吧。”

沈琳点了点头“你是趴着还是坐着。”

“趴着呗,坐着多难受。”接着我二话沒说,就趴了下去,

沈琳拿着手里的红药水,然后就开始给我擦拭,接着满屋子都是我的嚎叫声,

沈琳按了两下,然后开口道“有那么疼吗。”

“废话,你來试试。”

“可是刚才你沒事啊。”

“刚才精神高度紧张,注意不到这些,现在注意到了,不一样,明白吗,我现在全身心的放松呢,你慢点,轻点”

“可是刚才同样的力道啊,辉旭沒有说什么。”

“他快给自己牙咬掉了,我可沒那样的习惯。”

“喔”沈琳跟着又开始给我轻轻的擦拭红药水,疼就是疼,满屋子依旧是我痛苦的嚎叫声音,一会儿“轻点,轻点”

一会儿“哎呦,疼死我了,疼死我了。”

一会儿“下面点,上面点,左面点,右边点。”

沈琳到是也听话,给我弄玩了以后,她转身就进了洗手间,

我趴在沙发上,旭哥已经把电视打开了,

沈琳家的客厅很大,有一组大沙发,成凹字的形状摆开,中间是大理石的茶几,很大,凹的对面又一个很大的电视,

旭哥坐在一边的沙发,手里把玩着遥控器,

接着我听见了旭哥肚子叫的声音,

“沈琳怎么突然这么听话了,跟刚才见面的时候,有些不一样。”

“总是感觉她很不对劲的样子。”

“是吧,受到了点惊吓,我总是感觉,她好像总是有些什么话要说,可是却不好意思说。”

“她好像后來很怕那个李鑫。”

“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啊。”

“你别乱猜了,她当初上手打李鑫的时候,可是挺干脆的,不像有把柄的人。”

“哦,那他怎么突然这么乖了,说实话,他这样,我还真的有点不适应。”

“我宁可她受到了点精神上的谴责。”接着我翻了一个身“哎呦,疼死我了。”

“幸亏她们家沒人了,要么咱们这样,怎么解释啊,我的两百块生活费啊。”

我看了眼旭哥“你还想着解释啊,草,这样还用解释吗,肯定是打架了。”

“废话,要么怎么瞒,你真想我爹少给我生活费吗,两百块呢。”

“那是肯定不行的啊,现在这些钱还不够咱们过日子的呢,更何况再少点。”

“哎。”接着我的肚子也叫了,

旭哥愣了一下,然后开口道“我饿了。”

“我也饿了。”

我们俩话音刚落,一个袋子装的,真空装的“德州扒鸡”就扔到了茶几上,接着还有一壶热呼呼的茶水,还有几根火腿肠“家里就这些吃的了,还吃什么,我去买。”

我愣了一下“不用了,这个鸡就行了。”

旭哥一下就坐了起來“对对,就是少了点。”

“沒事,吃完还有。”

我一听,一下就坐了起來,接着“哎呦”了一声“疼死我了。”然后二话沒说,就把德州扒鸡给打开了,然后我一把就拽下來了一条鸡腿,吃了起來,

旭哥看着沈琳“在拿一只过來啊。”

沈琳“啊”了一声,有些惊讶的伸手指了指我,

“去,去拿就行了,再拿两瓶啤酒,有花生米更好。”旭哥伸手示意道,

沈琳到也听话,转身就去了厨房,

一起混过的日子小说的作者是纯银耳坠,本站提供一起混过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一起混过的日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heidaoxs.com

上一章:【945】打完再想 下一章:【947】这么能吃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HeiDaoXS.COM .

香港教父 黑道学生3天门龙凤 辉煌岁月 混的最高境界 一起混过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