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24回家

上一章:CHAPTER23安德的游戏 下一章:返回列表

老大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55xs.cc打开访问,可方便了,一定要记住哦。

“你也许想知道,我们刚刚得到了一些让人沮丧的消息。”

“即使走在通往胜利的道路上,也总难免会听到一些坏消息。”

“内战告一段落,局势变得明朗时,联盟控制了战斗学校,计划在IF的保护下把孩子们送回家去。但是新华沙条约组织显然在暗中做了些调查,他们发现有一个从战斗学校出来的孩子摆脱了我们的控制。你知道,那孩子是阿喀琉斯。”

“他只不过在你们那里待了几天。”

“但他很有潜力。他是通过复杂的测试才被选送进战斗学校的。而且目前情况下,他是他们唯一能够找得到的人。”

“他们已经这样做了?找到他啦?”

“突破了严密的安全设施,杀死三个守卫。那里收容的所有人都被放出来,重新获得了自由。”

“那么他也获得了自由。”

“准确地说,他是唯一的例外。他们费尽心思找他,当然是为了利用他。”

“他们知道他的情况吗?”

“不,他的档案还被密封着。一个少年,你看。他们没有想过要窃取他的档案。”

“他们迟早会发现他的秘密。我相信莫斯科人同样不喜欢连环杀手。”

“很难说,他太善于掩盖自己了。你想,在我们弄清楚他杀了多少人之前,对他有过丝毫怀疑吗?”

“战争已经结束了。”

“为了在下一次战争中取得优势,他们也许现在就着手准备啦。”

“你好自为之吧,格拉夫上校,到那时候我早死啦。”

“我实际上不再是上校了,卡萝塔修女。”

“他们当真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?”

“要彻底调查,就是这样。要做一次严格的质询。”

“我不理解,明明胜利了,为什么还要找一个替罪羊。”

“我会没事的。太阳照常升起,阳光依旧灿烂。”

“但是,虫族那个悲惨的世界再也见不到阳光了。”

“卡萝塔修女,你的上帝也是它们的上帝吗?他会把它们也带进天国吗?”

“他不是我一个人的上帝,格拉夫先生。我和你一样,都是他的孩子。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眷顾那些虫族,会不会把它们也看成是他的孩子。”

“说到孩子,卡萝塔修女,我最后总算为这些孩子做了件好事。”

“你拯救了世界,让他们有家可回。”

“除了一个人以外,他们都可以回家了。”

过了好几天,忠于行政长官的人才被镇压下去,最终,舰队指挥机构完全被控制在联盟统兵大将手中,没有一艘飞船落到叛军手中。这是一场胜利。作为停战条件的一部分,联盟霸主也退位了。

内战期间,豆子一直和格拉夫待在一起。他们阅读每一份急件,听取所有关于舰队和地球方面的最新事态报告,讨论时局的演变趋势,推想暗藏着的种种可能性,并尽力解释正在发生的各种事件。对豆子来说,人类与虫族之间的战争已经成为过去。现在的焦点集中到了地球局势的变化上。当一个靠不住的停战协定被签署,交战双方暂时停止对抗时,豆子知道这种表面的和平持续不了多久。一旦回到地球,他将大有用武之地,他必须准备好扮演属于自己的那个角色。安德的战争已经结束了,他想,下一场战争将会是豆子的战争。

豆子贪婪地浏览新闻的时候,其他孩子被护卫队禁闭在他们各自的宿舍内,在艾洛斯电力供应中断期间,他们只能蜷缩在黑暗中。他们所在的这个区域受到过两次攻击,但俄国人究竟是想找到这些孩子,还是寻找打击目标时碰巧探测到这个区域,就无从得知了。

安德处在更严密的守护之下,但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他耗尽了精力,心力交瘁,也许不愿意或者不能够承受自己犯下的灭绝种族的暴行吧,一连好几天,他都人事不省。

直到内战平息以后,他才恢复知觉。

管理人员让孩子们再次聚集到一起,现在他们的禁闭结束了。他们一同前往安德所在的房间,一个隔离治疗室。他们发现他显得很平静,甚至还能和大家开几句玩笑。不过豆子注意到,安德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深深的厌倦和悲哀。胜利使他付出的惨痛代价,比其他任何人都大得多。

他比我更痛苦,豆子寻思,尽管我一直清楚我在做什么,而他一直被蒙在鼓里。他做这一切时不带丝毫恶意,他是清白的,但他却在严酷地拷问自己。我呢,没事人一样继续我行我素。也许那是因为,对我而言,波可的死比我从没见过的生物的全种族灭亡更重要吧。我认识她——把她铭记在心。虫族我从没见过,自然不会为它们感到悲伤。

但是,安德会。

在他们把安德昏睡期间发生的事讲给他听过以后,佩查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。“你还好吗?”她问,“你把我们吓坏了。他们说你疯了,我们却认为他们才是疯子。”

“我是疯过。”安德说,“但我现在没事了。”

这句玩笑话里自嘲的成分更多些,接着安德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他一下子哭出声来。在他们的印象中,安德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流泪。豆子正好站在离安德很近的地方,安德伸出手,抱住了豆子和站在另一边的佩查。感受着安德的拥抱和抚摸,豆子只觉得心中一酸,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。

“我很想你们,”安德说,“真想见到你们哪。”

“可你过去把我们整得不轻。”佩查说。她没有哭,吻了吻他的脸颊。

“你们是最出色的。”安德说,“只怪我考虑不周到。越是我最需要的人,我给他们的任务就越重。”

“现在每个人都没事了。”米克说,“我们缩在黑暗的角落里整整五天,什么毛病都治好啦。”

“我用不着再做你们的指挥官了,对吗?”安德问,“我不想再指挥任何人。”

豆子相信安德的话,相信安德永远不会再去指挥一场战斗。虽然他一如既往地具有指挥官的天才。但更重要的是,他不能被第二次卷入到暴力的漩涡中去了。如果宇宙间还保有一点仁慈,甚至仅仅保有一点正义,安德都永远不会再去剥夺他人的生命了。他已经达到极限。

“你不用再指挥任何人。”米克说,“但你永远都是我们的指挥官。”

豆子也有同感。在场的所有人,无论他们走到哪里,无论他们做什么,心里都会想着安德。

豆子没有心思告诉大家地球上正在发生什么,内战双方都坚持要求成为年轻的安德·维京的监护人。安德·维京,这场战争的英雄,他的伟大胜利赢得了公众的垂青。无论哪一方,只要拥有他,不仅可以利用他杰出的军事头脑,还可以利用他的号召力,从围绕他、追捧他的舆论和公众那里捞到好处。

正因为此,政界要员们在讨论停战协议时,最终才接受了一个折中的提案:除了安德·维京以外,所有战斗学校的孩子都将被遣送回家。

安德·维京不能回家,就不会被地球上的任何政党利用。这就是那个提案的中心内容。

这个提案是网上那个叫洛克的人提出来的。豆子知道,他是安德的亲哥哥。

得知这个消息,豆子心中极其不平,就像当初他认为佩查背叛安德的时候一样。这太不公平了,让人难以接受。

也许彼得·维京这样做,是为了避免使安德成为人质,是为了让安德保有自由。或者就是彼得担心安德的影响力太大,怕他回到地球以后,借此在政治方面干出一番事业,与自己分庭抗礼。彼得·维京到底是在救他的弟弟,还是在清除一个强劲对手呢?

总有一天我会查出实情,豆子想。如果他出卖他的弟弟,我就消灭他。

豆子在安德的房间里尽情流泪,泪水中就包含着这个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原因:安德和战舰里那些死去的战士一样,再也不能重回家园。

“那么,”阿莱打破沉默,“我们现在该做什么?虫族战争已经结束了,战争降临到了地球上,甚至波及了这里。我们怎么办?”

“我们还是孩子。”佩查说,“他们可能会把我们送进学校吧。这是法律规定的。十七岁以前非得上学不可。”

他们全都大笑起来,不停地笑,直到泪水从他们脸上滑落下来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他们彼此之间时不时地还会见上一面。然后他们分别搭乘不同的飞船,陆续踏上重返地球的旅程。豆子很清楚为什么要让他们搭乘不同的飞船,那样一来,就没人问安德为什么不和大家一块儿回去了。在他们离开前,安德说不定已经得知自己再也不能回到地球,但他什么都没有说。

埃琳娜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,因为卡萝塔修女刚才打来电话,请她和她丈夫在一个小时之内待在家里,哪儿也别去。“我把你们的儿子带回来啦。”她说。

尼古拉,尼古拉,尼古拉。埃琳娜在心里、在嘴里一遍又一遍地念叨着这个名字。她的丈夫朱利安也一样兴奋,像跳舞一样轻快地整理房间,做好迎接儿子的准备。尼古拉走的时候那么小,现在他一定长大好多啦。说不定都有点儿认不出来了。对他在战斗学校的那段经历,他们几乎一无所知。但这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他们爱他。几年来虽然天各一方,但这丝毫不会对他们未来的幸福生活造成影响。

“汽车来了!”朱利安嚷道。

埃琳娜连忙把杯盘上的盖子都揭开,等尼古拉进入厨房时,他会看到桌上摆满了他童年记忆中最新鲜、最美味的食物。不管他在太空轨道上能吃到什么,都不可能比家里的更好。

她跑到门外,站在丈夫身边。很快,他们看见卡萝塔修女从小车前门钻了出来。

为什么她没有把尼古拉带回来?

别急。后门打开了,尼古拉跳下车,挺直身躯。长这么高啦!不过,还是娃娃脸,身上还带着几分童年的稚气。

来,跑过来,我的儿子!

但是他没有向他们跑过来。他回转身,背对着他的父母。

哦,他正伸手到后座去。也许,去取一件礼物?

不,他从车上又扶下一个男孩。

一个小不点儿,除了身高以外,很像尼古拉。也许对于那么小的孩子来说,他的表情显得过于成熟了一些,像个饱经风霜的成年人,但是明显透出和尼古拉一样的坦率和善良。尼古拉情不自禁地微笑着。小不点儿没笑,他看上去有点局促不安。

“朱利安。”她的丈夫说。

埃琳娜不禁奇怪他为什么念叨自己的名字。

“那孩子也是我们的儿子。”他说,“他们并没有全部死掉,埃琳娜。有一个活下来了。”

她本来已经不再对见到那些孩子抱任何希望。丈夫这句话猛然触到她心中的痛处。一时间,她几乎有点缓不过神来。

“尼古拉在战斗学校遇到了他。”做丈夫的接着说道,“我对卡萝塔修女说过,如果我们有另一个儿子,你想给他取朱利安这个名字。”

“你早就知道?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埃琳娜说。

“原谅我,亲爱的。当时卡萝塔修女还不能完全肯定他是我们的孩子。另外也不能确定他能不能顺利回家。如果我那时对你说了,让你满怀希望,而结果却让你伤心的话,那我可受不了。”

“我有两个儿子。”她喃喃地说。

“如果你能接受他,是的,我们就有两个儿子。”朱利安说,“不过他的生活一度十分艰难。他对我们这里非常陌生,不懂希腊语。他们告诉他,到这里来只是做一次普通的拜访。从法律上说,他还不能算是我们的孩子,政府才是他的合法监护人。如果你不愿意接受他,埃琳娜,我们不一定非让他加入我们的家庭。”

“闭嘴,傻瓜!”她说。然后,她对着两个向她走过来的男孩大声喊:“我的儿子,你们终于回家了!总算摆脱战争啦!快到妈妈这里来!你们离开妈妈那么多年,我真想你们俩啊!”

他们向她跑过来,她搂紧他们,泪水不断线地滴在他们身上。她丈夫则在一边用双手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头顶。

她的丈夫接着又说了几句话。埃琳娜听出是《路加福音》里的句子。但他只能用希腊语说。小不点儿一时好像没能听懂他的意思。没关系。尼古拉正在把爸爸的话翻译成舰队通用语,几乎同时,小不点儿记起了卡萝塔修女几年前在他面前曾经诵读过这几句话,他从记忆中调出这句话来,清楚准确地复述了一遍:

“我们可以吃喝快乐,因为我这个儿子,是死而复活,失而又得的。”[1]小不点儿念完这几句《路加福音》,突然号啕大哭起来,紧抱住他的母亲,然后又拉过父亲的手掌亲吻着。

“欢迎回家,弟弟。”尼古拉说,“我早就给你说过,爸爸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。”

[本书完]

[1]语出《圣经·路加福音》中“浪子回头”的故事。一位父亲在小儿子回家时,说了这段话。

安德的影子小说的作者是,本站提供安德的影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安德的影子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55xs.cc
上一章:CHAPTER23安德的游戏 下一章:返回列表
热门: 元尊 大主宰 斗破之纳兰无敌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 斗破之传奇再起 斗破苍穹之重生萧炎 斗破苍穹之再造辉煌 大主宰之灵路 斗破苍穹2绝世萧炎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

www.55xs.cc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0 斗破苍穹网 All Rights Reserved.